【环球时报】读经应从民间进入公立教育(齐义虎)

栏目:少儿读经
发布时间:2016-09-09 07:14:38
标签:
齐义虎

作者简介:齐义虎,男,字宜之,居号四毋斋,西历1978年生于天津。西南科技大学政治学院教师。主要研究中国古代政治思想史和儒家宪政问题,著有《经世三论》(知识产权出版社2016年版)。

 

读经应从民间进入公立教育

作者:齐义虎(西南科技大学政治学院讲师)

来源:《环球时报》

时间:孔子二五六七年岁次丙申八月初九日甲午

           耶稣2016年9月9日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近日,国内不少媒体对私塾、国学班等民间读经活动存在的问题进行报道。民间读经已经走过了近二十年,主要是民间自发行为,若要更好地推进儿童读经教育,我们不能不理性而真诚地直面其中暴露的一些问题。其实读经教育的问题远不止媒体所揭露的那些,概括而言,主要有经典、方法、师资、体制四大问题。

 

首先,经典的问题主要体现在选择文本过于庞杂。除儒家经典外,常常还包括佛道、诸子甚至基督教典籍。例如在深圳梧桐山读经村,有的私塾要求学生在“完全不懂外语的情况下,跟着录音机朗读背诵英文的十四行诗、德文《圣经》、法文《圣经》以及日文的《论语》”,这就有些不伦不类了。13岁之前的儿童读经,在经典的选取上还是要以十三经和一些蒙学读物为主,不宜过于泛滥。一则学好国文才是第一位的,外语非所急也;二则也不符合宗教不得干涉教育的国家法律。

 

其次,方法的问题主要表现为光有机械背诵没有义理讲解。由于单纯追求背诵的字数而不注重对经典本身的理解消化,往往造成学生背得浑浑噩噩、枯燥乏味,甚至产生强烈的反感和抵触情绪。背诵不等于理解,而不理解的背诵只会是令人憎恶的记忆负担,这样的学习最终培养的不仅不是传统文化的爱好者,倒可能是传统文化的叛逆者。

 

第三,师资的问题主要在于门槛过低、良莠不齐。由于近百年来传统文化教育的斩断,一时间根本不可能有足够多的师资来满足民间读经教育的需求。加之缺乏一个国家法律层面的准入标准(如公立教师资格证制度),就使得一些不具备解经能力的人成为了读经老师,于是也就难免只背诵不讲解的教学模式。针对这一问题,国家教育部可专门设立相关资格证考试,邀请专家参考历史上的科举制设计考试规则。

 

最后,体制问题主要表现为民间读经教育与公立教育处于脱钩状态,无法接轨。读经教育主要针对的是13岁以下的儿童,这个年龄段刚好处于小学义务教育阶段,但由于二者的脱节,难免造成学生在私塾教育与义务教育之间不得兼顾。且民间教育无国家财政支持,于是给一些居心不良者以借机敛财的空间。教育绝对有别于纯粹的经济行为,不论公立还是私立的教育,都不应该成为赚钱的工具,一旦产业化,必定偏离主旨。若要教育的回归教育,读经应从民间进入体制,成为公立教育的一部分。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