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北宋与西夏的军事实力比较

作者:吴钩阅读数:645发表时间:2018-01-12
吴钩

作者简介:吴钩,男,西历一九七五年生,广东汕尾人。历史研究者,认同儒家宪政主义。著有《隐权力:中国历史弈局的幕后推力》(云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隐权力2:中国传统社会的运行游戏》(复旦大学出版社,2011年),《重新发现宋朝》(九州出版社2014年),《中国的自由传统》(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年),《宋:现代的拂晓时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


北宋与西夏的军事实力比较

作者:吴钩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我们都爱宋朝”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六八年岁次丁酉十一月廿六日甲辰

         耶稣2018年1月12日

 

  

昨天我们谈了北宋与辽国的军事实力比较,总的结论是:两国实力相当,谁也吞不了谁。有朋友在文下留言,提到西夏:“宋代在澶渊之盟之后就没有和辽国的军事冲突,并没有一直在打仗。是中国少有的南北不同政权的和平共处模式。宋神宗发兵损失35万人马物资,却动不了西夏的毫毛,偶然因素不能总是成为理由。”

 

确实,澶渊之盟之后,直至宋金联合灭辽之前,一百余年间,宋辽基本上已没有发生战争。倒是西夏,给宋朝造成了非常大的麻烦。在战场上,西夏很强悍,几次与宋朝的战争,如三川口之战、好水川之战、熙河之战、永乐城之战,都大败宋师。

 

不过,西夏毕竟是弹丸之地,整体国力不可跟辽国相提并论,跟宋朝也不是同一档次。宋夏对峙前期(从宋仁宗朝至神宗朝),战场上西夏胜多败少,令宋朝很是头痛。但西夏也有弱点:经济落后,严重依赖宋朝。

 

北宋司马光这么描述宋夏的经贸关系:“西夏所居氐羌旧壤,地所产者不过羊马毡毯,其国中用之不尽,其势必推其余与他国贸易。其三面皆戎狄,鬻之不售。惟中国者,羊马毡毯之所输,而茶彩百货之所自来也。故其民如婴儿,而中国乳哺之矣。”因此,当西夏拒绝臣服于宋王朝、或者挑衅宋王朝时,宋廷便对西夏实行经济制裁:关闭榷场、停止互市。

 

宋王朝的经济制裁可以重创西夏的国民经济,导致物资严重短缺,物价暴涨,财政也因此接近崩溃:“尺布可直数百”,“民间升米百钱”,“国中困于点集,财用不给,牛羊悉卖契丹,饮无茶,一绢之值八九千钱,(民间)相为‘十不如’谣怨之”。最后,西夏国主只好遣使求和。西夏的大臣也承认,“国家自青白两盐不通互市,膏腴诸壤,浸就式微,兵行无百日之粮,仓储无三年之蓄,而唯恃西北一区与契丹交易有无,岂所以裕国计乎?”

 

也因此,在宋夏一百多年的对峙中,宋王朝对西夏的经济封锁,通常能够迫使西夏就范。如宋仁宗宝元元年(1038),西夏元昊称帝,翌年,元昊露出不臣之意,宋廷诏“陕西、河东缘边旧与元昊界互市处,皆禁绝之”,六年后的庆历四年(1044),元昊上誓表臣服,宋王朝才“置榷场于保安军及高平寨”,恢复互市。嘉祐二年(1057),元昊之子谅祚扰边,宋朝“要以违约则罢和市”,随后罢去榷场,英宗治平初年,西夏“求复榷场”,宋廷不许,治平四年(1067),西夏上章谢罪,乞通和市,“乃复许之”。

 

  


宋夏对峙后期(从宋哲宗朝到徽宗朝),西夏在战场上的优势也逐渐丧失了。之前宋师在战场上表现乏善可陈,很大原因是大军远征,后勤补给太吃力,而机动的西夏兵则没有补给的问题。

 

但后来,宋王朝找到了克敌制胜的战策、战术,那便是“进筑”加“浅攻”,一寸一寸蚕食西夏,让西夏人大惊失色:“唱歌作乐地,都被汉家占却,后何以堪?”宣和元年(1119)四月,宋师攻克西夏横山之地,征服西夏指日可待。

 

可惜,随后宋朝与崛起于白山黑水间的女真部落结成“海上之盟”,定下联金灭辽之策,战略重心转移至北方,放过了经略西北的历史机会。历史窗口从此关闭。北宋自己也引了祸水南下,自取其辱。

 

责任编辑:柳君


以下是来自新浪微博的实时交流动态

吴钩文集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