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特郎普,越看越像乾隆爷了

有网友在“知乎”上提问:“特朗普的行事风格与中国古代的哪位君王很相似?”这个问题要是我来回答,我会说,大清乾隆爷啊。

【杨家刚】海昏侯墓汉简《论语·知道》篇首章释义

那么,什么是孔子所发现的“道之易”呢?据学者考证,此章与《礼记·乡饮酒义》《荀子·乐论》《孔子家语·颜回》等联系紧密,然对比文本可见所论并非一事。

【吴钩】宋朝与明朝,就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宋王朝与明王朝,相隔不过一百年,却在许多方面都表现出完全相反的气质与风格。

【王厚明】宓子的远见

明朝文学家冯梦龙编著的《智囊》中记录了宓子治理单父的一则故事。齐人攻鲁,由单父。单父之老请曰:“麦已熟矣,请任民出获,可以益粮,且不资寇。”三请而宓子不许。俄而齐寇逮于麦,季孙怒,使人让之。宓子蹙然曰:“今兹无麦,明年可树。若使不耕者获,是使民乐有寇。夫单父一岁之麦,其得失于鲁不加强弱;若使民有幸取之心,其创必···

【焦利】《唐六典》:唐代国家治理体系的完美呈现

《唐六典》以法典编纂的形式确认、巩固和扩大了唐朝政府机构改革的成果,为后世完美呈现了当时唐朝政府的国家治理体系及其渊源,对于今天国家治理体系的改革和完善有着积极的借鉴意义。

【吴钩】3000年前,中国的首个“复仇者联盟”横空出世

人类史上最早一支“复仇者联盟”特攻队,出现在公元前11世纪的西岐,一个叫做“周”的诸侯国中。

【刘立祥】“百日宰相”杜衍

杜衍(978—1057年),字世昌,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北宋名臣。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进士及第,历任扬州观察推官、秘书省著作佐郎、平遥知县,此后在朝廷中枢和四方州军间频繁交替任职,在朝中任御史中丞、刑部侍郎、枢密使等职,庆历四年(1044年)拜相。杜衍为官素有能名,尤以善于治狱闻名朝野,一生宦海沉浮,退休后竟无屋···

【一典】敷粉、抹脂、画眉:宋朝菇凉怎么化妆——大宋时尚周报美妆篇

互联网时代,“网红经济”飞速发展,美妆产业随之蓬勃发展。美,一直是人类亘古不变的追求。不过,每个时代的审美趣味却大相径庭。那么宋朝的姑娘怎么化妆?她们有多精致呢?

【姜鹏】王安石和司马光, 到底谁更懂经济?

富国、强兵,是王安石变法的主要目的。正是因为他的方案,契合了宋神宗以武力收回燕云十六州的心愿,才得到了这位不到20岁的青年皇帝的大力支持。在当时,收回燕云十六州,不仅是一位帝王开疆拓土的雄心,也关乎北宋的国防问题。这就是王安石变法的基本背景。

【吴钩】宋朝人的工作制是996?不,是633!

最近被“996”的话题刷屏了。我后知后觉,一直不知道996这串数字指什么,上网查了查,才知道是指一种工作时间制: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中午和傍晚休息1小时(或不到),一周工作6天。

【張孟璇】传承琉球历史文化的冲绳县立博物馆

2018年11月,我们实地走访了首里王城,遥想1789年被日本并吞以前的琉球古国的生活样貌,感受其在儒家教化之风下的守礼与身为万国津梁的自信,不禁对这个岛国在百余年前就有如此气度与风范涌起深深的钦佩之情。然整个首里城建筑轰然毁于1945年美日交火之下,今日所见系战后琉球人为追思自身历史并悼念被灭亡的琉球王国而竭力重建,城内···

【吴钩】当我们说历史时,应记住一条金科玉律:言有易,言无难

著名的语言学家王力先生早年在清华读书,师从赵元任先生,在赵先生指导下完成了学位论文《中国古文法》。论文讲到“反照句”与“纲目句”时,王力加了一个附言:“反照句、纲目句,在西文罕见。”赵元任严厉批评了这一附言:“删附言!未熟通某文,断不可定其无某文法。言有易,言无难!”

【吴钩】走红朋友圈的“垃圾奏折”是怎么来的?

记得有一段时间,我的朋友圈被一篇“清代垃圾奏折集锦”的帖子刷了屏。这些“垃圾奏折”最早是台湾网友从清宫文书中摘录出来的,配上了白话文翻译,因为奏折的画面太有喜感,很快就被大陆网友传得不亦乐乎。

【石立善】关于程门立雪,有些误解得说清楚

终于踏上了北宋二程子兄弟的故里——河南省嵩县田湖镇程村。

【吴钩】曹魏摁下的多米诺骨牌,到了宋代才停下来

从魏晋南北朝至唐末五代,这740年间,野心家玩得最嗨的游戏,就是禅让。禅让为他们实现“彼可取而代之”的梦想提供了最冠冕堂皇的理由,成了“墙头变幻大王旗”的主要模式。

【吴钩】清明其实是一个欢快的节日

又到清明时节,正是慎终追远的时刻。不由想起几年前的旧闻:清明节前夕,四川乐山某居民小区挂出横幅,上写“恭祝全体业主节日快乐”;陕西渭南的电信运营商给四星客户群发节日祝福短信:“您好!清明将至,提前祝您节日快乐”。看到祝福语的小区业主与手机用户都很郁闷:清明节不是祭拜先人、寄托哀思的日子么?怎么可以祝“节日快乐”?

【杨俊彦】唐代监察官的选任与监督

“夫宪官之职,大则佐三公统理之业,以宣导风化;小则正百官纪纲之事,以纠察是非。”监察制度是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监察官是监察制度运行的主体。

【吴钩】从日本新年号说起:年号究竟有什么意义?

昨天,日本公布了新年号:令和。从今年5月1日开始,日本将启用新的年号,旧年号“平成”退出日本舞台。

【吴钩】宋朝的瓦舍勾栏是不是市政工程?

我们都知道,宋朝时,几乎每一个城市都修建有瓦舍勾栏。瓦舍是城市的娱乐中心,里面设有酒肆、茶坊、食店、摊铺、勾栏、看棚等游乐设施;勾栏则是设于瓦舍之内的演出场所,每天都会表演杂剧、滑稽戏、歌舞、说书、杂技、魔术等节目。但你未必知道,宋朝的瓦舍勾栏很可能是宋政府的一项市政工程。

【孙晓磊 李圣华】浙学“由史入文”诠辩

浙学“由经入史”,但未成为专门的史学一脉。同样,“由史入文”,浙学也未成为专门的文学一脉。学者不排斥“小道”“小技”,合诗文于经史之学,昌言文本《六经》,风雅之遗,“经经纬史”,文以经世。在浙学史上,经、史、文三者之间更多的是互动,而非对立。其文学一脉因时而变,变化终不离于本根。以文章言,重浙学统绪,乾嘉而后变化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