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德罗·布拉斯·冈察雷斯】后现代生活的不和谐音

伟人创造历史的理论的优美和真诚是承认人类历史是人创造出来的,而非社会工程师提出的改造工程强制实施产生的结果。

【科斯提卡·布拉达坦】唯一能忍受的方法

博罗夫斯基被埋葬在华沙军人公墓,场面隆重肃穆,倍享哀荣。乐队演奏“国际歌”。闹剧现在已经结束了,不过,最后的笑声不是他自己发出的。

【斯蒂芬·卡塔纳】激烈反叛与洋洋自得

本文探讨三位革命思想家及其创造政治进步的观点。

【西奥多·达林普尔】漫步于剧烈变动的世界

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悲剧,或者至少其悲剧维度是难以避免的,虽然有人的生活中包含的悲剧比他人更多一些。但是,人人的生活中都包含悲剧。

【王小塞 提摩西·威廉姆森】哲学与常识(2):培养好奇心

王小塞 提摩西·威廉姆森讨论了好奇心和常识的关系。

【基兰·萨蒂亚】私人信息也是哲学

本文评论的是维特根斯坦早期私人笔记的英译本。

【琴太嬿】第一个独裁者:波普尔的柏拉图

《开放的社会》出版75年之后,它在当今或许是最有说服力的一本书,既展示了干脆的起源故事的诱惑力又探讨了难以驾驭的棘手难题,因而在哲学界一再被讲述。

【扎勒斯·考克斯】存在之善

本文谈论无论人生带来了快乐还是痛苦,生下来的价值就是有能力体验这一切。

【亚历山大·莱斯卡尼奇】彻底报废:萧沆与虚无的蔓延

萧沆以阴郁的和毫不妥协的方式直面一个擅长应对制造死亡和灾难的物种,一个精心协调用以催生难以理解的恐怖行径的世界。

【马特·麦克马那斯】后现代主义是新马克思主义吗?

马克思主义和后现代哲学的关系是保守派评论家永远不会终结的厌恶和痴迷对象,其中很多人对两者的思维方式都并不怎么熟悉。

【约瑟夫·爱波斯坦】自由

从这个角度看,自由不是别人送给你的或者你购买的东西,而是依靠自己的努力赚来的东西。人们赢得自由的方式不是逃避困难而是战胜困难。

【德里达 等】为什么小说家喜欢把法国哲学家写进小说?

这个群体的成员之一的女权主义作家、哲学家爱莲·西苏(Hélène Cixous)将这代人称为“不腐之身”,无论好坏,他们的影响力已经远远超出哲学系而进入文学、电影、性别研究、后殖民研究和大众文化等领域。

【古斯塔夫·琼森】知识分子的背叛

朱利安·班达(Julien Benda)是法国犹太哲学家、作家,曾在法国索邦大学学习历史。他阐述知识分子和权力的致命结合的经典著作《知识分子的背叛》本身就是个悖论。

【弗兰克·菲雷迪】历史的报复

就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刚刚过去两周之后,人们突然痛苦地意识到冷战的结束毕竟并没有标志着永久和平时代的开始。

【科斯提卡·布拉达坦】俄罗斯的黑暗之心

从政治上说,东欧的悲剧来自这样的事实,其安全最终取决于俄国发生的事。这里的政治合法性不是通过普通的民主实践产生而是通过国内尤其是国外制造的哭喊声产生的。普京已经炮制了好几次自由选举闹剧;他自己觉得好玩儿,但肯定也已经有些厌烦了。

【特里斯坦·泰勒】自我的恶魔

本文作者认为,有意义地定义“罪恶”中存在一些问题。

【约瑟夫·爱波斯坦】古代文人:无可匹敌的普鲁塔克

普鲁塔克显然成功地做到这些,《希腊罗马名人传》在他写完2000多年后仍然持续吸引充满热情的读者,很大一部分原因归功于他的文学技能,也归功于他的和蔼可亲与迷人魅力。结果,这位孜孜不倦描写人物习性的散文肖像画家本人却意外成了魅力无穷,无可匹敌的名人。

【西奥多・达林普尔】蒙田的人性

最伟大的随笔作家警告我们不要有思想傲慢---同时也以享受生活的多样性和矛盾性为乐趣。

【马丁·弗格森·史密斯】流行病、瘟疫和哲学:从古至今的道德教训

在新冠病毒疫情在全世界吞噬了百万人的性命,破坏了繁荣国家的经济和数十亿人的生活,制造了很多的恐慌之时,回顾一下古代,看看希腊罗马时期两大最有影响力的道德哲学体系伊壁鸠鲁派和斯多葛派能提供哪些道德指南,或许是非常有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