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西·杨】自由主义的死亡报告——答复尤拉姆·哈兹尼

最近,自由主义的葬礼挽歌似乎出现在任何地方:若在谷歌上搜索“自由主义完蛋了”,你会发现相关图书和文章的书目清单长得惊人,它们唯一的分歧只是自由主义究竟是病了,是濒临死亡了,还是已经死亡了,为此争吵不休罢了。

【朱利安·巴格尼尼】爱丁堡大学“清除”大卫·休谟对吗?

伟大的思想家也可能有令人讨厌的观点,但处理这种悖论可以有更好的办法。

【卡门·李·德格】2020年的存在主义转向

虽然存在主义思想为我们提供了有关焦虑、偶然性和死亡的很多智慧,但是我们必须具体思考其有关政治和机构的观点。

【尤拉姆·哈兹尼】马克思主义的挑战

本文将提出有关马克思主义在美国取得的胜利、已经发生的变化和接下来可能要发生什么的若干浅见。

【克里斯托弗·弗雷】亚里士多德不可救药的残障歧视

亚里士多德对西方思想传统的贡献是无与伦比的。他不仅创立了两大探索领域---形式逻辑和生物学---而且在现有的所有学科领域如伦理学、形而上学、心理学、物理学、经济学、修辞学等都出版了质量卓越的一流著作。

【马特·迪南】从字面意义上理解亚里士多德

在亚里士多德看来,最好的政治生活是共享有关公平正义和高贵理想的话语,但这样的话语只能出现在那些人中间,他们放弃基于专制统治的政治模式,我们知道在专制统治中,沉默和令人闭嘴往往占上风。实际上,亚里士多德理解的那些人是政治的敌人,如当今的种族主义者和厌恶女性者,其目的是将复杂的东西简单化。

【阿格尼斯·卡拉德】我们应该清除亚里士多德吗?

他为奴隶制辩护,反对人人平等的观念,但他不是敌人。

【万百安】谁在清除亚里士多德?

阿格尼斯·卡拉德的“我们应该清除(cancel)[1]亚里士多德吗?”似乎是为亚里士多德继续作为经典作家进行勇敢的辩护。但是,究竟是谁要将他踢出去呢?

【阿格尼斯·卡拉德】不发表就滚蛋

本文是作者公共哲学专栏的系列文章之一。

【约翰·格雷】监控资本主义与监控国家

监控的崛起更多地反映了东西方已经碎片化的社会的需要,也表达了这些社会认为的重要成就:让所有成员不断进步的前景。人类解放的启蒙工程摧毁了传统社会结构,却没有创造出任何功能性的社会结构后继者。无处不在的监控作为社会混乱的技术性权宜之计就成为后启蒙世界已经摧毁的社区的代用品。

【雷吉斯·德布雷 赵汀阳】天下理论二人谈

古代中国哲学“天下”能提供全球化未来的愿景吗?本文从赵汀阳的一篇短文开始,随后是德布雷的回应。

【约翰·阿尔特曼万百安】道家庄子是首位阐述残障思想的哲学家吗?

早在2500年前,庄子就反对正常是好差别是坏的观点。

【詹姆斯·汉金斯】自由派之外的自由学习:文艺复兴时期与当今的人文学科

认真地接受古代作家给我们的智慧,那种阅读使我们协调适应理想的美,不仅优美而且表达美的方式也令人印象深刻。这是一种培养人性的阅读,只有通过我们作为读者实践这种人文学科研究,践行谦恭和慈善的阐释学,我们才能希望发现作家中真正的道德智慧,而这些是我们这个世界迫切需要的东西。

【詹姆斯·汉金斯】文艺复兴风格的社会隔离

研究历史的安慰之一是,无论局面变得多么糟糕,你总能找到历史上的某个时刻与现在一样糟糕,甚至比这个时刻更糟糕得多。

【布鲁诺·马卡斯】新冠病毒与文明冲突:从儒家世界的表现来看

过去两个月,我一直在亚洲旅游,从巴基斯坦到菲律宾,中间曾在印度、尼泊尔、新加坡、马来西亚和越南短暂停留。这几个月正好是新冠病毒疫情迅速扩展的时期,从我们日常新闻中微弱的回声快速成长为我们人生最重大的事件,疫情已经成为谷歌趋势历史上最大的故事。

【吴万伟】生死之间:哲学家实践理念的故事

《生死之间:哲学家实践理念的故事》是美国德克萨斯理工大学哲学教授、《洛杉矶书评》宗教与比较文学专栏编辑科斯提卡·布拉达坦的一本哲学专著。但是本书探讨的哲学不是多数人印象中的晦涩难懂的学术难题,而是实用主义的哲学,即作为生活艺术或更确切地说是死亡艺术的哲学,探讨的都是普通人实际生活中面临的常见问题,如朋友去世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