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石林】明知道吃糖是慢性自杀,可是你还是很喜欢

糖是近些年才成为人健康的威胁的,中国的节日美食,正在经历一个变革,慢慢地变,变的趋势就是少油、少肉、轻糖。这就说明人的生活水平在提高。有人说,既然生活水平在提高,为什么现在的人还对生活有那么多抱怨。这就是不懂人情天理,好生活应该包括容纳抱怨,“学然后知不足”,同理,会生活了,才知道生活还有多少不满意嘛。

【吴笑非】国朝儒学儒教因缘考

本篇仅作为当事人,回顾一下当时儒家名号的背后意图。也希望更多亲历者回忆和探究。

【柯小刚】母心的发现:读《诗经·凯风》

无论母亲节的文化背景如何,选在凯风自南的初夏是合乎《诗经》古义的。

【曾海军】如果孔子穿越到今天,他会用手机吗?

在学校的文化素质公开课上,常有工科男或理科女问道,如果孔子出生在今天,他会用手机吗?这个问题的用意很清楚,明显是带着答案问的,等得到孔子不会用的回答后,接下来的质疑就是——孔子连手机都不会用,居然还好意思称为圣人?

【许石林】所有文艺大家,一定不喜欢脑残粉儿

朋友转来公号“京剧道场”刊登王余先生写的《京剧〈穆桂英挂帅〉“百万兵”唱词探讨》一文,分析得很详细。我喜欢这话的文章,更喜欢这样的做法,不说大话,从细微处做文章。

【许石林】米兰•昆德拉说:人类最愚蠢之处,就是有问必答

一个致力于保存和推广中国戏曲、曲艺、民歌的老腔老调公号,推出一个问卷:《英语唱秦腔,你怎么看?》文中有投票设置。

【阿格尼斯 • 卡拉德】情感警察

如果你告诉我冷静下来,我可能不会。如果你说“要讲道理”,“算了吧”,“你反应过度了”,“那不过是一句玩笑话”,“没什么大不了”等,同样也是如此。若有人将我的感情最小化,我的自我保护性防御机制就会发挥作用。

【阿格尼斯 • 卡拉德】哲学是拳击俱乐部吗?

有一次,一位备受尊重的哲学家对我非常刻薄。他刚开始对我提出的问题不屑一顾,接着轻蔑地指出我做出的区别构想很拙劣,嘲讽地暗示我根本缺乏专业技能

【许石林】古琴在当代人手里,越玩儿越玩儿完

我关注了几十个抖音号,全部是晒书法的。我喜欢看别人写毛笔字那种过程,真可谓引起极度舒适。因此,由衷地感慨:真是感谢现代传播的便捷,让那么多写字好的人,不至于被埋没。

【许石林】赏花饮酒雅事,江南文人一学就会,却不见关学诸贤去做

所谓棠,我所知道的,有甘棠、海棠。我们那里有林檎,小时候没有见过海棠。其实就是差不多的。林檎我小时候吃的很多,印象最深,也让人回忆起来最感温暖的,是放学回家,发现大水缸里浸着林檎,捞起一个,沁了凉水的林檎,脆脆的,酸甜。有的地方将林檎的叶子摘下来,晒干储存当茶喝,我没有尝过。

【许石林】你的网名艺名笔名,就是时代变迁最准确的注解

小元元红魏连升在上海唱红了,各界争相结交、邀请。

【钱杭】中国少数民族有家谱传统吗

就像中华民族的主体是汉族、中华文明的主流是汉族文化一样,源远流长的中华家谱文化,也植根于以汉族为主的华人族群对自身所在家族深沉的历史需求。

【玛瑞安•泰勒斯】抵抗与自由

最高的自由不在于虚假的选择或替代方案而是做到表里如一,敢于挑战他人对你的期待。

【萨尔瓦多•巴伯恩斯】论自由派威权主义

屈服于专家的权威将吞噬民主的生命线。

【萨缪尔•朗克尔】欲望疗法:革命哲学

想象一下,如果你要什么有什么,结果可以肯定就是:你绝对不会幸福。事实上,那样的话,你将像生活在地狱中一样痛苦。

【约翰 • 莱塞克】哲学作品读起来应该像书信

我来研究哲学,心中有话忍不住要说。在前来的路上,想法发生了改变。不是我停止说话了,或者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停止写作了,而是情绪变了,关键是音调的高度不同了。我逐渐感受到应该承担起责任。不是对自己还是我认识的其他人而是对更广泛的大众,某种开放性的,不确定的“你”。“你要对自己负责”变成了“要认识你自己。”

【许石林】流氓成性的,都纷纷出来主持公道了

“恨不得把吴狗倾国灭尽”——单是这句词儿,现在的编剧写不出来。

【许石林】“女不上坟” ——清明节民俗禁忌

拙作《关中男女不同席》一文,可以说,详细解释了男女不同席的由来,消除了不少对此习惯的误解。获得了不少读者的理解。

【许石林】怎样过清明节:记住这四个字,可以了

临近清明节,连续接到一家临近清明节,连续接到一家电视台、两个网络视频的采访邀请,内容是:谈清明节。电视台、两个网络视频的采访邀请,内容是:谈清明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