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不能悟空是不行的,仅仅悟空是不够的 ——性天漫谈

某个时代比春秋战国更乱,固然是大不幸,但对于有志之士特别是儒士来说,却是大幸,坚定信仰和上达天道的时间或有望大大缩短。孔子十五志学,三十而立,五十知天。当代儒生若能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致力于复兴儒家、重建中华的伟业,提前十几年知天明道,也不是不可能的。而立是自立,明道是自成,抵达贤境。明道之后,天性更乾健,···

【胡晓明】人生体验之哀乐相生——重读唐君毅先生《人生之体验续编》

这里有无限的悲,也有无限的喜。“须知人生如说是悲剧,则悲剧之泪中,自有愉悦。人生如说是喜剧,则最高的喜剧,笑中带泪。”这就是唐君毅先生这本书给我们当下的一个启示。

【许石林】世上再没有比真诚认错更令自己坦荡愉快的事

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他随其师康有为流亡海外,定居日本。那时,梁启超总结变法失败的教训,痛定思痛,认为中国之所以不强,其症结便在于中国的历史与文化。比如「二十四史非史也,二十四姓帝王家谱而已」这句著名的论断,很多人以为出自五四新青年之口。其实不然,这是1903年梁启超在日本所写的〈新史学〉的开篇语。

【许石林】疫情不结束,你都不结婚了?

当今有一种国学学者,专以枉道谄媚愚庸为能,大致是:穿凿附会、百般循情钻眼地论证现代社会的一切价值在古代本来就有,他要揭示给现代人看,证明老祖宗和现代人本来是一伙的。同样,现代人所批评古人的思想行为,是被误解曲解了,他要千方百计证明古人并没有那样做、那样想。最典型的,就是论证孔子并没有诛少正卯。

【刘怀岗】我的学经之路

算下来,我学经前后有十五年时间了。不过至今我也不清楚我为什么是对经学感兴趣,事实上我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我衹是在十八年前从地摊上买的一套四书五经上读到“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这一句,深感中国文化如此高深,为何却无人传承,由此纔从一个营销人员走上了儒学的道路。

【李林杰】正义的悖论:一念之间

笔者好饮茗。世言多言煮茗水质之分别,犹重江水、山水与井水之差别。笔者桑梓无高山,尝煮以江水与井水。后赴蜀求学,于茶馆得饮所谓雪水之茗,然并无至贵之觉。想是江水、山水与井水之细分,于我而言无多涉,所谓分而后之价格阶差,亦是于我无多感。遂有此“正义”之议论及其中水之例举。

【许石林】壬寅清明节笔记

关于古代葬制变迁的应节文字。这种学问文字,我是不敢转发的。因为它除了学问、知识,没有善意的导向和热忱的性情。貌似所谓理性、公允、辩证、学术云云,但恰恰因为没有善意的导向和热忱的性情,就没有教化作用,相反还有消解教化、启挑反传统、反教化的作用。

【许石林】谁说人年过七十清明节不上坟?

有些人以偏私之见,明显错讹和歪曲、破碎的言语,会危害风俗礼仪的正常传承,对此,就得有人出来说话,将其纠正过来。从前这些事都是由各个地方那些有经验的老人做的。可是,时至今日,“欲问其事,故老尽矣!”

寒食:一个被中国人淡忘的传统节日

现在提起这个名字,可能有一些陌生,但是我们所熟悉的清明节习俗有很多是从寒食节转变融合而来,所以虽然我们嘴上不提,但是其实一直都在过这个节日哦,那么让我们来看看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寒食节吧。

男女结为夫妇,如何永垂不朽?

“朱子《小学》”共读小组的微信群,平常多有涉及人伦话题的讨论。对其中关于男女、夫妇的内容,稍作整理为此篇,或可作为【如琢如磨】夫妻关系小思的姊妹篇。若能激发更多讨论,或不为无益。

【刘成旭】“性善”与“性恶”之辩

对“性”有不同的描述,我们平时研究学问基本是分“体”和“用”,但不是说“性”是一,而分了“体”“用”,就变成二,说的还是“一”,只是从“体”上说,和从“用”上说而已,这才是正确理解“体用一源”。然后“性”不只是能从“体”和“用”上说,还可以从“源头上”说和“流弊上”说。

【张祥龙】人间终极处——对西藏的现象学感受

让我们走向西藏,走向时代的终极处,走向仓央嘉措歌唱过的山水,走向雪峰会被阳光点燃,而人可以活得神圣的地方!

【李林杰】 “八孩事件”的镜观

这绝大部分人犹存的人性,才是中国的文明现代化之基石所在,而文明化的本质,在于人性的高扬与人道的恢弘,非单纯的物质的增长。这绝大部分人犹存的人性,值得当下中国政府所珍视,这是一笔莫大的财富。

【李林杰 】 “网暴事件”的背后:道德人心

今年上半年,“寻亲男孩刘学州事件”构成大陆舆论界热议所在,这一男孩用自杀的方式对抗自身所遭遇的舆论压力,成为近年来“网暴事件”的又一受害者。逝者已逝,当加怜悯,而这一事件背后的“暴力机理”,值得加以反思与面对。

【尔雅台】接力正统儒家,重整山河待后生

正统儒家的复兴,蒋庆是第一棒。过去三十年,“以中国解释中国”是儒家复兴运动里,最耀眼的流星。蒋先生之学,可粗分为二部分:其一是传承公羊学脉,其二是承康有为的应时改制之学。前者守先待后,功莫大焉。后者争议颇大,接受人的不多。

【许石林】中国人被许多翻译错误的话深深地误导了

如“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句话,对中国人杀伤力极大。彻底让许多人死心塌地地见利忘义。

【许石林】天下万事不难,难就难在逆情、悖理、作伪

不要说秦腔、京剧这种读书人深度参与,甚至长时间共生共存的剧种,他们将满腹经天纬地之志化为红毡上慷慨婉转之词。只要依人情而循常理,许多读书不广之人,也能编好剧。评剧成兆才并非饱学,而其所编剧,成就一个剧种。河南曲剧在唱曲子卖艺的艺人手里,将曲牌连缀以演故事,《陈三两》一剧,全剧用说书形式,倒叙结构,只一独幕剧,···

【刘怀岗】春秋经是如何看待战争的

宣公十有五年,经:初税亩。传:初者何?始也。税亩者何?履亩而税也。初税亩,何以书?讥。何讥尔?讥始履亩而税也。何讥乎始履亩而税?古者什一而藉。古者曷为什一而藉?什一者,天下之中正也。多乎什一,大桀、小桀;寡乎什一,大貉、小貉。什一者,天下之中正也,什一行而颂声作矣。

【刘怀岗】心有主而能断:春秋经教我们正确思考的第一义

这段时间,正值俄乌战争,网络充斥着水火不容的两派声音,一派挺乌(从美),一派挺俄,各有其理由。作为中国文化下成长的中国人,不可能不关心政治,因为关心政治正是修齐治平的仁道体现,所谓“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也。然而,“关心”的前提,是要“心”有所主。心无所主,拿什么去关心家事国事天下事呢?若心无所主,无非是躯壳上起···

【空山】小国生存之道:孟子的忠告

天下国家,有大有小,小国生存不易,自古皆然。战国时期,列强争战不休,一些小国裹挟其中,危机四伏,朝不保夕。小国如何自存在当时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孟子从儒家的角度,给出了他的思考和建议,即使两千多年后,或许仍对我们有所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