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笑非】穀梁夷夏之輕重

穀梁有戎衛,狄秦,夷狄莒,又有書楚若中國,進吳不殊會,故不善學者有果以諸夏為夷狄,而謂《春秋》信夷狄者。此能讀死句,不能明體例故也。

【吳笑非】如何惟精惟一? ——尊周書院問答

讀經書就要讀正統注本。選擇無非兩者:漢唐宋傳統,即十三經注疏。宋明傳統,即四書五經大全、性理大全。

【许石林】可笑众人看不穿

“其服组,其容妇,其俗淫,其志利,其行杂,其声乐险,其文章匿而采,其养生无度,其送死瘠墨,贱礼义而贵勇力,贫则为盗,富则为贼。治世反是也。”

【柯小刚】浑沌、逍遥与天下之重建于中国

南海之帝为儵,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浑沌。儵与忽时相与遇于浑沌之地,浑沌待之甚善。儵与忽谋报浑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此独无有,尝试凿之。”日凿一窍,七日而浑沌死。

【许石林】致敬谭孝曾:人之可贵,就在于关键处能发挥作用。

此文写于数月前,初发于公号。后因恐责人太过,随即删除。

【许石林】最害人的话:家是讲爱的地方,不是讲理的地方。

宋四家,不才最心仪蔡襄。观蔡襄书,如饮汾酒,汾酒其味,醇正无偏,故广东腊肠以其去腥增香,因其有成就食材而不留己痕、功成身退、不夺他美之德。

【吳笑非】家塾與繼承人教育

今天袁彥先生來春耕園交流,對我深有啟發。

【许石林】“爱情”这种词,轻易乱用滥用,不是吉兆

然而“爱情”这种漫无边际、似是而非、要死要活的词儿,还是不要轻易出现。用陕西人的话说:咋弄得跟戏里一样?怪怪的。

【许石林】祝福武汉这一对珍稀的恋人!你们就是人间的美好。

只是记录一下对朋友圈所见所闻的简单评论,丝毫不敢有教育年轻人的意思。

【许石林】有时候精明人的善意,释放的恰恰是“善毒”。

5月6日湖南岳阳一男子在婚礼上想起自己去世一年多的外婆,前些天给外婆发了信息,说很想念外婆,多希望外婆能出席自己的婚礼,并祈愿:如果外婆想参加他的婚礼,请变成一只蝴蝶儿,落在他的肩膀上。男子含泪动情地说完这句话,居然真有一只白色的蝴蝶儿飞了进来,绕男子一周后落在他的胸前。男子当场失声。

【许石林】娃随父姓,以爸爸姓氏建宗族制,是对娃他爸的永久制约

看到演员董洁和她儿子的一组合影,董洁站在挺拔帅气的儿子旁边,掩饰不住的满足和舒畅,也可以说作为母亲的自豪感。

【许石林】一个人该走的弯路,一步也不会少

人在最初被告知唱歌说话须“气沉丹田”,鲜有不茫然无措,继而沮丧气馁乃至放弃的。

【许石林】关于文中子

一早看见一张文图,颇有感慨。因博主个人签名不方便显示,只好截去,在此感谢。

【吴钩】唐朝与宋朝有什么不同?

历史的演进或“演退”都可以通过“找不同”来发现。现代社会与古代社会有什么差异?我们马上便能列举出无数的不同点

【吳笑非】滅國例及晉秦吳楚之別

所可知者,極,魯同姓也。紀、虞、郕,中國也。溫,畿內諸侯也。蓋中國而時者。陸渾戎、徐,夷狄也,蓋夷狄而月者。赤狄、楚,夷狄而日者。蓋潞子以賢,楚或以吳,故謹之也。然則傳例蓋其常,非能一言以蔽之也。

【余东海】思想就是法外之地,舆论场上道理最大 ——言论自由微论

以德服人落实在思想舆论场上,就是以理服人和服从道理。吾尝言,思想场上无君臣无师生无父子,道理最大,谁有理就听谁的。兹再加一无:思想场上无法律,思想就是法外之地。思想场上,不能以力服人,不能以君主、父亲和老师的权威服人,更不能以法服人,言论罪、文字狱是政治之大恶和国家之大耻。此乃中西文明的共识和常识。

【余东海】诸家学术共法和儒家独门功夫 ——儒佛道西微论

儒佛道三家两个半共识。两个共识,一是性善论,二是因果论。半个共识是性天论。三家都信仰性天,但对性天的证悟有所不同,佛道虽然信仰性天,但只知其静寂,不知其乾健,不知性天是乾元与坤元、即乾健与静寂与的圆满统一。

【许石林】每当言语快意时,当记得阳明先生一段话

今晨见二三子欲以坊间某事发言,止曰:忍默。何必为其劳神费词消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