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中秋】疫变:世界历史的中国时刻

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霸权终结后,中国思想将引领全球价值重建,从个人主义转向亲亲仁民,从厘定权利转向行仁履义。当然,中国将坚持“礼闻来学,不闻往教”的古训,从而开启一个思想、宗教多元并存的时代。

【杨朝明】灾妖不胜善政

“灾妖不胜善政”,这话出自孔子之口,可谓明确而响亮。天灾地妖、诡异反常给世人以儆戒警醒,因此人不能坐待“天命”。人之敬慎,要体现在行动中。越是敬慎,越要积极主动。灾难纷至沓来,容易击垮理性,越是这样的时候,越需要让光照进黑暗,要从容机智,以国家的行动力,形成凝聚力、抗灾力。

【田飞龙】疫情之下,美国为何还要操弄“台北法案”?(附:美国《台北法案》中文全···

美国涉台立法有可能进一步向“台湾安全”议题升级以及出现“类似建交”的高度迷惑与极限挑战行为,中国对台战略研究与维护主权行动必须转换思维,凝聚人心,申明利害,果敢突破。

【白彤东】在新冠疫情下看劣质文化与劣质制度(上)

全球化和中国于其中日益重要的地位,使得这种紧张造成的恶果能够越来越迅速地影响全球(这也是这次新冠病毒比SARS影响大的一个重要原因)。这里的“文化”问题是任何人群迅速致富都会带来的文化差异问题,而不是中国文化的问题。这里更重要的是政治问题,即国家治理的问题。

【杨朝明】敬慎戒惧 祸中求福

中华民族经历过很多磨难,但从来都是善于思索、愈挫愈勇,不断在磨难中成长、从磨难中奋起。当年,明朝大儒王阳明龙场悟道,就是由于环境恶劣,跌落物质与精神的双重困境,仿佛掉进地狱,于是陷入沉思、发出追问:如果圣人处此,会如何应对?我们今天也应当效法先贤进行思考,在疫情形势严峻的情况下,坚定必胜信念,毫不放松地做好各···

【贺嘉佳】百世大儒的礼乐精神——评南音古典乐舞戏《百世大儒陆九渊》

这是一次儒家文化与南音乐舞的奇妙结合,也是一次返本开新的艺术创新。南音源于前秦、兴于唐、成于宋,可谓中国音乐的“活化石”。当这种华夏音乐语言与南宋大儒的思想内涵交合为一的时候,就让观众们感到耳目一新。乐舞的全程皆以舞蹈伴之以南音,舞台上表演者没有任何唱词,表现了一种儒家温柔敦厚的“无言之美”,的确既承续古典又凸显···

【郭齐家】汲取中华文明力量,赢取抗疫胜利

在这场战疫中,我们应该静心沉思,回顾经典,汲取中华文明的精髓,充盈自己的精神世界,赋予自己最深沉和坚定的力量。

【姚中秋】组织力是天,死生由国家

孔子说:“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历史已经证明,人群组织,尤其是其最高级形态——国家,在相当大程度上就是生人之天;人口死亡率,或者换一个说法,每个人的生存概率,是由其所在国家的组织化程度决定的。

【田飞龙】发哨文之发烧事件是对新治理的规范期待

垄断信息与屏蔽哨声,不仅压抑了表达自由,也挫伤了社会成员相互预警及官民互动合作的信任基础,总体上增加了民众对权力的不信任及治理体系的控制成本。寻求善治,不是僵化的“消声”,而是保护哨声预警机制,官民互信互动,社会合作治理。期待疫情过后,吹哨者不再恐惧而有荣耀,当政者不惧哨音而有敬畏。

【田飞龙】多重风险治理大考中的民族复兴之路

无论是西方的主动带节奏、脱钩还是对国内民众情绪的精准煽动,抑或国内“反建制”力量的有意政治引导和重新聚集对新时代改革的幽怨敌意,都需要国家治理实现真正的现代化,有效展开包括信息治理、央地治理、文化治理、法律治理和共同体治理在内的观念与制度的结构性变革。这一变革不是有些分析文章指明的、模仿西方的颠覆性政治变革,而···

【田飞龙】香港完全自治是一场政治迷梦吗?

从广场退回家中的每一个香港人,除了真正的一小部分极端派之外,必然面临反复的家庭内部谈判、个人生涯抉择与理性上的重新考量,到底要一个什么样的香港与个人未来?笔者相信,经过这段时间的反思与调整,香港人的内心真实答案恐怕不会简单顺从“完全自治”路线的魔法指引。

【光明日报】致敬李文亮,不仅仅是致敬

在公共危机和灾难面前,社会治理的各种杠杆都会产生应激反应,这些工具与杠杆之间势必会发生碰撞。每一种杠杆,都有自己的道理、习惯和合法性,但其目标,必须是人命第一、人民第一。社会治理的现代化、法治化,正是要有机统合这些工具,指向“人”的目标。这也是李医生擎光而来,所要昭示的。

【央视网评】哀悼李文亮,更要亡羊补牢!

李文亮医生的遭遇也暴露了一些地方在治理体系和能力建设,特别是在重大突发事件应急管理中存在的明显短板和问题,值得我们深刻反思。此刻,我们哀悼和纪念李文亮医生,不只是要感谢他的善良、英勇与牺牲,更要从此事件中吸取教训,亡羊补牢,不能讳疾忌医、重复教训。

【人民日报】全面调查李文亮事件,让正义抵达人心

还原真相,就能稳定人心;呵护正义,就能凝心聚力;捍卫法治尊严,更能凝聚起团结一心的强大力量。

【冯天瑜】“封城”之际议“生态”

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严峻,围绕生态问题,翻阅中外经典著作,以之观照现实,得出一个结论——生态危机是人类面临的紧迫问题,关乎全人类的生存与发展,公共卫生防疫系统的建立和完善,必须上升到国家乃至全球战略层面。

【许石林】为什么吹哨人常常得不到好报?

汉武帝非常器重霍去病的同父异母弟弟霍光,汉武帝死后,霍光成为汉朝的权臣,掌朝廷大权二十多年,尤其是拥昭立宣,废昏立明,功劳至大,人们将其与商朝的伟大政治家伊尹并列,合称“伊霍”。

【田飞龙】危机时刻的平等互助是社会文明的黄金尺度——对武汉新型肺炎疫情的多重反思

在充分理解各国自主管制的政治与利益正当性的同时,我们也应思考真正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到底如何理解和建构。武汉肺炎新型危机对中国进取型的国家战略和全球战略是一次重要的意义挫折和挑战,中国必须在抗疫周期中展现其制度协调力、技术攻关力、价值渗透力与全球合作力,否则必然产生“国民信任危机”和“全球信任危机”,掏空新时代进取···

【郭齐勇】反思新冠疫情:「人与天地万物为一体」是人类永远的诫命

儒家对万物都是关爱的,而且是从其所具的内在价值去确定这种爱的,因为万物的内在价值都是“天地”所赋予的,与人的内在价值本同出一源。儒家对动物的关怀是从肯定其内在生命价值出发的。

【田飞龙】谣言治理考验法治细分理性——也说武汉肺炎危机“警察维稳”

从武汉肺炎危机早期的“警察维稳”表现到中央决策介入后以中央媒体监督、最高司法非正式发声及公众聚焦商谈的共识取向来看,新治理模式的基本价值已经扎根并在国家治理体系内部具有初步的传导、教育和制度矫正功能,而社会层面则通过这一治理模式的内部拉锯与反弹调整看到了一种新的治理知识与制度模式的成长印记。

【田飞龙】武汉肺炎危机中的港台身影

2020,庚子之年,武汉肺炎危机无疑是对国家治理现代化与全球合作治理的一次关键性考验。通过了考验,中国的治理与全球合作都会进步。港台如果只是想着“小确幸”和“独善其身”,甚至隐含幽怨与仇恨,就很难看到真正的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