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石林】躁急这种脾气,只适合用于君子之间

不得不说,这不是费先生一个人的问题,这是白话文运动以后文化名家普遍的尴尬,时过境迁,他们曾经精彩的文字,今天的人读起来不顺了。原因主要是白话文是文话一体,变化太快,必然出现这种情况。

【丁纪】甚矣吾衰也

万章问孟子曰:“人有言:‘至于禹而德衰,不传于贤而传于子。’有诸?”孟子曰:“否,不然也!天与贤,则与贤;天与子,则与子。”(《孟子》总章一二八)孟子此际之所着意,乃在与贤与子不异,对于禹衰之语,并未直接置评。必言之,则亦前后章所谓“好事者为之也”、“此非君子之言,齐东野人之语也”之类而已。

【余东海】建体立极,直透本源 ——顺便澄清一个重大的学术误会

朱子曰:“太极非是别为一物,即阴阳而在阴阳,即五行而在五行,即万物而在万物。只是一个理而已。”又曰:“太极只是天地万物之理。在天地言,则天地中有太极。在万物言,则万物中各有太极。”

【余东海】学达性天方最贵 ——东海客厅论仁本

天字多义,但作为本体的天,即昊天上帝、性与天道、形而上的天,有没有人格,只能有一个答案,不能时而没有,时而有。我的答案非常明确和绝对:没有。天无人格这一点,应该是儒佛道三家共识,佛学道学亦不立人格之天。佛教道教将人格赋予天道,那是一种宗教的本能和需要。

【余东海】关于儒家宗教化之我见(二)

2010年东海《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提到,有人问我为什么没有在《关于曲阜建造耶教大教堂的意见书》上签名,我的回答是:“之所以没有签名,主要原因是对意见书中“政府宜尽快承认儒教的合法地位,赋予儒教与佛道回耶等宗教平等的身份”这一建议和要求别有考虑---不反对但也不支持。”

【余东海】关于儒家宗教化之我见

“这些上帝或昊天上帝(五经中的上帝),都是孔子编撰圣经时对古籍概念的沿用。经过孔子之手,上帝已非人格神,而是与天道同义,可视为天道的形象化象征。这是圣经中昊天上帝的正义。其余解释皆非正义。”

【余东海】讲理又讲礼,有话好好说 ——东海客厅厅长曰

客厅虽小小,人不满二百,然关注者不少。基本不邀人,也不愿踢人,希望各自珍惜。当然不是要诸君沉默寡言。沉默固可规避政治风险,却不足以建立道义形象,微群也就丧失了存在的意义。相反,正言正语,多多益善。我是希望诸君言之有理,发而中节,和悦而诤。这也是微信群和思想界树立形象的最好办法。

【余东海】内圣学和形而上第一问题 ——东海客厅论性天

论及性与天道,有两个观点:一是性本于天,意味天高于性,天在性之上,“天道开二门”(蒋庆先生语),内圣与外王并列;一是性等于天,性与天道,现象范畴大异,本质丝毫无异。性天为内圣,内圣开外王,内圣外王为体用本末关系。

【邸继文】弘扬家庭国学需要牢牢把握十个面向

把中华民族中最核心最常见但二十世纪以来传承面临中断危险的应知应会知识技能如《三字经》、《弟子规》、《幼学琼林》、《论语》等知识与吟唱、书法、古琴、洞箫等技艺系统地传播到千家万户。

【余东海】圆德圆境圆学和大圆满者 ——东海客厅论圣人

“文章,德之见乎外者,威仪、文辞皆是也;性者,人所受之天理。天道者,天理自然之本体。其实一理也。”又说:“言夫子之文章,日见乎外,固学者所共闻;至于性与天道,则夫子罕言之,而学者有不得闻者。盖圣门教不躐等,子贡至是始得闻之,而叹其美也。程子曰:此子贡闻夫子之至论而叹美之言也。”(《集注》)

【余东海】尊重维护女权,反对女权主义 ——女性、齐家、异化和异族漫谈

《易经系辞上》说:“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换成平等主义者,就要说:天地同尊,乾坤定矣。无卑无高,无贵无贱。换成女权主义者,就要说:地尊天卑,乾坤定矣。女高男卑,贵贱位矣。这是女性的异化和反常。

【余东海】关于知识产权和仁本体系 ——东海客厅论抄袭

东海民间儒者一枚,虽然自贵自重,但向为学界轻视。如果涉嫌抄袭,不仅身败名裂,所有思想乃至整个体系都会受到怀疑,更难取信于天下后世。更重要的是,政治问题非政治解决乃是马帮持之以恒的习惯,异议人士如果涉嫌经济问题、男女问题及抄袭问题,无异于自我毁灭。

【曾海军】唐僧论“女人是老虎”

师徒一行取经归来之后,有一天孙悟空闲着没事,突然问唐僧说:“师父,后世学者研究俺俩的师徒关系,说师父您老人家没半点本领,凭什么做俺齐天大圣的师父呢?他们感到很困惑,便研究其中的原因。有人认为,师父您老人家虽然没有降妖伏魔的本领,但还是有很多方面令俺老孙非常佩服。

【余东海】批判反儒的言论,尊重反儒的自由 ——东海客厅论自由

对于自由,有则维护,无则追求,这是正常人的一种本能,即孟子所说的不虑而知、不学而能的良知良能,也是维护人格尊严的必须。对于文化人、君子人来说,追求自由人权尤其是言论权,不仅是本能,更是一种责任。

【李林杰】儒家中国,理解中国政治最好的钥匙

中国的社会好像离儒家社会已经很远了,中国的政治好像离儒家政治也很远了,真的是这样吗?有人说,二十世纪的战火已经扫荡了儒家的根基:政治革命横扫了儒家的政治上层建筑-儒家的政治王朝坍塌了,社会革命横扫了儒家的社会基本架构-儒家的乡村依托消失了,文化革命横扫了儒家的文化道统传续-儒家的经典文本之地位瓦解了,政统、道统···

【许石林】这就是你我的人生常态:连一句“我不知道”都不会说

今天的婚礼,对娘家妈来说,也应该是略带悲情的。所以说,民间风俗,娘家妈当天不送女,即不到婆婆家参加婚礼,恐怕控制不住,会当场伤感,搅了男家喜事。那些受过传统文化风俗影响的丈母娘,心里即使是高兴,也会克制住自己,不明显表现出兴高采烈那么轻薄。现在的大多数丈母娘傻了吧唧的,女儿结婚,她们倒浓妆艳抹、穿着暴露,举止···

【余东海】我们的上帝是昊天 ——中华民族的最高信仰

耶教伊教都信仰神和上帝。但有必要说明,它们的神不是我们的神,它们的上帝不是我们的上帝。它们的神即指上帝,我们的神是对圣德高明和天道高妙的形容,我们的上帝是昊天。昊天上帝于宇宙为本体,又称为太极、天道、天理、天地之性;于生命为本性,又称为天性、仁性、良知、天命之性。

【余东海】坚持仁本主义,主持天下公道

依据天道,依据仁本主义立场观点方法,为天下主持公道,是君子一大天职。天下只要有君子在,就有正义和公道。得位,自当在政治上、法律上主持公道;无位,则在思想上、道德上主持公道。

【余东海】让权力行于礼台上

儒眼看台湾,民有民权,值得肯定;官无官威,令人遗憾。所谓汉官威仪,就是官威的古典标准。官威来源于权威和德威的统一,两者缺一不可。台湾政府和官员,权威和德威皆不足,根本原因在于主体文化、指导思想不佳。现代汉官威仪,也只有儒文化和新礼制才能提供,非自由主义和民主制度所能,遑论三民主义。

【余东海】人民是政治的根本目的,自由是文明的基本底线 ——爱民主义论

在政治领域,人民最贵重,人民是政治的最高目的和终极价值,也是衡量政治品质的第一标准。国家、政府之所以重要,领导和官员之所以必要,是因为人民需要,人民是国家、政府、领导和官员必须爱护的对象。换言之,爱民是国家、政府、领导和官员必须尽到的责任。这就是民本思想的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