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宋朝的财政收入有多大规模?

有人说宋朝财政规模高达一亿贯铜钱,比如有一篇网文说:“(北宋时)整个国家的财政收入最高曾经达到了16000万贯文,即便到了北宋中后期,也可以达到八九千万贯文。到了国土面积更为狭小的南宋,财政收入最高也达到了一亿贯文。”还有的网文直接将一亿贯钱换成一亿两白银。

【吴钩】当“尚方宝剑”遇到“丹书铁券”

今天许多人对于传统司法的想象,大概都是以“包青天”之类的民间文艺作品为基准。在明代弋阳腔包公戏《高文举珍珠记》中,包青天是带着一身法宝上场的:“(皇上)赐我金剑一把,铜铡两口,锈木一个,金狮子印一颗。一十二条御棍,……赐我黄木枷梢黄木杖,要断皇亲国戚臣;黑木枷梢黑木杖,专判人间事不平。”一件法宝对应一项御赐的权力:···

【吴钩】苏轼为什么要赴金陵拜会王安石

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谪黄州,在黄州一呆就是四年多。元丰七年正月,神宗给三省发手札,称“苏轼黜居思咎,阅岁滋深,人材实难,不忍终弃”,决定移苏轼为汝州团练副使。不久又应苏轼的申请,许于常州居住。常州恰好在江宁府之邻。四月,苏轼离开黄州赴常州,沿途拜访朋友、游览山水,所以走得很慢,七月份才抵达金陵。在金陵,苏轼拜会···

【吴钩】王安石变法失败了吗?

从神宗逝世未久元祐党人即几乎尽废新法的角度来看,王安石变法确实可以说“失败”了。但是,按同样的逻辑,哲宗亲政后,改元“绍圣”,绍述父志,恢复新法;徽宗以“崇宁”(尊崇熙宁)为年号,接过父兄薪火,是不是又说明变法并没有“失败”呢?

【吴钩】苏东坡“乌台诗案”的另一面

说起北宋的“乌台诗案”,大家应该都很熟悉,介绍本案的文字随手一搜便出现:“乌台诗案发生于元丰二年(1079),时御史何正臣等上表弹劾苏轼,奏苏轼移知湖州到任后谢恩的上表中,用语暗藏讥刺朝政,随后又牵连出大量苏轼诗文为证。这案件先由监察御史告发,后在御史台狱受审。据《汉书·薛宣朱博传》记载,御史台中有柏树,野乌鸦数千栖···

【齐金江】春秋书院考略

在两汉之前曾经历过一段“孔子为什么作《春秋》”“何时作《春秋》”的论说历史,这是一种以“孔子作《春秋》”的“目的性”及其在孔子生命历程中的“重要性”为主的研究走向,与汉魏以降的“传说史”中以“地点”为依据的“传说叙事”走向不同。一直到南朝梁任昉所撰《述异记》,才将“孔子作《春秋》”的“关注点”转移到“孔子作《春秋》处”,“孔子春秋···

【吴钩】宋朝的“高考”考什么?

尽管自隋唐直至明清,历代都推行科举制,但科考的题目却不尽相同。而且,科举又分为进士科以及九经、五经、开元礼、三史、三礼、三传、学究、明法、明经诸科,各科的考试内容也不完全一样,比如明法科的考试,主要是测试考生掌握的法律知识与司法技艺。

【吴钩】宋朝富人为什么要争着买度牒?

度牒可能在南北朝时已经出现,因为北魏时,僧尼须入僧籍,归僧曹管理。名列僧籍的僧尼才是具有合法身份的出家人。既然有僧籍,很可能就有证明身份的凭证。可以确证的是,唐朝已经有了度牒制度,然后一直延续到清代前期。乾隆年间,汉传佛教的度牒制度被废除。

【孟坡】曲阜至圣林庙神道考析

神道作为寺、庙、陵、祠等参拜场所前的道路,是建筑的前导部分。孔庙神道位于曲阜明故城正南门外,是指从万仞宫墙往南到今静轩中路桧柏夹峙而成的通道。此神道始建何时,文献资料大多语焉不详。孔林神道指从曲阜明故城北门经万古长春坊到孔林林门(习称大林门,位于至圣林坊后)之间的通道。而对于林门到至圣林门(原宣圣林神门,习称···

【吴钩】王安石的“青苗法”存在严重的摊派行为吗?

北宋熙宁三年春,朝野上下声势最大的大合奏,就是旧党中人对“青苗法”的抗议、非议,我们去看赵汝愚辑录的《宋朝诸臣奏议》(这部选集在宋代士大夫心目中的地位,就如《联邦党人文集》之于美国),自卷一百十一至一百十四收录的奏议,基本上都是反对“青苗法”之议,上奏时间为熙宁三年正月至五月,主要集中在二三月。

【吴钩】为了让平民养得起孩子,宋政府是这么做的

一些人口学研究者会将人口当成社会发展的累赘与负担。但宋朝的政府与主流社会显然不是这么认为,他们更相信人口是国家的财富。因此,宋朝政府并不支持民间自发的生育控制行为,而是鼓励生育,将人口增长列为考核地方官员的首要指标:“守令满替,并以生齿增减,为殿最之首。”

【吴钩】宋朝儿童也玩“芭比娃娃”

“磨喝乐”通常都在乞巧节期间大量上市。北宋金盈之《醉翁谈录》说:“京师是日(乞巧节)多博泥孩儿,端正细腻,京语谓之‘摩喉罗’。小大不一,价亦不廉。或加饰以男女衣服,有及于华奢者,南人目为巧儿。”《繁胜录》也说,“(七夕,杭州)御街扑卖‘摩侯罗’,多着乾红背心、系青纱裙儿。亦有著背儿、戴帽儿者。”明人田汝成讲述宋时杭州掌···

【吴钩】宋朝的皇家园林与清代的有什么不同?

在北宋京师开封府,具有城市公园属性的建筑主要是一部分皇家园林。你可能会说,皇家林苑不是皇室的禁苑吗?怎么可能是任人游赏的公园?但宋朝是个例外,因为它有一部分皇家林苑是定期对公众开放的,具有城市公园的功能。每年的三月一日至四月八日,皇家的琼林苑和金明池都要打开大门,纵民游览,这叫做“开园”、“开池”。

【吴钩】王安石与司马光,谁说的更有道理?

王安石与司马光在私生活方面存在诸多共同点,比如都不贪图享受,都不好美官,都不纳妾,都不喜乘坐轿子。宋人说:“荆公、温公不好声色,不爱官职,不殖货利皆同。……故二公平生相善。”但他们在政见方面却存在着几乎是全面的分歧:司马光维护祖制,王安石强调变法;司马光赞同“藏富于民”,王安石重视“富国强兵”;司马光主张“节流”,王安···

【杜金娜】应元书院举人应试教育成效探因

应元书院于清同治八年(1869)由广东布政使王凯泰在广州创办,是一所专门为举人服务的考课式书院,同时也是广州科举教学层次最高的书院,更是广州旧式书院发展至顶峰的代表书院之一。据《应元书院志略》和李兵《清代书院的举人应试教育初探》的数据统计,同治十年辛未科、同治十三年甲戌科、光绪二年丙子恩科、光绪三年丁丑科四科,广···

【吴钩】人口与国运

据葛剑雄《中国人口史》第一卷,战国时期的人口峰值在4500万以内,从战国到西汉,由于列国争霸、秦灭六国、秦末战乱,人口锐减,但经西汉的休养生息,人口增长至6000万以上,东汉的人口峰值差不多也是这个水平。这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人口高峰期。这个时期,也是中国传统农业从粗放到精细的转型期,铁器开始广泛应用,域外农作物通过···

【吴钩】宋仁宗的三位母亲

生母李氏只是一名普通宫女,“初入宫,为章献太后(刘妃)侍儿,庄重寡言,真宗以为司寝”。司寝就是侍候帝王、后妃就寝的宫女。据宋人笔记,真宗一日过刘妃居处,欲盥手,二十二岁的宫女李氏“捧洗而前”,真宗看着李氏一双青葱似的小手,“肤色玉耀”,心生怜惜,便对她嘘寒问暖。李氏趁机说:“昨夕忽梦一羽衣之士跣足从空下云:‘来为汝子···

【吴钩】明清倒退之一例

我们从张择端《清明上河图》看到的北宋东京街市繁华——“邑屋之繁,舟车之盛,商贾财货之充羡盈溢”,当然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唐宋变革”背景下,商业文明与市民力量经过百年博弈,突破了坊市制、夜禁制与过所制的三重压抑才得以实现的。

【吴钩】唐宋之变:城市更自由

侵占坊内的街巷、造屋开店。如唐代宗大历年间,诸坊市街曲出现了“侵街打墙、接檐造舍”的现象;又有不少官员(可以将他们理解为拥有特权的居民)干脆在“坊市之内置邸铺贩鬻,与人争利”。朝廷指示:这些不法行为“并宜禁断”。

【吴钩】活在盛唐不自由

如果我们是穿越到宋朝的现代人,在宋朝的城市里行走,将会发现,宋朝城市的形态,跟我们熟悉的现代城市并没有什么根本性的差别:都是街巷交错纵横、四通八达,市民自由往来;临街的建筑物都改造成商铺、酒楼、饭店、客邸;每个商铺都打出醒目的广告招牌;入夜,店家掌灯营业,灯烛辉映;有的商家还安装了广告灯箱,夜色中特别耀眼。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