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金庸武侠世界中的侠客过圣诞节吗?

一名网友在网上发帖问道:金庸的武侠小说中有佛教徒(如少林高僧)、道士(如冲虚道长)、摩尼教徒(如明教教主张无忌)、回教信徒(如霍青桐便是一名回部女性),为什么却没有提到一个基督教徒?

【李巍涛】“法与时转则治”:汉代法律思想的嬗变

中华文明绵延数千年从未中断,而没有中断并不意味着没有经历变化,相反,恰恰是这种应世而变造就并彰显了传统文化历久弥新的韧性。能够顺应社会发展而不断自新,能够依靠理性来寻求自我突破是中华传统文化最重要的特征之一。“法与时转则治,治与世宜则有功”(《韩非子·五蠹》),这种强调法度顺应时代变化而变化的思想作为文化自新的···

【许石林】辩论不过黄道周,崇祯帝怒斥:“一生学问只办得一张佞口!”

辩论不过黄道周,崇祯帝怒斥黄道周:“一生学问只办得一张佞口!”闻此言,黄道周豁出去了,高声争辩:“忠佞二字,臣不敢不辩。臣在君父之前独独敢言为佞,岂在君父之前谗诌面谀者为忠乎?”

【吴钩】冬天来了,宋朝人吃狗肉火锅吗?

中国人自古就有吃狗肉的习惯,至迟在先秦时期,狗肉就进入了我们祖先的食谱。《礼记》记载:“诸侯无故不杀牛,大夫无故不杀羊,士无故不杀犬豕,庶人无故不食珍。”狗肉在先民食谱上的地位如同猪肉,是士以上的贵族才有资格享受的美味。

【吴钩】木做的房子,铁打的房产税

房产税在中国的历史是非常长的,自唐朝始征以来,基本上每个朝代都收过房产税。了解历史的朋友可能会说,先秦时的“廛布”便是房产税。什么叫“廛布”呢?汉代学者郑玄解释:“廛布者,货贿诸物邸舍之税。”清代的袁枚说:“廛布者,商贾所居屋税也。”可见“廛布”严格来说是营业税,而不是房产税,房产税是财产税。

【曲柄睿】两汉之际的节士

关注两汉之际的历史,不能不注意到“节士”群体。当时所谓“节士”,指那些不依附于王莽政权,而参与东汉或其他刘氏政权的士人。他们的言行举止,在当时有很大感召力。所以王莽政权要拉拢他们,拉拢不成就要打击他们;东汉及其他刘氏政权要团结他们,依靠他们。

【吴钩】宋辽之间的战争与和平

后周显德七年(960),当赵匡胤在陈桥“黄袍加身”,从周恭帝手里接过政权时,也许当时谁也想不到他建立的赵宋王朝能够享国三百余年,是汉朝之后国运最长的一个朝代。在陈桥兵变之前,已经有五个短命王朝(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以兵变登场,又被兵变推翻(严格来说,后晋为辽所灭),安知赵宋不会重蹈覆辙,成了五代之后的第···

【修晓波】明代巡视监察制度若干问题探讨

明代的巡视监察是整个监察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关于明代巡视监察的总体情况以及巡按御史的设置、选任、职能、作用等,已有较多论述,取得了一批可喜成果。但在一些具体问题的研究上,如巡视监察的实质、十三道监察御史职能划定的分析、监察御史与巡按御史的区别及联系等,尚未引起足够关注,或一直沿用成说,或有人论及但仍有拓展、讨论的余···

【梁振文】中国古代异体监督的二重结构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设立从中央到地方各级监察委,表明我国监察机关从行政机关中独立出来,实现国家监察从“同体监督”向“异体监督”的转化,我国由此开启“异体监督”新时代。异体监督响应了现代政治文明的召唤,是新时代反腐败监察工作的必要手段。现代化国家监督体制的发展与完善,既要适当借鉴西方监督理论···

【吴钩】宋朝的财政岁入到底有多少贯钱

一些写作者可能会引用曾巩《议经费扎子》与《宋史•食货志》中的数据:“皇佑、治平皆一亿万以上,岁费亦一亿万以上”;“治平二年,内外入一亿一千六百十三万八千四百五”,认为宋代的财政岁入超过一亿贯钱。但马上就会有人纠错:没有这么多。这里的“一亿一千六百十三万八千四百五”是指铜钱、白银、绢帛、谷米、草料等物资的总和,并不是···

【吴钩】说说宋朝的社会福利制度

许多人都认为福利制度的起源是17世纪初英国颁布的《伊丽莎白济贫法》(根据这一立法,凡年老及丧失劳动力的人,在家接受救济;贫穷儿童在指定的人家寄养,长到一定年龄时送去做学徒工;流浪者被关进监狱或送入教养院),却不知道比《伊丽莎白济贫法》更完备、更富人道主义精神的国家福利救济制度已出现于12世纪初的宋代中国。

【吴钩】在宋朝的舍瓦勾栏里,你可以看到哪些文娱节目?

北宋末的东京城内,有桑家瓦子、中瓦、里瓦、朱家桥瓦子、新门瓦子、保康门瓦子、州北瓦子、州西瓦子等瓦舍,以位于东角楼街的桑家瓦子、中瓦、里瓦最大,这三大瓦舍中,有大大小小五十余座勾栏,以及数十个看棚,其中“中瓦子莲花棚、牡丹棚、里瓦子夜叉棚、象棚最大,可容数千人”,现代城市的剧场、体育馆,容量也不过于此吧。各瓦舍···

【衷鑫恣】作为乡绅的朱熹

朱子在外做“官”短,在乡做“绅”长。他扎根福建农村,蛰居武夷山中,是一名杰出的乡绅。从18岁举建州乡贡算起,朱子做了45年的乡绅,并可划为四期。

【吴钩】从昨天开锣的“国考”说到古代的科举考试

许多人习惯将现在的高考比附为古代的科举,其实公务员考试更像是科举,因为它们选拔的都是公职人员。好,今天就来说说中国发明的科举制度。

【吴钩】宋徽宗扮演好分配给他的皇帝角色吗?

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国汉学家伊沛霞女士的《宋徽宗》一书,是一本替宋徽宗翻案的人物传记,伊沛霞坦言:“我越是站在他(指宋徽宗)的视角看问题,就越觉得对于他的历史评价过于严苛了。他花了很多力气试图扮演好分配给他的皇帝角色,对于那些他无力控制的事情,他确实也没必要去过多地为之负责”(见伊沛霞答《上海书评》采访)。

【吴钩】冬天来了,宋朝是如何救助流浪乞丐的

如果你展开《清明上河图》,仔细些看,可以在画中的城门外,找到三个乞丐,一个似乎是残疾人,坐在地上乞讨,另一个是孩童,还有一个是位老妇人。可谓很有代表性。宋代商品经济发达,人口流动急剧,贫富分化悬殊,城市里出现大量流浪乞丐,是不必意外的事情。

【吴钩】哼哼,你以为中国人的餐桌上只有筷子吗?

前几天,意大利某“奢侈品”品牌发布了一则名为“起筷吃饭”的广告视频,短片的内容是展示“如何用这种小棍子形状的餐具,来吃意大利伟大的传统玛格丽特披萨”,不知主旨是想表达中西文化的融合,还是讥讽中国人使用筷子的习惯。这个特LOW的广告现在已经引发了轩然大波,我们且不去理它,不过借这次全民关注的机会,我想普及一下宋朝人餐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