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走红朋友圈的“垃圾奏折”是怎么来的?

记得有一段时间,我的朋友圈被一篇“清代垃圾奏折集锦”的帖子刷了屏。这些“垃圾奏折”最早是台湾网友从清宫文书中摘录出来的,配上了白话文翻译,因为奏折的画面太有喜感,很快就被大陆网友传得不亦乐乎。

【石立善】关于程门立雪,有些误解得说清楚

终于踏上了北宋二程子兄弟的故里——河南省嵩县田湖镇程村。

【吴钩】曹魏摁下的多米诺骨牌,到了宋代才停下来

从魏晋南北朝至唐末五代,这740年间,野心家玩得最嗨的游戏,就是禅让。禅让为他们实现“彼可取而代之”的梦想提供了最冠冕堂皇的理由,成了“墙头变幻大王旗”的主要模式。

【吴钩】清明其实是一个欢快的节日

又到清明时节,正是慎终追远的时刻。不由想起几年前的旧闻:清明节前夕,四川乐山某居民小区挂出横幅,上写“恭祝全体业主节日快乐”;陕西渭南的电信运营商给四星客户群发节日祝福短信:“您好!清明将至,提前祝您节日快乐”。看到祝福语的小区业主与手机用户都很郁闷:清明节不是祭拜先人、寄托哀思的日子么?怎么可以祝“节日快乐”?

【杨俊彦】唐代监察官的选任与监督

“夫宪官之职,大则佐三公统理之业,以宣导风化;小则正百官纪纲之事,以纠察是非。”监察制度是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监察官是监察制度运行的主体。

【吴钩】从日本新年号说起:年号究竟有什么意义?

昨天,日本公布了新年号:令和。从今年5月1日开始,日本将启用新的年号,旧年号“平成”退出日本舞台。

【吴钩】宋朝的瓦舍勾栏是不是市政工程?

我们都知道,宋朝时,几乎每一个城市都修建有瓦舍勾栏。瓦舍是城市的娱乐中心,里面设有酒肆、茶坊、食店、摊铺、勾栏、看棚等游乐设施;勾栏则是设于瓦舍之内的演出场所,每天都会表演杂剧、滑稽戏、歌舞、说书、杂技、魔术等节目。但你未必知道,宋朝的瓦舍勾栏很可能是宋政府的一项市政工程。

【孙晓磊 李圣华】浙学“由史入文”诠辩

浙学“由经入史”,但未成为专门的史学一脉。同样,“由史入文”,浙学也未成为专门的文学一脉。学者不排斥“小道”“小技”,合诗文于经史之学,昌言文本《六经》,风雅之遗,“经经纬史”,文以经世。在浙学史上,经、史、文三者之间更多的是互动,而非对立。其文学一脉因时而变,变化终不离于本根。以文章言,重浙学统绪,乾嘉而后变化始著。

【吴钩】《清明上河图》描绘的是繁华,还是危机?

一部小说成就一门学问的,似乎惟有清代曹雪芹的《红楼梦》,是为“红学”。一幅画卷成就一门学问的,似乎惟有北宋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是为“清明上河学”。

【吴钩】为什么会有学者提出“英国人来自大湘西”的神论?

这几天,湖南大学法学院原院长、法学教授杜钢建先生的一个论点在朋友圈涮了屏。杜先生说,不但英语来自华夏古汉语,英国人也来自大湘西。这个说法太惊世骇俗了,但略了解杜教授观点的人估计都知道,杜教授认为,“无论是古希腊的三大民族,还是古罗马三大民族,他们都是在不同时期,从中国移民到西方的,而且从祖源上来推论,都起源于···

【韩凤冉】《有泰日记》所见缪荃孙任常州龙城书院院长始末

有泰曾任驻藏大臣一职,在驻藏期间先后经历英军第二次侵略西藏、驻藏帮办大臣凤全遇害、九世班禅被英人诱导赴印度等一系列西藏史上重大事件。而他的日记又是清代一百多位驻藏大臣中唯一保留下来的日记,因此早就引起藏学界和史学家的关注。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著名藏学家吴丰培先生就整理了《有泰驻藏日记》,主要是整理了有泰日记中···

【吴钩】沈巍让一让,我们要围观另一位“流浪的大师”

最近,上海有一名蓬头垢面、手执经书的流浪汉,突然成了“网红”。与一般流浪乞丐不同,这位叫做沈巍的流浪汉衣食无忧,银行卡存着10万元,因而也不接受路人施舍,他就喜欢过流浪的生活而已。而且,据说他还是名牌大学毕业,随身带着《左传》、《诗经》等经典,谈吐不俗,经常有金言、金句脱口而出,被无数网友誉为“知识渊博的流浪汉”、···

【吴钩】这些日本的国技,原本都是中国的

弓道是日本的传统竞技运动,绵延至今,现在日本许多大学都设有弓道俱乐部。弓道部、剑道部、空手道部往往是最受男女学生欢迎、参加人数最多的俱乐部。在欧洲和北美各国,由日本人主持的弓道馆也与日俱增,甚至弓道进入西方的一些学校。

【吴钩】宋太祖勒石立誓与明太祖铸铁示禁

据宋人笔记《避暑漫抄》记录,宋太祖赵匡胤曾勒石立誓,将石碑锁置太庙中,后世嗣君即位,必须入而跪读:“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子孙有渝此誓者,天必殛之!”无独有偶,《明史》记载,明太祖朱元璋也曾铸一铁牌,置于宫门中,上书禁令:“内臣不得干预政事,犯者斩!”

【吴钩】宋朝的重商主义与明朝的洪武型体制

历史纪录片《南宋》开播时,我一直追着看。应当承认,这是一部堪称制作精良、且视角不落俗套的作品,创作团队似乎有野心颠覆“宋朝积贫积弱”的成见、再现引人注目的南宋文明成就。它用一集中讲述了临安的市井繁华(《临安梦华》),一集讲述了南宋的文学成就(《诗词流域》),一集讲述了宋画艺术(《宋画江山》),一集讲南宋戏剧“南···

【吴钩】3·15前夕,我们谈谈宋朝人的品牌消费

翻开《东京梦华录》、《梦粱录》、《都城纪胜》,可以发现,在宋朝的开封与杭州,几乎各个行业都产生了一堆知名品牌。

【吴钩】皇家林苑开放日,恰是樱花盛开时

每年的这个时节,樱花竞相绽放,以“三月赏樱,唯有武大”闻名于世的武汉大学都会如期举办樱花节,开放校园,让游客踏春赏花。

【吴钩】《赵匡胤》的宰相任命状,太好笑了

这篇文章昨天推送过,但由于本人看剧不仔细,将剧中宰相任命状的落款人看成了“赵匡胤”(实则是“赵光义”),导致在这一点上对编剧的批评有误,十分抱歉。

【吴钩】《大宋传奇之赵匡胤》这么编,也太雷人了

最近涮了几集电视连续剧《大宋传奇之赵匡胤》,发现槽点太多了。我说的槽点,不是指人物故事的敷演、情节的编排,作为电视剧,虚构故事情节是必需的。但在对白、剧中名物、道具等细节处理上,不能张冠李戴嘛。而《大宋传奇之赵匡胤》这方面的差错,非常之多。

【李竞恒】中国古代司法的疑罪从无、从轻

传统中国司法制度的主流,尤其重视审慎,以避免冤案的出现。先秦时期司法精神的主流,主张司法的审慎与宽和,《论语·子路》中孔子主张“赦小过”,上博楚简《仲弓》作“赦过与辜”,《周礼·秋官司寇·司刺》也主张赦免幼弱、老耄与蠢愚这三种人。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是疑罪从无或疑罪从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