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特朗普之变与中国人的精神成熟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7-01-10 09:36:48
标签:
姚中秋

作者简介:姚中秋,笔名秋风,男,西历1966年生,陕西人士。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曾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研院教授、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著有《华夏治理秩序史》卷一、卷二《重新发现儒家》《国史纲目》《儒家宪政主义传统》《嵌入文明:中国自由主义之省思》《为儒家鼓与呼》《论语大义浅说》《尧舜之道:中国文明的诞生》《孝经大义》等,译有《哈耶克传》等,主持编译《奥地利学派译丛》等。

 

特朗普之变与中国人的精神成熟

作者:秋风

来源:作者授权儒家网发表,原载FT中文网

时间:孔子二五六七年岁次丙申腊月十二日丙申

           耶稣2017年1月9日


 

在美国竞选过程中,直觉告诉我,川普将会当选——坦率地说,这也是我的期望。我相信,川普当选,对中国总体而言,利大于弊。

 

今天,已有人笑话这一判断和期望。竞选中,川普频繁发表准备敲打中国的言论。候任总统以来,更是出乎所有人预料,打出台湾牌,冒犯中国核心国家利益,出手不可谓不准不狠。目前,川普大体完成组阁,内阁成员对中国不友好之倾向,已相当明显。看得出来,川普就任之后,为了“让美国再一次伟大”,必定敲打中国。

 

 

 

川普:台湾总统今天打电话给我,祝贺我当选

 

很多人已经开始害怕了。的确,对中国来说,前路必将艰难。但在我看来,在这个时间点上,川普领导美国,对中国恰恰是一桩好事。

 

原因倒不是某些人所说,川普是生意人、可以谈判之类。我的理由是:如此川普所领导的如此美国,也即,抛弃普世主义的道德大旗,赤裸裸地追求美国利益最大化,将迫使中国精英群体抛弃幻想,调整心态,从而在精神上自立、成熟,配得上这个世界性大国所应担当之角色。

 

 

 

川普赤裸裸地追求美国利益最大化

 

中国从来就是世界性大国。这些年来,很多人于言谈之间,嘲笑晚清士大夫面对西方人的天朝上国心态,这种心态当然不妥,是所谓“过”;然而,现代知识分子众口一词的嘲笑本身,又显示精英群体的集体精神软骨症,是所谓“不及”。

 

这种精神软骨症,得自甲午战争,那场战争,让中国精英的精神基本崩溃,此后整个二十世纪,中国精英之精神基底就是对自身文明丧失信心,不只是对当时的制度,而是对这个十分悠久的文明体的生命力,不再抱有多大希望。

 

 

 

让中国人精神崩溃的甲午战争

 

恰好,二十世纪中国人所接触之外部世界,供应着看起来可以让中国得救的普世秩序,主要有两种:欧美的,苏俄的。基于一神教文明之心智,两者均有救赎世界的雄心,并极力向外扩张其秩序,中国当然在其经略范围之内。

 

正好匹配。对中国文明不再抱有希望的中国精英在外部发现了中国得救的希望,努力中国纳入这种普世秩序中。面对这些普世秩序,他们以小学生自居。除了少数例外,整个二十世纪成长起来的几代精英,在精神上始终处在贫瘠、疲软、卑怯状态。

 

六十年代中期,中、苏两党决裂。七十年代之后,中国转而与美国联手,侵蚀苏联帝国,最终致其崩溃。中国人心目中第一个普世秩序幻象宣告崩解。这是两千年中国战略格局的最大变化之一:北方再也没有强邻。

 

然若,苏联帝国崩溃,让另一个普世秩序幻象在中国精英心目中日益巩固:六七十年代的红卫兵、红小兵们一转身成为西方神话在中国的传教人,主导着过去几十年思想等各领域的“去中国化”。中国的思想学术体系基本西方化;福山的“历史终结论”在中国拥有最忠实、规模当然也最大的拥趸。对于中国的方向,精英们基本上放弃了思考,在他们看来,通往天堂的路已经明摆在那儿了。

 

 

 

福山:《历史的终结》

 

于是,中国社会结构快速解体。这一过程贯穿整个二十世纪,但在八十年代以后加速。症结在于,精英的思想日益与中国文明、中国社会脱节,他们所进行的所谓变革差不多都以破坏为开端。这包括史无前例的大面积腐败,不仅是官员,还有企业家和学者,深层原因显而易见:精英群体普遍准备弃船而上他家岸。这几年的强力反腐败绝不只是抓几个贪官以缓解民怨,而涉及精英群体精神之整体重建。

 

日益明显的文化重建努力,更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凭借中国文化所塑造的国民高素质,与漫长的市场传统所养成之深厚企业家精神,中国在几十年间实现了初步的“富强”,历史自然地到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时刻。那么,何为中国?中国宪法序言第一段说:“中国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国家之一,中国各族人民共同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文化”,中国就是其历史和文化。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事业之关键就是中国文化复兴。“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文化”的本义是以文化人。逐渐复兴的中国文化正在重塑中国人,至少一部分中国人已挺立起来——我在去年5月份发表的《五年之内,中国将会经历一场代际》中提及过这一点:新一代精英正在成长。

 

但是,掌握着各种资源的中国精英已甘于小学生的姿态,还在普世秩序幻象中,这一点,今天已成中国自立之最大障碍。

 

就在这当口,美国人决定撤了。本轮美国大选争论的核心议题是,美国还有没有能力、应否继续担负维护普世秩序之重负。希拉里决定硬撑着,川普则决定放弃。希拉里代表美国的一面,要传教给全世界;川普代表美国的另一面,自利而粗鄙。川普的竞选纲领与其内阁组成已表明,他将以追求美国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姿态,重开另一种类型的游戏。为了国家利益,美国可以对任何人、组织、国家背叛、欺诈、威胁、毫不犹豫地使用暴力。

 

美国维护普世秩序的道德形象正在崩溃,从一战结束,尤其是自二战始,美国人苦心维护这一道德形象。此即美国的“软实力”,也是其对当代中国精英群体的最大吸引力所在。当然,维护这一形象需要巨大成本,其收益则是间接而不确定的,精于利益算计的商人川普决定撂下这个道德重负。

 

整个世界因此将充满不确定性,但大体可以确定的是:中国精英群体将普遍经历一次幻灭,也许类似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那次幻灭:美国总统威尔逊的高调道德宣示,让中国精英们对中国获得平等地位充满期待,然而巴黎和会上,西方列强毫不犹豫地牺牲中国利益给日本。中国精英们对中国的美好想象幻灭,然后是精神觉醒,中国的第一轮全盘西化狂热终结,第一轮中国文化重建努力开启,最典型的就是梁任公、陈独秀等人。

 

 

 

巴黎和会

 

 

 

巴黎和会上的四巨头:威尔逊、克里孟梭、劳合·乔治、奥兰多(从右至左)

 

这一次情形如何,可以观察。商人川普若确以美国利益最大化为其行动指南,那中国精英将被迫断奶,在自己的大地上站立起来,结束罹患百年的精神软骨症。对今日中国而言,再也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了,因为,今日中国不缺资源、不缺财富、不缺力量、不缺创新精神,也不缺可用于思想和制度创发之资源,缺的只是自信、自立、自主、自强之志气。文化重建可以培植这个志气,川普横行也将迫使其“动心忍性”,而终于站起来。

 

或许可以说,当此“世界历史之中国时刻”,川普是中国的“神助攻”。那就让川普风暴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