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彤东】美联航暴力赶客,并非种族事件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7-04-12 12:25:18
标签:
白彤东

作者简介:白彤东,男,西历一九七〇年生于北京。复旦大学哲学院教授。主要研究与教学兴趣为中国传统政治哲学、政治哲学,著有《旧邦新命——古今中西参照下的古典儒家政治哲学》、《实在的张力——EPR论争中的爱因斯坦、玻尔和泡利》等。

美联航暴力赶客,并非种族事件

作者:白彤东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八年岁次丁酉三月十六日己巳

          耶稣2017年4月12日

 

 

  


   


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按:在美国近一年,两耳尽闻窗外事,因为一心只攒圣贤书(怕看客不懂,注释一下,这里因为与所以是有因果关系的)。看了美联航暴力逐客的事情,并且看到这成了让强国人激动的种族事件,本没准备写什么。但是有个姓白的初中生问我,她是不是要签字声援。一方面我为她多管闲事感到骄傲,一方面跟她解释了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啰嗦很多,就舍不得了这些文字,于是改了改,感谢澎湃的编辑,让我也发了一篇这么有时效的文章。其实没有什么自己的反思,只是澄清一些基本事实,但已被澎湃读者当作为美国洗地的自由派,让我这个两被自由派的微信群踢出来的人情何以堪。原版见:http://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660188?from=singlemessage  下面是原版

 

美国联合航空公司(UnitedAirlines)的一个从芝加哥起飞的国内航班,因为卖票数超出机上的座位数,必须让某些持票乘客不能乘坐该航班。这种“超卖”(overbooking)现象其实是航空公司的正常商业运行策略。因为有些购票乘客决定退票或者改签,但因此造成的空位就会成为商业损失。为了弥补这种损失,航空公司就会在可能的情况下,多卖座位。统计上讲,多卖的和退票与改签的抵消,保证了航班满座,也就是利润最大化。不幸的是,统计只能统计群体事件,个体总可能违背群体趋势。所以,一些航班就会出现实到乘客超出了飞机座位数的事情。

 

对此,航空公司一般都是在登机前,完成对不能乘坐该航班的选择。美联航没有处理好本次事件的第一步,是他们在登机后才开始选择下机的乘客。至于谁下飞机,航空公司一般是通过利诱,让一些乘客主动让位。利诱的办法,是让出座位的乘客得到将来乘机或者住宿的打折券或是现金,一般都有几百美元,甚至更多。但据说美联航提高的几百美元,是分成50美元一份,将来每次订航班只能用一份,期限一年,这使得他们的利诱不够诱惑,这是他们的第二个错误。这是这个公司太抠门、太贪婪所致。

 

并且,据说这个航班在征求志愿者的时候,说了他们有四个机组成员要赶到该航班的目的地,必须有四位乘客下机,否则谁也走不了。本来是求人的事情,听着像威胁,这是他们犯的第三个错误。

 

利诱不够,威逼又让人不愉快,结果是没有人志愿下机。根据法律规定,航空公司可以强行拒绝乘客飞行。虽然说是“随机”选择,但是,乘客是被给予不同对待的,其依据是乘客舱位(一等舱、商务舱、经济舱里的高价舱位可能会被优待)、继续的航程(也许是转机去下一个国际航班,这样最好不要让他/她下飞机)、航空公司忠实度(常客受到优待)、下机后等待下一班飞机的时间,等等。在美国政治正确的背景里面,并且航空公司作为商业公司当然是以利益为前提来考虑这个基本事实上,说他们会看乘客的种族,是彻底的无稽之谈。

 

前三位被“选中”的乘客,都下了飞机。最后一位,据报道是亚裔(后来证实是越南裔),拒绝下机。其理由,据说是他是医生,第二天要见病人。于是航空公司叫来了机场保安警官(security officers),其中一名警官在该乘客拒绝的时候,使用暴力,打伤了该乘客,然后和其他警官把他拖下了飞机。虽然强行拒绝乘客是合法的,但是如此处理是否合法、或者符合良俗,很有争议。事件曝光后,这位警官已被芝加哥航空管理部门(Chicago Department of Aviation)停职,等待进一步调查。

 

美联航在这个事情里面做的最后一件错事儿,是在事件曝光后,没有处理好公关,没有及时澄清事实,没有对事件诚恳道歉和进行补偿。这激起了民愤,让这个事件在网上风传。最后这一点,与某强国的一些得力官员处理突发事件有一拼。本来公布真相、该认错的认错、该处理的处理,坏事可能会变好事。比如芝加哥空管部门对涉事警官的处理,使得芝加哥机场及其保安系统没有成为攻击的对象。但是美联航和某强国的一些得力官员,都有能力成功地把坏事变成了灾难事件。当然,这里很重要的一点不同,是美联航无法勾结官员,维稳媒体和网络上的声音。在这一点上,强国官员的“公关”还是有优势的。

 

在中国的自媒体和网络上,这个事件被渲染成了种族事件。作为资深带路党,一般新闻报导,尤其是发生在美国的事件,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去查权威的英文传统新闻媒体的报导(美国的自媒体也是不可靠的)。但是作为资深反民主斗士,我也知道,美国权威媒体也会充斥偏见。但是他们的偏见在于对事件报导的选择和他们的评论的重心,而不会是基本事实本身。某大国的媒体,则是事实都可以随意扭曲,并且可以彻底没有任何平衡。美国权威媒体的偏见来自于不够平衡,而大国媒体是可以彻底一偏到底的。多少的问题,与有没有的问题,是有很大差别的。这个事件唯一跟种族有关的,是被暴力拖走的是亚裔。并且,据某些目击者说,他嘟囔了一句,因为他是华人,他才被选中(报导里面只说了他是越南裔,当然也许是越南的华人)。但这只是听说,没有独立证实。并且,根据我上面的分析,他因为族裔被选中,这是违背基本(美国政治和商业)常识的无稽之谈。

 

但这背后的问题,其实很有趣。这种种族义愤,不是强国人才有的。美国左派也经常把各种问题,归结为种族。但是,在这个事件里面,谁被选择下飞机,确实不是平等的、随机的。但其不平等的重要基础,是商业利益,是经济上的等级。类似的是,在美国几十年的平权努力下,纯粹的种族歧视还存在,但是越来越边缘化。所谓的种族问题,其实更多的是经济问题。我们要改变的,不是要对黑人如何如何,而是对穷人如何如何。为什么黑人穷人多?这当然有历史上种族歧视的因素,但同时也有产业和政治与社会变化的因素。关注于种族,可能对解决问题,没有太大正面意义,反而搅浑了水。美联航事件,也不算亚裔被错误对待的问题,而是买廉价舱位的乘客被错误对待的问题。所以,强国的爱国人士和美国的左派(这两个群体怎么跑到一块儿的,很有趣),不要动不动就用种族的怒火,掩盖了事实,去帮倒忙。

 

责任编辑:柳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