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文静】闲谭梦落花

栏目:诗文游艺
发布时间:2017-07-07 23:22:41
标签:


闲谭梦落花

作者:朱文静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八年岁次丁酉六月十四日乙未

           耶稣2017年7月7日

 

“好梦最难留,吹过仙洲”,回首向来之烟霞,绚烂至极,而大梦初醒,方知世事无常,“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然而,如李白和苏轼一般盛极而衰,却能够惯看秋月春风,如闲谭梦落花,惆怅而恬静,才是一种人生的潇洒与练达。

 

一千多年前,诗仙李白做了一场梦,一场“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的美梦。这场梦里,他得贺知章金龟换酒,得玄宗降辇步迎,“以七宝床赐食于前,亲手调羹”人生可谓盛极,然而御用文人,奉诏作诗的虚职却使他“终于安社稷,功成去五湖”的平生抱负成空,只能结结“酒中八仙”之游,天子呼之不入朝。

 

“磨牙吮血,杀人如麻”的京城最终使他醒来。“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美梦如同烟霞,随风而去,一如李白离去的背影,潇洒而挺拔。

 

“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压抑与幽愤终究不属于豪放不羁的血性男儿,于是“酒入愁肠,七分化作月光,剩下的三分啸成了剑气,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

 

“明月直入,无心可猜”,一派天真烂漫的李白,注定与尔虞我诈的官场相龃龉,理想与现实的格格不入,使他“拟把疏狂图一醉”,高唱“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李白斗酒诗百篇的才情惹得多少文人骚客艳羡,事了拂袖还的潇洒不羁又使多少豪杰为之倾倒,而他,却始终以高傲篾俗的姿态俯瞰人生,一句“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又道尽了人生多少虚幻与真实?

 

数百年后,纸香墨飞的宋朝,也出现了一位如李白般潇洒飘然的文人,他也做过一场美梦。

 

初入科举,便得中进士,又得文坛领袖欧阳修盛赞:“此人可谓善读书,善用书,他日文章必独步天下”,一时名动京师,深受皇帝赏识。然而,乌台诗案却使他受污被贬,晚年更是流落惠州,儋州。回首苏轼一生,三起三落,正如他说:“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

 

如果说李白是酒,潇洒飘逸而不失血性,那么苏轼就是茶,清雅悠长而沉稳清高。“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两位文坛巨子在经历人生潮起潮落之后,也有过悲凉与愤慨,但豪放不羁的性格却使他们在各自的世界中“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从此,清风明月两相合,吟诗赋词,种花饮酒,便是永远不会破碎的美梦。

 

“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是梦”,这种人生如梦的伤叹,古往今来,使多少人惆怅。然而,即使是梦一场,也甘之如饴,至少曾经距离梦想触手可及。李白也好,苏轼也罢,无论是烈酒还是清茶,他们都笑对风雨,对往事伤叹却不沉湎,带着剑客式的洒脱,飘然于尔虞我诈之外。

 

责任编辑:姚远

 

微信公众号

儒家网

青春儒学

民间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