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英杰】龙场驿

栏目:诗文游艺
发布时间:2018-04-02 21:08:23
标签:


龙场驿

作者:潘英杰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九年岁次戊戌二月十五日壬戌

         耶稣2018年3月31日

 

  


 

曾经五岁了还不能言,

急坏了家人,

这孩子,

是否天生比别人愚?

而你一直在自己的世界里沉思,

一遍遍,

懵懵懂懂脑中有一丝光绪。

当十岁了老师提起,

你忽然想问什么才是这世间第一等追求?

是功名利禄吗?

是光宗耀祖吗?

哦,圣人!那我就做圣人吧!

引起,也许是一堂哄笑,

或着不屑——

这天生比别人愚的人,

也能做圣人?哈哈!

但你不在乎,

一次爷爷带你去宴会,

望着那月亮,那山,

你随口一吟:

若人有眼大如天,

便道山高月更阔!

一语,

却震惊了四座!

 

可世人的眼,

常只能看眼前的真实哟!

 

你真的在做了,

看《大学》,朱子讲格致,

好!就携一班朋友,格竹吧!

毕竟想当圣人,

总不能只是口头说。

格,格,格,

看,看,看,

想,想,想,

却还摸不出一个理。

一天,两天,三天,

朋友觉得无趣,

一个个都走了,

只有你还憋着脑筋愣是不放弃。

啊,四天,五天,六天,

七天——终于,你病倒了,

一病,就落了个病根陪你一辈子。

 

憔悴的脸,

再瞥眼窗前的竹,

猗猗袅袅,

圣人啊,就真的永远只是个梦?

 

于是你开始沉迷词章,

写,写,写。

你也沉迷兵法,

曾匹马不告而别去边塞勘敌。

沉迷佛道,

结婚当天,人不见了,

一寻才知是跑到道观去跟道士谈理。

哦,以后,怎么办?

听家人的,当官去吧!

 

可朝廷昏败,

越做越憋得心头有一口气,

终于忍不住上书,

迎来的却不是赞赏,

而是皮开肉花的重重的廷杖。

一棍,一棍,又一棍——

叫你说?叫你写?

你的身心,都快奄奄一息……

 

打完没死,把你发配瘴地去自寻生灭吧!

但想想不对,

敢反我者死,

还是马上赶尽杀绝!

于是一路刺客尾随,

你也胆战心惊,

终于惊险地躲过了,

可来到目的地,

却发现满目尽一片的荒凉……

 

这地方,

是人住的吗?

 

自己搭屋,

自己做饭,

荒山野岭的,

好像落得一无所有。

静静地在这里,回想曾经,

那小时候的梦,

似乎已遥不可能。

没有名,没有利,没有位,

落得一身蒙冤不白,

廷杖受辱,

还差点被追杀……

啊,放下吧!

反正都到了这穷地方来,

没什么好计较,

安安份份过日子吧!

 

可瘴气袭身,

看同行的人,

却一个个都病倒了,接着死去。

 

连要安安份份过个日子,

竟都难……!

 

那一刻你似乎预感到你的未来,

也将如此走入死亡。

想想这一生什么都没成,

却就要这样悲哀地死去。

泪,从眼角缓缓流出,

绝望地望着天,久久,

恐惧,也从心头浓浓地涌起……

 

还有这死亡,

放不下啊!

 

月光如水,

造了一口石椁,

躺下,

既然早晚逃不过,

我就自己迎上来吧!

闭上眼,

在这深山老林之中,

在这瘴气缭绕之地,

想想平生的追求,

平生的遭遇,

平生的磨难,

反正都快死了,

放下,放下吧!

恐惧,焦躁,热恼,

一并也渐渐放下了,

脸上,

在月光的沐浴里,

出现了昔日少见的安详。

一切归于平静——

却忽然脑海中响起仿佛从少年时代传来的那一个声音:

圣人处此,当将何为?

 

啊——灵光乍现!

老林深山,

传来了一阵彻夜的惊呼!

一呼,就在历史的长空中永远地留住:

 

吾道自足,何须外求……

 


责任编辑:柳君


 

微信公众号

儒家网

青春儒学

民间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