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志刚】躬先俭约的隋文帝

栏目:儒史钩沉
发布时间:2018-04-27 17:22:53
标签:


躬先俭约的隋文帝

作者:石志刚

来源:《学习时报》

时间:孔子二五六九年岁次戊戌三月初八日乙酉

           耶稣2018年4月23日

 

处于历史大交汇期的隋文帝,结束了分裂的历史局面,统一了全国,迎来了一个繁荣稳定的社会,为其后唐代的全面隆盛奠定了基础。隋文帝在用人、倡孝、弘法、移风、察情等方面都有大的作为,为开皇之治的出现铺平了道路。这些成就的取得,离不开隋文帝勤于政事、兢兢业业的政治觉悟和从政的高度敬业能力。萧瑀评价隋文帝:“克己复礼,勤劳思政,每一坐朝,或至日晷”“亦是励精之主”。

 

隋文帝在用人方面费了很大精力。当他听闻一个叫高颖的能人,“习兵事”“多计略”,于是“意欲引之入府”,得到高颖的回应:“愿受驱驰,纵令公事不成,颖亦不辞灭族。”高颖的才华在隋文帝的赏识之下得以充分发挥,在隋文帝称帝、统一、改革事业推进过程中,功勋卓著,得到了隋文帝“识见通远,器略优深”的高度评价。连唐太宗都对隋文帝所重用的高颖发出赞叹:“朕比见隋代遗老,咸称高颖善为相者,遂观其本传,可谓公平公直,尤识治体,隋室安危,系其存没。”

 

当时许多名臣济于一堂,共同辅佐隋文帝。苏威出身名门,深受其父“性俭素”的影响,以清明政治为己任。隋文帝在宫中以银为幔钩,苏威见之,以节俭美德谏言,隋文帝纳言听之,“雕饰旧物,悉命除毁”。大理寺卿赵绰作为一名执法官员,受到隋文帝重用。当时隋文帝看到刑部有一个叫辛亶的人犯有厌蛊之罪,欲杀之,但是赵绰认为按照法律不可杀,并据理力争,最终说服了隋文帝,并且得到隋文帝对他的赞赏。隋文帝时期,人才济济,韩擒虎、贺若弼、杨素等人都被其发掘重用。如果隋文帝没有用心发掘人才重用人才,就不会出现人尽其才之局面,更不会有治世局面的出现。

 

隋文帝以孝治天下。他亲临国子学祭奠孔子,命人讲授《孝经》,并结合现实予以阐释。讲完之后,隋文帝亲自为讲授之人授奖赐绢。开皇初年,田德懋因父去世而回家治丧,在其父墓旁搭庐守制。隋文帝听闻后发诏书予以嘉奖:“朕孝理天下,思弘名教,复与汝通家,情义素重,有闻孝感,嘉叹兼深。”

 

在总结历史兴衰经验基础上,隋文帝深刻地认识到物欲追求奢华会造成国家衰微,提倡节俭精神会促成国家富强。他对自己提出了“天下大同,躬先俭约”的要求,其妻独孤皇后亦“性俭约”。他平常吃饭,只有一道荤菜;每天乘坐的舆辇,屡坏屡修而没有换新。配制止痢的药品需要胡粉,在宫中竟然找不出;赏赐有功者衣物时,朝廷竟然凑不齐做衣物的料子。当时出现了这样的情景:“开皇、仁寿之间,丈夫不衣绫绮,而无金玉之饰,常服率多布帛,装带不过以铜铁骨角而已。”隋文帝所塑俭朴之风可见一斑。唐初史臣评价隋文帝“居处服玩,务存节俭”,由于他的以上率下,隋朝的社会风气中弥漫着节俭的味道。他三令五申,要求革除颓靡之风,这在他的诏书中得到鲜明体现:“诏犬马器玩口味不得献上”;“太常散乐并放为百姓。禁杂乐百戏”等。当他看到太子杨勇有一具漂亮的蜀铠,就对其进行教育:“我闻天道无亲,唯德是与,历观前代帝王,未有奢华而得长久者。汝当储后,若不上称天心,下合人意,何以承宗庙之重,居兆民之上?吾昔日衣服,各留一物,时复看之,以自警戒。今以刀子赐汝,宜识我心。”时人评价隋文帝在移风易俗方面取得的成就时说:“及大隋受命,圣道聿兴,屏黜轻浮,遏止华伪。”

 

隋文帝不仅在改作风习气方面亲力亲为,还在改文风方面大力革新。当时李谔对魏晋以来形成的不良文风进行描述:“降及后代,风教渐落”;具体体现在“竞驰文华”“唯务吟咏”“竞一韵之奇,争一字之巧”,出现了“以傲诞为清虚”“以缘情为勋绩”的“日繁”之弊。隋文帝加大力度革新繁冗的文风。当时名将贺若弼撰写颂扬隋文帝的《御授平陈七策》,隋文帝不仅不看,而且对贺若弼说:“公欲发扬我名,我不求名。”不务虚名、不尚空谈。他要求各级官员“公私文翰,并宜实录”,并且把尚文藻华丽之人,当成轻薄者,加以弹劾。泗州刺史司马幼之上奏了一篇文词华丽的文章,隋文帝看过后,非常生气,将其交有关部门治罪,以惩戒繁冗华丽的文风。

 

隋文帝在考察地方政绩过程中,亲自询问有困难的百姓:“乘舆四出,路逢上表者,则驻马亲自临问。”他还经常派人去全国各地进行采风,了解国情和社会:“潜遣行人采听风俗,吏治得失。人间疾苦,无不留意。”为了探视受难百姓的真实情况,他派人去做社会调查:“尝遇关中饥,遣左右视百姓所食。”当他看到百姓饮食非常粗陋,自责之意油然而生:“有得豆屑杂糠而奏之者,上流涕以示群臣,深自咎责,为之撤膳不御肉者殆将一期。”他在另一次关中闹饥荒发生后,亲率百姓赴洛阳“就食”,路上每遇扶老携幼者,即引马避在路旁,温言慰勉;遇险隘之处,即命人上前扶助挑担者,其爱民之心由此可见一斑。

 

隋文帝执政时期,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各领域都有巨大成就。这份成就的取得离不开他勤于政事的良好品质。正如隋文帝临终前所说:“昧旦临朝,不敢逸豫,一日万机,留心亲览,晦明寒暑,不惮劬劳。”对国家倾注巨大心力,专于国事,自然会取得成就。唐人高度评价隋文帝:“自强不息,朝夕孜孜,人庶殷繁,帑藏充实,虽未能臻于至治,亦足称近代之良主。”

 

责任编辑:姚远

 

 

微信公众号

儒家网

青春儒学

民间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