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明】教科书不应删文天祥,也不应把儒家狭隘化为汉民族主义

栏目:热点微访
发布时间:2018-06-29 18:51:57
标签:
陈明

作者简介:陈明,男,西历一九六二年生,湖南长沙人。哲学博士(199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宗教系),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儒教文化研究中心主任。1994年创办《原道》辑刊任主编至今。著有《儒学的历史文化功能》《儒者之维》《文化儒学》《儒教与公民社会》《浮生论学——李泽厚陈明对谈录》;主编有“原道文丛”若干种。


专访陈明:教科书不应删文天祥,也不应把儒家狭隘化为汉民族主义

受访者:陈明(《原道》主编,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

采访者:任重(儒家网主编)

时间:西元2018年5月23日

 

  


 


儒家网:据媒体报道,文天祥被从历史教科书中删除了,有专家解释,文天祥不能算是民族英雄,因为蒙古族和汉族都是属于中华民族,如果对文天祥大加赞许,会影响民族团结,不利于中国的发展。而初中历史教材全国通用,当少数民族学生读到文天祥时,会对他们造成不好的影响。您怎么看?

 

陈明:删没必要吧。


以前说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现在说五十六个民族要像石榴籽一样紧密团结,这意味着由族群(ethnic)到国族(nation)的整合建设有了新的自觉和追求。在这样的时代,彰显和培育统一性,淡化弱化历史纷争,是一种朝前看的政治智慧。

 

但是,就文天祥来说,他应该主要是一种士大夫人格象征和典范,体现的是儒家重忠君爱国的理想精神。正气歌和过零丁洋讲的都是这样一种精神品格和文化价值。这个符号,与民族和英雄都有点距离。专家那样说,焦点有点模糊,不得要领。

 

各民族都有自己传说的先祖,记忆中的的英雄。纪念缅怀自然而然。但今天的处境是,各民族现在同属一个政治共同体,需要整合凝聚。这就需要在尊重历史和开创未来,传承文化和建构政治、法律同质性等方面把握好平衡。

 

在这个过程中,有所选择有所约束,不是历史虚无主义,而是从一个愿景目标出发,在一个更大的历史视野上建立新的历史叙事。

 

儒家网:对于一个历代绵延的多民族国家来说,「民族英雄」对岳飞、文天祥等人适合称呼「民族英雄」吗?那与之对阵的敌方将领也是「民族英雄」吗?有人建议统一改为“中华英雄”,可以吗?

 

陈明:岳飞是,说文天祥则不准确。与之对阵的敌方将领,自然是他们的民族英雄。从道德上讲,即使民族间战争也有一个道德性或正义与否的问题。

 

但是,因为利益和情感关系,当事人是很难超越的,是是非非也很难说得清楚。所以,将其限制限定在一定范围内,以某种区域性、社群性存在,是比较合适的处理方式。

 

中华这个概念,在民国以前甚至民国时期,主要都是指汉族。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是同盟会的纲领。它应该来自朱元璋当年驱除胡虏、恢复中华。因此,它在一开始是不包含满蒙及北方诸多少数民族的。甚至在费孝通那里,在他的中华民族多元一体论述中,中华民族概念主要也是从ethnic角度进行论述。到他的学生辈,有了ethnic与nation的区分之后,中华民族的政治法律属性才明确起来。

 

这是一大理论改进。中华民族就跟美利坚民族、法兰西民族一样,需要首先从政治和法律意义上理解其内涵。

 

其次,还应该明白,中华民族无论作为概念还是实体,它是一个基于政治共同体的建构目标,需要政治经济法律文化等不同力量元素的加入或努力。必须看到我们今天还在这一建构的进程之中,许多的理论问题实践问题都没解决,需要在明确方向的前提下,审慎面对。

 

需要强调的是,儒家在这里具有特殊的意义,也负有特殊的责任。不能也不应把儒家文化狭隘化为一种汉民族主义的理论。

 

汉族这个概念是跟两汉的文治武功联系在一起的。孔子是殷商贵族之后,却又是以周公为导师。这里涉及的问题很多,也十分复杂,但启示也很明显,那就是天下一家,中国一人。

 

中国一人,就是要把五十六个民族像石榴籽一样凝聚为一个整体。这一共同的责任,作为主体民族的汉族显然要承担更多,做得更好。

 

儒家网:最近,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先生发微博道:


 

 

“有时候我会绝望地想,写下‘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林则徐真是个大SB。他不知道国家和政府是两回事吗?而且抗什么英,那是先进文化的传播者啊。还有那个文天祥,是更大的SB,愚忠腐朽没落的南宋政权,都死到临头了,还唱‘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高调。如今已经不用扒拉算盘,而是用计算机精确计算对错得失的小公知们,用大数据方式找来嘲弄爱国主义的多得数不过来的证据,足以让那些照耀了中华文明的诗句逐一成为槽点。”

 

对胡锡进先生这段话,您怎么看?

 

陈明:胡锡进是正话反说吧。他应该是肯定文天祥、林则徐的。

 

他这里讲的东西并不是从民族问题入手,主要是针对自由主义者们死抠国家政府的区别而以愚忠否定历史人物的思维。

 

当年左派曾有所谓清官有害论,论据是清官治理有效,反而有利统治阶级政权的延续,相对贪官的倒行逆施,反而更有害。

 

左右的思维都是有点太过意识形态化了。国家与政府是有区隔,但也有重合交集。

 

胡的微博文风如此个性时尚,有点惊人啊。

 

责任编辑:柳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