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武】朱学勤不能否认的两个抄袭证据

栏目:思想动态
发布时间:2010-07-16 08:00:00
标签:
萧武

萧武,男,甘肃庆阳人,独立学人,《经略》网刊编委,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研究员。

 

朱学勤不能否认的两个抄袭证据
作者:萧武
  
   
   朱学勤出牌很老辣,这几天的反映基本上没有啥太大的差错。但是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前天我已指出的不应该把抄袭法文的责任推给他的老师金重远;第二个,不应该在今天答人民日报记者采访的时候说,指责他抄袭的证据,没有一条能成立。
  
   
   关于第一个,前天已经说过了,今天不再赘述。关于第二条,有两个无法抵赖的证据。
  
   
   A,宝树已经指出的:
  
   
   在卢梭青年时代,大约25岁以前,他的自戕习惯是如此强烈,以致引起华伦夫人的惊恐,为分散他的性幻想,而把他召唤到她的内室。卢梭回忆起这一变化,说在他们的关系中 “有一种难以置信的忧伤毒害了它的魅力”⑧。西方卢梭研究者大多对此发生兴趣,抓住问题发问:在这段时期里,究竟是自戕,还是与一个女人真正发生关系对他更为合适?其实,对一个严肃的研究者来说,更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史实:正是在这一时期,他创作了生平第一部歌剧——“那喀索斯”。
  
   
   ⑧《忏悔录》下卷,P243。
  
   
   ————————————————
  
   
   实际上这段话是完整抄自Blum书第59页:
  
   
   In his youth, some 25 years before, when he was living as the protégé of Mme de Warrens, his masturbation had been so obvious that she, alarmed at his habits, took him to her bad. He reacted to this change in their relationship “with an invincible sadness which poisoned the charm”(1:197). His autobiographical writings place the origins of the problem of whether it was better to masturbate or to enter into a real affair with a woman during those years. It was at this time, probably around 1729, while he was living at the home of Mme de Warrens, that Rousseau wrote his first play: Narcisse.
  
   
   ————————————————————————————————————————————
  
   
   除此之外,我补充一个朋友对照朱书与布鲁姆的书后发给我的新发现。需要说明的是,我基本上同意朱学勤的说法,即事实判断应由专业机构作出,媒体和其他非专业人员可以监督程序,但不应做事实判断。我发这个,只是希望复旦和上大的学术委员会在调查时能够参考一下。
  
   
   布鲁姆的书网上已有电子版,可以对照朱书175页和布鲁姆书136到137页。如果不能算抄袭,我愿公开道歉。
  
   
   以下是朋友发来的证据。
  
   
   ————————————————————————————————————————————
  
   
   今天在公司加班了一天,累得要吐血。正想放松放松,上网却看到有人说朱学勤的博士论文《道德理想国的覆灭》有抄袭,我不大相信。于是就根据网上的指点,下了朱的《道德理想国的覆灭》一书和Blum Rousseau and the Republic of Virtue一书。完全是出于好奇,我随便对照看了几页,居然发现了整段的抄袭。说实在的,这真是出人意外。因为明明看到网上有报道,说是朱学勤本人也已经理直气壮地向复旦递交了申请,如果他真是抄袭了的话,怎么可能还有胆量这样高调呢?但这个铁证在此,他的抄袭绝对比几个月前人们指责汪晖的不规范,性质要严重得多。说实在的,看完了我下面说到的这一段抄袭,我就再也没有兴趣看下去了,因为没有必要,白纸黑字,抄袭就是抄袭,多一段少一段,已经关系不大了。
  
   
   在该书第175页,朱学勤谈到的是卢梭死后人们对卢梭的圣化。他引用了当时在“巴黎剧院上演”的一些戏剧为例。但是,朱学勤既然不是那个时代的人,不可能亲自己看过那些戏剧,那么他谈到的那些戏剧是从哪里知道的呢?我找遍了这部分,都没有找到他是从哪里得知那些戏剧的。然而他的文章中不但出现了那些戏剧的标题,甚至还有对戏剧对白的直接引用,和对二重唱唱词的直接引用,但就是没有任何说明这些东西到底出自哪里。于是我就对照了Blum 的Rousseau and the Republic of Virtue一书,果然,在该书的第136至137页,我发现了布鲁姆也引用了朱学勤提到的那些戏剧,但后者非常诚实,自己都注明了出处。更让人不敢相信的是,朱学勤这段话的前半部分完全是对布鲁姆这一页几段文字的缩写(只有一处朱学勤将卢梭的《乡村占卜师》翻译成了《乡村牧师》),后半部分则完全,可以说是一字不差地抄袭了布鲁姆的一段文字(蓝色字体部分,只有一处不一样,可能是朱学勤看英语时没看准,翻译错了)。(以黑体字标识,转帖者)
  
   
   为了让读者自己下判断,我将朱学勤的那一段话(这里我只限于举这一段作为例子,实际上,在接下来的段落里,朱学勤有不少地方都抄袭了布鲁姆),以及Blum 的Rousseau and the Republic of Virtue一书的相关部分附在下面,我自己给布鲁姆的那几段提供了参考译文。有自己判断力的读者,不要待复旦大学学术委员会的调查,自己看一看,就完全可以自己判断朱学勤是不是抄袭了。
  
   
   ——————————————附:文字对照——————————————
  
   
   朱学勤《道德理想国的覆灭》第174页最后一句到175页第一段结尾:
  
   
   卢梭生前最讨厌巴黎的剧院。但是他死后不久,巴黎剧院却不断上演有关卢梭的戏剧,其中如《让•雅克的少年时代》,传播卢梭从小就是圣人的神话。最有意思的是一出两幕情节剧《埃里珊田野里的幽灵聚会》。第一幕是《新爱洛琦丝》里的普鲁克斯与朱丽出场,第二幕是《爱弥儿》里的爱弥儿和苏菲出场,全剧结束时则动用卢梭《乡村牧师》的颂诗和音乐,几乎凑齐了卢梭幻想作品里的主要人物和背景旋律。在《让•雅克的少年时代》一剧幕启处,卢梭已在一把躺椅上入睡,他的父亲则在一旁阅读普鲁塔克的作品。这时,旭日临窗,冉冉升起。父亲说:“你已长大成一个大孩子了……”,卢梭作苏醒状:“我马上就是13岁了”。于是,两重唱在幕后响起:“当你出生时,我已失去她/你的妻子,我温柔的母亲……”,
  
   
   Blum Rousseau and the Republic of Virtue(136-137)
  
   
   布鲁姆《卢梭与德性共和国》(第136至137页)
  
   
   Through the decade a series of plays were written in tribute to the philosopher; they were mainly brief and ephemeral pieces, lacking literary pretensions and ranging from middlebrow drama to the level of the fair or carnival spectacle. Some of these dramas like The Shades Assembled at the Elysian Fields: Melo-Drama in Two Acts(注1), and The Childhood of Jean-Jacques(注2), were so primitive as to approximate the medieval mystery play, with Rousseau in the role of the martyred saint.
  
   
   十年来,有一系列的戏剧献给这位哲学家;它们大多数都很简短,也很短命,缺少文学抱负,也就是些从“中媚戏剧”到街头娱乐或狂欢表演之类的东西。其中有些戏剧非常原始,比如两幕情节剧《埃里珊田野里的幽灵聚会》(注1,这里布鲁姆注明了该剧的出处),以及《让•雅克的少年时代》(注2,这里布鲁姆也注明了该剧的出处),它们接近于中世纪的神秘剧,而剧中的卢梭则扮演着一种殉道的圣人的角色。
  
   
   Act Ⅰ of The Shade Assembled featured Saint-Preux, Julie, a “mother who nursed her son, a little boy, and a mother who did not breastfeed.” Act Ⅱ brought Emile and Sophie onto the stage accompanied by Fanaticism, who attempted to set fire to the famous little thicket in which Julie and Saint-Preux exchanged their first kiss. Fortunately Immortality appeared to instruct her sister, Truth, “that genius and virtue are purified on earth by persecutions and that one can find justice only among the dead.” The play ended with characters from Rousseau’s works and the Sage himself singing songs from the Devin du village.
  
   
   《埃里珊田野里的幽灵聚会》的第一幕讲的是圣•普鲁克斯和朱丽,一个“照料着自己的儿子——一个小男孩——的母亲,一个不用母乳喂养的母亲”。第二幕里,爱弥儿和苏菲出场,伴随他们出场的还有“狂热”,后者试图放火烧了出了名的小灌木丛,朱丽和圣•普鲁克斯就是在那里第一次接吻的。幸运的是,“不朽”出现了,并教育她的姐妹“真理”,“天才和德行在尘世通过受难而变得纯洁,我们只有在死亡中才能找到公正。”戏剧结束时卢梭作品中的人物出场了,“智慧”本人则唱起了《乡村占卜师》里的颂诗。
  
   
   The Childhood of Jean-Jacques presented Rousseau, as a boy, and his father. The curtain rose upon the child asleep in a chair, his father still reading to him from Plutarch as the sun rose. “You are getting to be a big boy, now,” said the father, “I’ll soon be thirteen,” replied Jean-Jacques. Father and son broke into a duet, set to the music of “J’ai perdu mon serviteur,” which began: “Thus I lost her while being born / Your spouse and my tender mother” (p.11).
  
   
   《让•雅克的少年时代》讲的是小时候的卢梭和他爸爸。在幕启处,孩子已经在一把椅子上入睡,他的父亲则在一边阅读普鲁塔克的作品,这时,旭阳冉升。父亲说:“现在,你就要长大成一个孩子了”,让•雅克回答道:“我马上就是13岁了”。父亲和儿子突然开始了二重唱,“我丧失了我的仆人”的音乐也响起来,二重唱的开始是这样的:“就这样你出生时,我失去了她/你的妻子,我温柔的母亲”(第11页)。
  
   
   接下来的部分,还有不少抄袭,但我已经没有兴趣去对照着查了。毕竟这两本著作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著作,只不过是一些带有政治倾向的意见,根本谈不上什么理论思考,更谈不上什么理论价值,读了也只不过是知道世界上有所谓学者也有这种意见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