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庆】祭汝清文

栏目:纪念追思
发布时间:2018-10-29 08:06:53
标签:悼念杨汝清
蒋庆

作者简介:蒋庆,男,西历一九五三年生,字勿恤,号盘山叟,祖籍江苏徐州,出生、成长于贵州贵阳。西历一九八二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法律系(本科),先后任教于西南政法大学、深圳行政学院。西历二〇〇一年申请提前退休,在贵阳龙场建阳明精舍。主要著作有《公羊学引论》(辽宁教育出版社一九九七年版)、《政治儒学——当代儒学的转向、特质与发展》(三联书店二〇〇三年版)、《以善致善:蒋庆与盛洪对话》(三联书店二〇〇四年版)、《生命信仰与王道政治——儒家文化的现代价值》(台北: 养正堂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中华民国九十三年版[西历二〇〇四]),《儒学的时代价值》(四川人民出版社二〇〇九年版),《儒家社会与道统复兴——与蒋庆对话》(范瑞平主编,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二〇〇八年版)等,《再论政治儒学》(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二〇一二年版),《儒教宪政秩序》(英文版,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二〇一二年版。),《广论政治儒学》(东方出版社二〇一四年版),《政治儒学默想录》(福建教育出版社二〇一五年版);主编《中华文化经典基础教育诵本》。(吹剑编撰于西历二〇一七年)

祭汝清文

作者:蔣慶

来源:作者授权儒家网首发

时间:西元2018年10月26日

 

 維戊戌秋九月,汝清既殯之吉日,吾謹具清酌時羞之奠,清香三炷,遙祭吾汝清在天之靈。


 鳴呼,汝清!汝何去之劇也?奈何如卿雲之逝而無聲也?初聞道友報喪,吾不之信,吾嘗謂汝乃儒門“國防身體”,無可比者。吾冬至京,見汝著衣甚單,嘗為儒門有此金剛不壞身而幸也。詎訃告至,如霹靂震天,吾始信汝真离我而去也!傾刻,吾又不願以為真也。吾近歲頗構疾,恆事湯藥,卷褱衡門,幾於閉關矣。而蒼天何故,待我厚而待汝薄,竟奪汝先我而去!天乎?命乎?吾始知屈子之所以問天也。噫,吾知之矣:命矣夫!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吾於今乃知夫子之痛伯牛而哭顏子也。


 憶昔陽明精舍初見汝,十五載於玆矣。時汝儀表堂堂,風華正茂,追慕古賢,銳志儒學,於是吾知後生可畏,儒家有望矣。爾後汝在京師創葦杭書院,四處講學,弘揚聖道,風生水起;足跡遍及燕楚吳粵,聲教施於學商緇黃。其間至精舍者凡四,長則旬日,短則數天;談道論學,疑義相析;既得晤於一室之樂,又同游乎花前月下。融融矣!樂樂矣!而今回眸,頓成絕世。臨風佇立,不覺愴然而泣下也。


 其後汝講學日益繁劇,夙興夜寐,席不暇暖,未嘗一日或息也。吾嘗告汝立一不動道場,不必漫天周流講學,以免顛沛造次,汝莞爾應之曰:“不立道場而處處道場,余畢生之志也。”然正惟處處道場,凡邀汝講學者,汝皆樂而不拒,汝何不知勞頓既久,心力必瘁?而今日之事,非一朝一夕之故也。吾聞諸道友,汝遺物中有“速效救心丸”,是汝有心疾,汝已知之矣。奈何汝終不自惜,以酿今日巨痛耶?然則,吾靜思之,汝之不自惜,又非汝故為之,汝必有由也。


 數月前,汝忽來電,謂已與廬山白鹿洞書院立約,長租書院一林園,建一儒家道場。未幾,復來電謂“廬山白鹿洞書院文化交流中心”告成,汝任其事,并行“白鹿洞書院文統重開典禮”,邀吾與會。然因吾時有恙,未克前往,僅致函遙賀。吾度汝意:白鹿洞書院乃儒家千年學府,汝甚重之,故傾全力,以為弘揚儒學重鎮,因之奔波於京赣之間,操勞乎建院之務,孰知天不假年,終隕汝於潯江之濱矣!嗚呼,汝清!汝欲轉意建一不動道場乎?汝仍執意處處是道場乎?無論何者,若天假汝年,吾信汝必大有成也。奈何昊天不弔,竟歸汝魂於潯江!使汝未勞此事,縱處處講學,亦必不去我如是之速也。天夫!痛矣!


 因吾有恙,汝言汝多識國中良毉,促吾赴京療疾。復言待“白鹿洞書院文化中心”完具,接吾書院小住,往來廬峰遊息。遙憶十二年前,精舍丙戌會講,吾時在病中,汝至山門,見吾憔悴,噙淚而視,此情此境,猶在目前。如今天人永隔,一切俱往,汝已在帝左右,往事何堪回首!然當此之際,吾之祭汝,吾信汝必來歆享。於是夫,吾見汝之靈洋洋乎在吾之上,在吾左右;復見汝之靈洋洋乎在廬峰之上,在鹿洞之上,在潯江之上,在江陰之上,在京畿之上,在神州禹跡之上。故吾乃知汝在天之靈亦不遑稍息,將永臨吾夏,永葆吾學也!


 辭曰:

    匡廬設案兮五老列位,

    香爐焫萧兮紫煙縈迴。

    潯江為鬯兮灌爾神降,

    白鹿獻爵兮送汝魂歸。

    嗚呼!汝清!

    飛流直下兮千尺別淚,

    何日重見兮吾心悲摧。

    夫子迎汝兮天庭永住,

    風乎河漢兮太微生暉。

    汝清兮汝清……汝清兮汝清……

    大哉死乎,君子息焉!

    尚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