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典】敷粉、抹脂、画眉:宋朝菇凉怎么化妆——大宋时尚周报美妆篇

栏目:儒史钩沉
发布时间:2019-04-24 19:18:35
标签:抹脂、敷粉、画眉

敷粉、抹脂、画眉:宋朝菇凉怎么化妆——大宋时尚周报美妆篇

作者:一典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发布

          原载于 “我们都爱宋朝”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三月十八日己丑

          耶稣2019年4月22日

 

互联网时代,“网红经济”飞速发展,美妆产业随之蓬勃发展。美,一直是人类亘古不变的追求。不过,每个时代的审美趣味却大相径庭。那么宋朝的姑娘怎么化妆?她们有多精致呢?

 

 

 

李清照画像

 

妆容呈现出淡雅恬静的风格

 

宋代有很多诗词文赋表明,清新淡雅是当时最为流行的妆容风格。无论是周紫芝的“浅妆匀靓,一点闲心性。脸上羞红凝不定”,还是晏几道的“娇香淡梁胭脂雪。愁春细画弯弯月。花月镜边情。浅妆匀未成”,都描绘出女子在浅淡的妆容下,朦胧美丽的媚态。有学者认为,这是因为两宋时期理学盛行,在影响政治和经济的同时,影响了人们的审美观,从而影响到人们的服饰和美妆,形成与前朝截然不同的淡雅恬静之风。

 

在唐代,女子化妆的顺序通常为:一敷铅粉,二抹胭脂,三画黛眉,四贴花钿,五钿面靥,六描斜红,七涂唇脂。宋代步骤与之相似。铅粉色泽洁白,质地细腻,是宋朝女性最主要的化妆品。《田家谣》:“中妇辍闲事铅华,不比大妇能忧家。”写的就是妇女抽空用铅粉化妆。随着制粉的工艺不断改善,匠人们会在铅粉里加入花粉或花汁,让其带有香气,更能受到女性青睐。

 

 

 

(宋)佚名妃子浴儿图

 

画像上女子的妆容正是檀晕妆

 

“妇人妩媚多端,毕竟以色为主……妇人本质,为白最难。”说的就是肤白的重要性、铅粉的重要性。不过妆粉搭配胭脂使用更显风韵,“翠袖轻匀,玉织弹去,小妆红粉”。唐人喜欢化胭脂浓重的“酒晕妆”,宋人则爱更含蓄的檀晕妆:化妆前混合铅粉和胭脂,使之变成檀红色——即粉红,直接涂于脸颊上。杜牧有诗云“暗砌匀檀粉”正是说这种妆容。

 

 

 

青白瓷粉盒

 

 

 

影青刻花胭脂盒

 

古人调制胭脂的原料是一种名为红蓝花的植物,为燕国生产,当时叫做“燕支”。随着工艺的进步和人们的需求增长,大约在南北朝时,人们在燕支中加入了牛髓、猪脑等物,使之能够成为脂膏状,燕支就变成了“胭脂”。宋朝市井店铺里,还会有专门卖胭脂的店铺,诸如修义坊北张古老胭脂铺、染红王家胭脂铺,名字中的“古老”仿佛我们现在常说的“老字号”。

 

隋唐时期,妇女们多用螺黛,模样类似书写用的墨块,画眉时蘸水即可使用。到了宋代,有人就发明了名为“熏墨变相”的方法,选用上等的墨,用火煨烤,然后用手指先染上墨色,再在眉部描出眉形。另一种办法是将原有的眉毛剔除,画上全新的眉形。

 

 

 

金箔花钿一

 

 

 

金箔花钿二

 

宋时期画眉风气盛行,平康坊名妓莹姐,每日都画不同花样的眉毛,有人便说她:“西蜀不过只有《十眉图》,你可以修《百眉图》。”宋代吴门王希默,他每天都过得简单平淡,没有其他爱好,只爱对着镜子修整眉鬓为乐,并乐此不疲。这说明当时的部分男性也十分注重自己的鬓发、眉毛,会做一些相应修饰。当时,篦子这种工具也被称为“鬓师眉匠”,男性用于梳理鬓角,女性则用来整理眉毛。

 

 

 

曹皇后身边婢女脸上的倒晕妆

 

当时,最流行的当属“倒晕妆”中的眉形了,宋仁宗皇后和身边侍女的画像上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倒晕妆。这种眉形别具一格,眉毛是宽阔的月牙形,在眉毛上方或者下方用浅色晕染,由深至浅,逐渐向外扩散开来。除此之外,皈依佛门的尼童子创制出了新的眉式,名曰:“浅文殊眉”,清新又不落俗套。想象一下,行走在宋朝的街道上,迎面走来三两个这样的年轻尼姑,秾艳而明俊,美哉。

 

 

 

梅花妆

 

除粉黛外,“额黄”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木兰诗》当中“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花黄”就是指的额黄。“额黄”起源于秦代,是一种古老的面饰,画法是用黄色颜料燃画在额间,形状多为星月花鸟。与“额黄”相似的花钿,又称寿阳妆、梅花妆、贴花子,起源于宋武帝之女寿阳公主。某年正月初七,寿阳公主仰卧于含章殿下,清风徐来,梅花不偏不倚刚好落在公主额上,拂之不去,自此便产生了梅花妆,成一时风尚。

 

 

 

宋钦宗朱皇后

 

尽管追求淡雅,宋朝时也有很多别具一格的妆面。宋钦宗的朱皇后画像上,两颊和额间都装饰着珍珠,区别于普通的花钿和额黄。此外,北方地区的部分妇女会把面部涂黄,人见了心生疑惑,还以为是生了瘴病,一问才知道这叫做佛妆。

 

南北朝时期,佛教在我国较为繁盛,掀起了崇佛的热潮,“佛妆”正是在一背景下兴起的,一直流传到宋代。“泪妆”即在眼角点粉,白亮似眼泪一般,显得楚楚可怜。宋太宗淳化三年,京师民间妇女用黑纸和鱼骨做成装饰饰面,也叫做“鱼媚子”。《宋史》载黑色和鱼属性为阴,面部又为六阳之首,阴倾于阳,将有水灾。第二年秋冬,京城便积雨,现在看来颇有玄学的意味。

 

其实,古人不只会化妆,也会保养自己的皮肤。玉女桃花粉乃是唐人的发明,主料是野生益母草煅烧成的细灰。唐代医典《外台秘要》中写道“近效则天大圣皇后炼益母草留颜方”,说女皇帝武则天就是因为善于利用益母草灰,才能保持玉颜长驻。

 

 

 

在宋代,这种秘方被发展成更为营养的护肤品,以益母草灰为主体,同时按比例加入同样洁白细腻的石膏粉、滑石粉、蚌粉。每晚睡前洁面后,涂在脸上,会产生“光白润泽”的效果,长期使用更是使得肌肤嫩滑,消除暗斑,抗衰老。

 

宋代女性妆容的审美,既继承了前代繁荣发展的结果,又在宋朝的社会生活观念和经济基础下进行了改进和创新,形成一种简素、儒雅的文人气息,流露出精致的美丽。

 

参考资料:

 

1.(宋)陶谷:《清异录》。

 

2.(宋)彭汝砺:《鄱阳集》。

 

3.(宋)宋徽宗:《圣济总录》。

 

4.(宋)陈元靓:《事林广记》。

 

5.周汛、高春明:《中国历代妇女妆饰》,上海:学林出版社,1997年版。

 

责任编辑:近复

 


微信公众号

儒家网

青春儒学

民间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