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曼】我们为什么爱《诗经》

栏目:文化杂谈
发布时间:2019-08-07 17:49:11
标签:《诗经》

我们为什么爱《诗经》

作者:蒙曼

来源:《学习时报》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六月十七日丁巳

          耶稣2019年7月19日

 

核心阅读

 

《诗经》深深地塑造了我们——塑造了我们的语言,塑造了我们的情感,塑造了我们的价值观。今天,我们该怎样表达自己对《诗经》的热爱呢?首先,让我们一起多读《诗经》;其次,让我们衷心向《诗经》致敬。

 

《诗经》是我们文化的本源,就好比我们的父母一样,承载着我们的文化基因。我们看自己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是像父母的,同样,我们的所思所想、表达方式、审美情趣,都带着《诗经》的痕迹,这就是文化的传承。《诗经》深深地塑造了我们,塑造了什么呢?

 

《诗经》塑造了我们的语言

 

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就拿《国风·周南·关雎》来说,里面有多少耳熟能详的成语啊!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寤寐求之、求之不得、悠哉悠哉、辗转反侧、琴瑟之好、钟鼓之乐,一共短短的五段诗,十句话,就凝练出了八个成语,这是何等精彩的语言!其实,不光是成语,我们的表达方式受《诗经》的影响更多。《诗经》最重要的表达方式就是赋、比、兴。什么叫赋?赋就是铺陈、排比。《诗经·豳风·七月》所谓“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一之日觱发,二之日栗烈。无衣无褐,何以卒岁!”这样铺陈一年十二个月的工作,就是赋。什么叫比?比就是比喻。《诗经·魏风·硕鼠》所谓“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把贪得无厌的剥削者比喻成贪吃的大老鼠,这就是比。什么叫兴?兴就是兴起。《诗经·周南·桃夭》所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用桃花烂漫开放引出新娘盛年出嫁,这就是兴。赋、比、兴的传统深刻地影响到了后世的诗词歌赋。比如,北朝民歌《木兰辞》中的“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这样的铺陈排比就是赋。宋代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中的“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拿天象比人事,这就是比。唐朝王维《相思》中的“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则是由红豆来引出相思,这就是兴。其实,不光是古代的诗歌,今天的歌词,不也还是秉持着这样的表达方式吗?“青线线(那个)蓝线线,蓝格英英的彩。生下一个兰花花,实实地爱死人”,这是用彩色的丝线引出美丽的女儿,是兴;“正月里(那个)说媒,二月里定。三月里交大钱,四月里迎”,这是铺陈婚姻的过程,是赋;“兰花花我下轿来,东望西照,照见周家的猴老子,好像一座坟”,用一座坟来比喻娶妻的周家老头儿,这是比。从两千多年前的西周春秋一路唱来,唱到今天的《兰花花》,这不就是表达的传承吗?

 

《诗经》塑造了我们的情感

 

什么情感呢?温柔敦厚。在孔子以后漫长的年代里,《诗经》作为儒家的六经之一,本来就是教材。教什么呢?愤而不戾,怨而不怒,乐而不淫,哀而不伤。举两个例子吧。什么叫乐而不淫?《关雎》最典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娶妻得淑女,当然是快乐的。但是,这快乐不是狂呼痛饮,而是“琴瑟友之,钟鼓乐之”,这是一种多么含蓄克制的美德。什么叫哀而不伤?看《关雎》也知道了。“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君子的单相思有没有哀愁?当然是有的,但这哀愁不是痛哭流涕,而是“优哉游哉,辗转反侧”,因此仍然是含蓄克制的。哀也是节制的,乐也是节制的。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不放纵、不过头,意味着自始至终的克制。克制就是礼。孔子讲:“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节制自己的情绪、欲望,让自己的行为符合规范,也就是“礼”的要求,那么天下就能和乐太平,就能达到“仁”的境界。这就是《诗经》教给我们的情感态度。

 

《诗经》塑造了我们的价值观

 

所谓价值观,也就是对好与坏、善与恶、美与丑的基本判断。好女子是什么样子?《诗经·卫风·硕人》认为,不仅要“手如柔荑,肤如凝脂”,还要“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也就是说,不仅要有美貌,更好有灵魂,这才是窈窕淑女。好男子是什么样子?《诗经·卫风·淇奥》说得好:“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骨切、象磋、玉琢、石磨,这打磨针对学问,也针对修养,经得起打磨才是君子。好朋友是什么样子?《诗经·秦风·无衣》说得好:“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朋友有通财之义,而且,朋友必须三观相投,这样的定义,在今天不也仍然有效吗?那反过来说,《诗经》里有坏典型吗?当然有。比方说《诗经·卫风·氓》里的负心汉:“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始乱终弃永远会为人不齿。还有《诗经·魏风·硕鼠》里不劳而获的剥削者:“硕鼠硕鼠,无食我黍。”这样的呼声,到今天仍然存在。还有《诗经·小雅·北山》里不公正的上司:“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大夫不均,我从事独贤。”我们在《诗经》中看到的美、丑、善、恶,最后都构成我们的价值观和评判标准,左右着我们的情感,指引着今天的生活。

 

我们没有理由不爱《诗经》。因为《诗经》是歌,歌唱着中国人的婚丧嫁娶,喜怒哀乐。还因为《诗经》也是经,造就着中国人委婉优雅的人格、朴素简约的审美和爱憎分明的价值。

 

那么,我们今天到底怎样表达自己对《诗经》的热爱呢?首先,让我们一起多读《诗经》吧。孔子说:“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诗经不仅可以提升我们的修养,还可以丰富我们的知识。拿起书来,就是热爱。其次,让我们衷心向《诗经》致敬。如前所说,《诗经》是我们精神上的父母。对父母是什么样的心情呢?《诗经·小雅·蓼莪》说得好:“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抚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我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人生回首,谁无父母;民族回首,必见《诗经》。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