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新】读王船山生平 或可理解中国知识分子的内心

栏目:往圣先贤
发布时间:2019-10-02 00:28:03
标签:王船山

读王船山生平 或可理解中国知识分子的内心

作者:王立新

来源:凤凰网国学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九月初一日己巳

          耶稣2019年9月29日

 

凤凰网国学编者按】“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作为明末清初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王船山以一介书生,发震古烁今之论,砥砺三百余年之士人精神。章太炎称道:“当清之季,卓然能兴起顽懦,以成光复之绩者,独赖而农一家而已。”这个倔强孤愤的读书人,一生究竟遭遇过怎样的坎坷?他的生命,对当代知识分子熔铸独立人格、探索价值真理究竟有何启示?

 

深圳大学王立新教授在其著作《从胡文定到王船山——理学在湖南地区的奠立与发展》中,专章论及《船山生平述要》,经作者授权,凤凰网国学特刊载如下,谨此纪念船山诞辰400周年。

 

 

 

王夫之隐居地——湘西草堂,湖南衡阳县曲兰镇。(资料图)

 

船山先生(1619——1692)姓王氏,名夫之,字而农,号姜斋,中年时曾自称“一瓠道人”,更名壶,晚岁仍用旧名,因所居在“湘西蒸左之石船山,故有是称。

 

王氏系出太原,本居扬州高邮,至船山七世祖始居衡阳,遂为衡阳人。船山父名王朝聘,字修侯,因系心朱子之学,而以武夷山为朱子“会心之地”,遂自号“武夷先生”。万历四十七年三月,明兵部侍郎兼右佥都御史辽东经略持尚方剑杨镐兵败萨尔浒,损兵近五万,亡失马驼、器甲无数。后金主努尔哈赤遂乘胜攻克开原、铁岭等,灭叶赫,至此,海西女真扈伦四部俱亡于努尔哈赤。是岁九月初一日子时而船山先生生。

 

船山四岁,入家塾,从长兄石崖先生介之读书。明辽阳、沈阳尽陷于后金,明既以熊廷弼经略辽东,而天启皇帝信重阉宦魏忠贤,妄杀无辜善士。船山七岁,魏忠贤兴大狱,使杨涟、左光斗、魏大中、周朝瑞、袁化中、顾大章等死于非命,又将赵南星等削籍除外,毁邹元标、孙慎行等讲学之首善书院,榜东林党人姓名顾宪成、李三才、赵南星、高攀龙、魏大中、丁元荐、孙丕扬、邹元标等姓名,以示天下。船山八岁,魏忠贤续兴大狱,使邹起元、周顺昌、高攀龙、缪昌祺、李应升、周宗建、黄尊素或投水或死于狱中,并冤杀熊廷弼。是岁,后金努尔哈赤死,第九子皇太极登位称汗。船山八岁,熹宗死,思宗朱由检即位,改明年为崇祯。思宗思振天下之衰,而清除阉宦,魏忠贤畏惧自缢死于凤阳。崇祯元年(1628),以袁崇焕为兵部尚书,督师蓟辽。陕西农民大规模暴动开始,数岁间天下尽“贼”:左挂子、高闯王、大梁王、神一元、神一魁、满天星、金翅鹏、不粘泥、点灯子、双翅虎、紫金龙、紫金梁、闯塌天、小曹操、革里眼、左金王、射塌天、混世王、改世王、过天星、滚地龙、老回回等名目繁多,不胜枚举,加以李自成、张献忠等,同时又有山东游击孔有德等叛乱,而朝廷之内,则既腐于熹宗与魏忠贤,外则后金之逼日甚,明廷实已癌症晚期。

 

崇祯五年,船山十四岁,入衡州州学。船山先生“颖悟过人,读书十行俱下,一字不遗。”

 

崇祯十四年,张献忠破襄阳杀明襄王、李自成破洛阳,杀明洛阳王,又破南阳,杀南阳王。清兵攻明锦州,洪承畴以马步军十三万增援锦州,皇太极亦亲往援锦州,明、清两军大战于松山,洪承畴被皇太极围于松山。而荷兰人则于是岁抢占中国台湾。

 

崇祯十五年二月,李自成破襄城,并于次年于襄阳建立政权,以“奉天倡义大元帅”号召天下。而洪承畴既降于清,祖大寿亦于三月以锦州降清。清兵休整之后,分道入塞。张献忠攻陷武昌。

 

是岁,船山与兄石崖先生同登乡榜,冬,船山往武昌参加会试,行至南昌,道阻而还衡阳。

 

 

 

王夫之着色像(资料图)

 

崇祯十六年五月,张献忠攻陷蕲州、黄州、汉阳、武昌等,尽杀所至明宗室,号“大西王”,因畏惧李自成之逼,遂放弃湖北转向湖南,八月破岳州、长沙、衡阳等,九月又破宝庆(今邵阳)、永州,十月破常德,旋入江西破建昌、抚州等,后转道进四川。而李自成则于同年九月与明军主力于豫西襄城决战,明军从此丧尽围剿农民军之力。

 

张献忠攻陷湖南衡州时,试图收拢士大夫之心,以为己用,王朝聘落入张献忠之手,船山“自刺身作重创,敷以毒药,舁至贼所。贼不能屈,得脱于难。”

 

崇祯十七年甲申(1644)三月,李自成攻入北京,崇祯皇帝自缢煤山,明亡。明守关将领吴三桂初降李自成而复叛,李自成亲统兵夺关,吴三桂暗引多尔衮,剔发称臣,多尔衮率十五万大军突至山海关,李自成兵败,于四月二十六日撤回北京,二十九日于武英殿称帝,三十日下令焚毁紫禁城宫殿和各门城楼,率军撤离北京。五月二日,清兵入北京,四日,清命官民等为明崇祯帝服丧,后为造思陵。

 

以李自成与多尔衮对明之不同做法,已见李自成绝无久据江山之理。以胸怀而论,则既胜而不能待败者以礼,而惟以破坏抢掠之能事,此流寇习性。以策略论之,则只知摧枯拉朽,而不知借枯朽以摧拉。李自成本先行一步得北京,清兵盖深悔迟缓,而李自成既不能且无决心保北京,又不能联合张献忠使共襄大事,旋即焚烧、逃离,客观上等于助清以夺明江山,同时又为丛驱雀,故多尔衮入北京,明遗文武官员俱出城五里外跪迎。尽管无耻,实亦无奈。以张献忠论,则既畏惧李自成,且入四川,试图以四川为根据而与各有天下一部份,则其割据之心,始终未尝稍待。使其得手,其狼藉未必在李自成下。

 

船山闻崇祯自缢,数日不食,作《悲愤诗》一百韵。

 

五月十五日,明福王即位南京,改明年为弘光元年。令东阁大学士史可法督师扬州。十月清福临于北京即皇帝位,以顺治为纪年。南明内讧激烈,清军乘势破扬州、入南京、取无锡、下苏州,弘光闹剧结束。十一月,黄道周、郑芝龙等扶明唐王监国福州,二十七日称帝,以隆武为年号,唐王赐郑芝龙子郑森姓朱,名成功。同时又有张煌言、钱肃乐等拥立明鲁王监国于绍兴,两王各拥重兵,又各自专主一方,互不相让,几成水火之势。

 

张献忠则在清福临即位之次月,攻占成都,建政大西,称帝设官,也算圆了皇帝梦。而李自成则携重兵一路狂逃入于陕西,试图走从前道路,忽出忽没,东西跳梁,避强攻弱的游击式生活。被清兵大败以后,焚烧陕西宫殿逃入湖北,于顺治二年五月初四日,在湖北通山县九宫山被地方土豪所杀。结束了自己以劫掠、烧杀为主要内容的一生。其余部分而为二,一以郝摇旗为首,暂投明督师何腾蛟于湖南;另一部由李自成侄李锦(亦名李过)率领,投明巡抚堵胤锡,欲效力而抗清。张献忠则拒绝清人之招。清兵为镇压反抗则有扬州十日与嘉定三屠之实。

 

是岁,理学家刘宗周绝粒断饮以殉明。

 

顺治三年十月,张献忠于七月撤出成都再入陕西,与李自成想法一样,试图以出没无常、反复无定的方式以图久存,十一月二十四日为清兵击杀于西充凤凰山。余众由其四个“义子”孙可望、刘文秀、李定国、艾能奇分别统领,继续与清兵周旋,苟延残喘以行割据之实,后投南明永历帝。

 

清兵于八月俘获隆武,押至福州而自死。十月十四日,明桂王在明两广总督丁魁楚、广西巡抚瞿式耜等拥立下监国于广东肇庆,并于十一月十八日称帝,号永历。而原明鲁王弟则在苏观生等拥立下,已于此前十三日称帝于广州,建元绍武。广州攻肇庆,自相屠杀以快己意。二十一日,清兵破广州,绍武与苏观生皆死,永历逃奔梧州。

 

十二月,降清将领郑芝龙子郑森,即郑成功,既受姓名之赐而感恩,起兵抗清。

 

船山自甲申之后,曾走湘阴等地,与南明永历朝联系,有图复明之举。顺治四年冬,王朝聘卒。顺治七年,船山投南明永历朝于广西梧州,充行人司行人。

 

其间左良玉部将金声桓、高杰部将李成栋既已降清而复叛,与南明永历帝联合,抵御清兵。李自成侄李锦病死,余众由其义子李来亨统领。

 

顺治七年十一月,清定南王孔有德破南明桂林,南明宰相瞿式耜被杀,永历帝走南宁。清兵破舟山,明鲁王走厦门依郑成功。

 

顺治十六年,清平西王吴三桂攻破成都,李定国护永历帝入缅甸。顺治十八年(1661)十二月,吴三桂获永历帝,并于次年四月杀之于昆明,郑成功收复台湾。康熙元年(1662)六月,南明将领李定国,闻永历帝被杀,悲愤而死。李定国盖为李、张两支农民军中真正有忠义心之人,其行与死尚为有益,余则几不能论。康熙二年时,李自成部下刘体纯、郝摇旗等仍在夔东一带抗清,至十二月而皆败死,李来亨则于次年八月战死。有以刘体纯、郝摇旗等为不屈死之说,实则此辈原本不知不屈为何物,至此当或降或散以保命,虽不足论,亦不足责。而依然如故,实已成扰乱国家秩序,徒使从者无益送命,且又祸及生民,授满清以杀人口实而已。

 

窃谓南宋之亡与明亡不同,宋行仁政于民,而知识分子颇受看待,崇尚孔孟以承继传统,维护汉民族文化之尊严,此其义之正也。其亡则外强所致,非由内自溃也。明则不同,明皇既视知识分子如草芥,而万历、魏忠贤等害贤无度,天下精英死于非命者不计其数,如此残酷,宋人所不敢想。明于此前既信阉宦刘瑾等,残杀忠良自已不必多论。仅此者,则其不能代表中国文化之正已然明昭,不必分说而有识者自能知。明政之暴,导致士人心伤气沮,教化不行,加以横暴征敛,遂使农民暴动遍于天下。此其罪不容赦,更何正统之自认?崇祯虽有振兴之意,然其习祖宗以来多疑忌、少恻隐之恶习,且事已然无可为矣,以身殉社稷,不过对血统之来,作一交待而已。孔子之嗣在濂、洛、关、闽,不是衍圣公。彼崇祯者,朱元璋之血胤而已,断然不可成为中国文化之象征,亦无以真正代表中华民族,最多只是汉族人所建立的一个非法政权的执政者而已。

 

至明亡而后,则宗室纷纷在各路官员拥立下称帝,又互相厮杀,以使清兵得隙而各个诛除,徒遗天下后世笑耳。至如李自成、张献忠辈,皆剽掠、骚扰成性,而究其所欲,则皆烧杀以外,不知尚有何事可作。其无知、无识,而既不堪命,侥幸一逞而已。败亡则焚烧,不知其所烧者既为祖先遗产,又不知既烧之后,清人还可复建,复建则愈伤民力、国家财力,只不过快私愤、呈残暴而已。彼等唯思自存,而心中无片时少刻存装天下生民与历史文化,所谓“均田免粮”,掩人耳目以哄骗参军而已。其徒众后竟又与南明联合,以“抗清为名”以图久存者有之,其尤者如孙可望,尚有欺永历以自称帝之心,真无知、无耻之极矣!惟李定国例外,余则既不知义,何以“义军”称之?

 

对比而言,文天祥之死,为以身殉道,得其所矣。刘宗周则守一身之节,除此之外,其死别无意义。蕺山弟子黄梨洲通达此理,故其存生以究古今帝王之害,昭示天下后人,使知天下者,天下人之天下也。

 

船山先生于中年以前,盖因亡国之痛,思有以作为,遂入南明任职,且尝有暗图恢复之想法与行动。至中年以后,船山痛定思之,则有“天下非一姓之私”,而亦非一姓所能私之突破,遂使思想大进,总归传统,以道殉身,遽至高山仰止之境,遂不再以恢复明朝为职志。

 

康熙十年,方以智(1611——1671)卒。方以智是安徽桐城人,与船山有交,尝私下联系船山,欲为复明之计,船山知不可为,暗示以人各有志。方以智因曾与西方传教士有较广泛接触,故其近代自然科学知识较丰富,盖对船山于此方面有所影响。

 

康熙十二年十一月,吴三桂举兵叛乱,不久,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精忠加入。三藩之乱既起,江南又无宁日可度。一时间湖南沅州、常德、澧州、长沙皆为吴三桂所据,不久又攻陷岳阳。湖南震动,而船山先生出避于外。船山先生此间往复于湘乡、长沙、衡阳等地,以躲避吴逆,而人有疑其暗自联系友朋欲举事乘机复明者。康熙十七年三月,吴三桂僭号于衡州,其党有知船山名者,嘱船山为作《劝进表》,船山拒绝之。八月,吴三桂死,罪大恶极之一生结束,清圣祖玄烨八岁继位,是即康熙。16岁开始亲政,亲政之次年,以计擒权臣鳌拜。以古今少见之神武,乘吴逆之卒,大起诸路兵,迅速灭其残党,于二十年底平定三藩之乱,并于二十二年七月,使郑成功孙郑克塽纳表请降,八月,收复台湾。这一年,是公元1683年,船山先生六十五岁。

 

此后数年,船山先生略得安宁。康熙二十八年,康熙帝于已数败俄贼之基础上,与之签订《中俄尼布楚条约》,正国界以格尔必齐河以南,包括外兴安岭以东至于海。是岁,船山先生七十一。康熙三十年,清衡阳郡守以官方身份送帛、米与船山,船山辞其帛而受其米,次年正月初二日,船山先生卒于家。

 

 

 

船山墓,位于衡阳县曲兰乡大罗山中。(资料图)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