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军】贤哉子贡

所有这些对子贡的赞誉并非空穴来风,它说明子贡在当时的名声、地位和影响,实已不在他的老师孔子之下。司马迁作为有远见卓识的史学家,他在《史记》中甚至认为之所以孔子的名声能布满天下、儒学在当时具有影响力,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子贡推动的缘故。

【万安伦】由范仲淹为官广德想到的

“无壁巨屋曰广”“七曜行运曰德”。我的家乡“广德”,2019年8月经国务院批准,撤县设市,“由安徽省直辖”。

【陈芝、周建华】凯旋之后的王阳明

自秦刻石颂德以降,历代兴师扬威之人在胜利之后,往往勒石立碑,昭铭其功。东汉窦宪勒石燕然,是中护军班固作《封燕然山铭》,纪汉威德。唐宪宗时,李愬雪夜入蔡州,有行军司马韩愈濡染大笔,作《平淮西碑》。明代王阳明巡抚南赣、江西期间,平“山贼”,平宸濠之乱,凯旋之后,也伐石立碑,以纪其事。后人通常称这些碑碣和摩崖石刻为“···

【方彦寿】朱熹:凛然正气 敢作敢为

朱熹是一位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也是一位胸有凛然正气、敢作敢为的南宋官员。他在任浙东提举时,曾六次弹劾贪官台州知府唐仲友。面对大义和私情,朱熹选择了前者,体现了一位政治家和理学大师的凛然正气。

【王光松】明代大儒陈白沙的静坐工夫

大明天顺八年(1464)初秋的一个深夜,陈白沙(陈献章,1428-1500,字公甫,号石斋,广东新会人)静坐完毕后步出春阳台,他仰望满天星月,猛然想起自己闭户用功已经十年了,这个念头让他本来静如止水的心境起了一些涟漪,他禁不住吟出一首五律诗来:“自我不出户,岁星今十周。丹砂求未遂,绿鬓去难留。时节来将晚,山河值早秋。西风卷···

【黄耀红】大明王朝死去了,王船山为何还活在人间

一册经史,一行典籍,都在他内心里发着光亮。他日日以文字和笔墨为口舌,吸纳天地,对话经理,晤面先贤,探寻人性。在那样的乱世,很多时候,得到一张不曾写过字的纸,都是一种莫大的欣喜。他心归于文化,身隐于草屋,他以思想拥抱着历史与天下。

【王立新】读王船山生平 或可理解中国知识分子的内心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作为明末清初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王船山以一介书生,发震古烁今之论,砥砺三百余年之士人精神。章太炎称道:“当清之季,卓然能兴起顽懦,以成光复之绩者,独赖而农一家而已。”这个倔强孤愤的读书人,一生究竟遭遇过怎样的坎坷?他的生命,对当代知识分子熔铸独立人格、探索价值真理究竟有何启示?

【施文忠】钱穆:风中之烛

在真正理解儒家的人看来,钱穆先生,无论著作,还是教育,其生平,其声望,都出乎自然,肇起良知,没有半点造作扭曲、可惊可怪之处。

【赵广明】匿迹百年的一代大儒程智——写在《程智集》出版之际

作为明清之际社会转型期的思想家,程智不务举业,一介布衣,结社讲学,交友有限,游历见闻有限,且年寿有限,但他逢乱世怀苍生,志在圣学,思接千古,天赋深彻,在有限的时空之中绽放出巨大的思想创造力和精神活力,其学术涵盖易学、道德、宗教、政治、逻辑学等许多领域,值得深入研究。

【李斌】元结与湖湘文化

元结是中原文化与湖湘文化传播交融的重要推动者之一。中原文化是中华文化的重要源头和核心组成部分。元结从中原文化核心之地来到湖南,将中原文化的仁爱忠信、礼义廉耻等精神内核发扬光大于湖湘大地。

【刘复生】蒙文通:经学为中国民族无上之法典

经学为中国民族无上之法典,思想与行为、政治与风习,皆不能出其轨范。”蒙先生认为:“经学即是经学,本为一整体,自有其对象,非史、非哲、非文,集古代文化之大成,为后来文化之先导者也。”在先生看来,“经”不是属于哪一科的问题,经学集古代文化之大成,与一般所说的“国学”,或“中国文化”相近,自有其发展脉络,须仔细辨认。

【方彦寿】古灵溪畔,为“海滨邹鲁”奠基——理学家陈襄与古灵书院

说到“海滨邹鲁”,马上就会让人想到“海滨四先生”陈襄、郑穆、周希孟和陈烈。这四位都是闽县或侯官人,闽县、侯官,指的都是今天的福州。

【邹全荣】在逆境中学会生存——观朱熹手书《四季诗》有感

南宋庆元三年(1197年)夏,“伪学之党”“逆党”一案兴起,朱熹被指责为“党魁”,这可是不轻的政治迫害,与朱熹一同遭遇“逆党”禁锢、永不叙用的共有59人之多,连宰相赵汝愚也在牵连之中。朱熹退出朝廷后,来到泰宁县。

【高寿仙】顾炎武故居感怀

一提到江苏昆山,大家首先会想到周庄。其实,昆山的千灯古镇,虽然没有周庄的规模大,但同样积淀着浓郁的文化底蕴,洋溢着灵动的水乡韵味。

【罗志田】凭直觉成大学问:梁漱溟的治学取向和方法

本文关注梁漱溟先生的治学方法,在反复回味梁漱溟作品的基础上,作者总结其治学方法的特点为“以‘问题’为中心”,注重“虚风”,即着意制度、秩序、知识之外的心理、情味和精神气息,有形之外的无形,变态之外的常态。这种治学取向与他的治学实践结合,正反映一代学问大家的性情趣味,对后辈治学或能有所启发。

【董利荣】怅望在严滩的王阳明

明代名人王阳明,一生北上南下,文功武略,在许多地方留下足迹,结下不解之缘。严滩就是其中之一。几回舟过严滩的王阳明,在此“顾瞻怅望”,在此留下祟学大事“严滩问答”。

【尹文汉】周敦颐教我们如何“成为一个人”

在今天,如果有人说某位心理学家所思考的是哲学问题,则那位心理学家多半会认为那是对他的一种污蔑。不过,我却是个例外。对于我所视察到的现象,我常觉得忍不住要追问它的意义。这些意义中,有一些对我们当今的世界具有相当大的启示。

【吴铮强】爱莲池:十八线明星周敦颐的逆袭

1983年5月,北京大学的一位日本留学生有一次“漫长的独自旅行”,行程是从北京出发,往江苏六城、上海、江西九江、湖北汉口,然后返回北京,周敦颐墓是他九江之行目的地。不过路上就听说,周敦颐的墓“现在就算去的话,因为什么都没有了,所以找都找不到”。留学生还是找到了墓地,看到的情形是“周围杂树丛生,建筑物也已不复存在,只剩下···

【郭继民】元气淋漓的熊十力

在现代新儒家“三圣”中,如果将马一浮先生定位于飘逸之高人,将梁漱溟先生定位于“倔强(直)的行动者”,那么,熊先生则应定位于具有原创精神的“元气淋漓”的哲学家。此元气淋漓之义有三,表现在学术品质,乃是元气充沛的原创性精神;表现于性情上,则是直率本真的魏晋风度;表现在哲学取向上,则是元气淋漓的生命哲学。

【李留文】于躬行处致中和——孙奇逢的为学路径

毫无疑问,在明清思想史的书写中,孙奇逢被严重忽视了。而这或许与他所选择的学术路径有关。明清易代之际,顾炎武倡导理学即经学的理念,开一代之风气;黄宗羲极具批判精神,又是浙东史学的奠基者。

微信公众号

儒家网

青春儒学

民间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