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飞龙】知行家书:疫情时刻的自主学习与人格完善

栏目:反思新冠灾疫、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20-03-06 19:51:18
标签:人格完善
田飞龙

作者简介:田飞龙,男,西元一九八三年生,江苏涟水人,北京大学法学博士。现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一国两制法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著有《中国宪制转型的政治宪法原理》《现代中国的法治之路》(合著)《香港政改观察》《抗命歧途:香港修例与两制激变》,译有《联邦制导论》《人的权利》《理性时代》(合译)《分裂的法院》《宪法为何重要》《卢梭立宪学文选》(编译)等法政作品。

知行家书:疫情时刻的自主学习与人格完善

作者:田飞龙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庚子二月十三日戊申

          耶稣2020年3月6日

 

亲爱的同学们:

 

疫情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大家好!我是北航知行书院导师田飞龙,非常荣幸在这个特别的春日里向大家问候健康,快乐,也问候你们的家人与社区的平安!2020年的冬日、春节、寒假、开学都来得有些怪异,你们都成了“宅男宅女”,而老师们则成了“网络主播”。这都是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了中国乃至于世界的诸多角落。据说这个病毒是一个“家族”,在世界各地开枝散叶,发动了一场针对人类的“自然恐怖战争”,而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各国还没有完全掌握病毒的来源、行踪、变异与最终危害性。1月份波诡云谲,国家与国际社会都不得不以“紧急状态”的思维与方法应对前所未有的疫情。国家宣布全国性超强管制措施以来,特别是WHO宣布“全球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以来,每天跳动着的中国与全球疫情数字——不只是数字,更是生命——一定引起了你们的关注和焦虑。你们平时也喜欢“宅”,因为网络生活内容与方式已经成为你们的“自然”。但那是“自由”可选择状态下的“宅”,如今作为防疫管控下的“宅”,你们又是否习惯呢?有没有过抱怨?与父母“重新”的朝夕相处是否有一种离家的燕子又回巢的复杂微妙心理?你们的自主学习与生活秩序是否有条理?你控制得住自己的懒散、拖拉、重口味和不知不觉的“网瘾”吗?这些是对你们的问候,也是提醒。

 

自主学习其实并不容易,但却是测试和完善自我独立人格的绝佳契机。古人倡导的“君子”圆满人格,乃是一种极其周密和广大的道德与政治修为,要求我们先以“修身”准备好自己,再奔赴“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实践场域和扩展层次。你的一生能够走多远,你的德性与能力是否匹配完美而不失衡,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的“修身”。“修身”追求的就是“自主”,而“自主”不是简单地自以为是和任意作为,不是选择自由的庸俗化,而是对道德与人生目标的自觉认同与追求,是填充饱满、富有德性及有益于共同体的积极自我准备与实践。

 

自主学习要求大家能够说服自己做到:其一,修身养德,在疫情防控下难得的紧密家庭秩序内,承担自己的角色与义务,爱护长辈,关心兄弟姐妹,为社区提供力所能及的志愿服务,在“社会”中学习及成熟;其二,做好自己的学习计划并管理好时间,除了规定性的线上学习,还需要在线下投入更多功夫,才能弥补“远离”实体教学秩序的效果差距;其三,利用好书院的“导学小组”,在你们的“小家园”中与导师和组员同学们分享你的生活观察、社会思考与思想火花;其四,立志读一些难一点的理论书籍,就像刀刃在石头上磨砺一样,通过进入某一特定的思想大传统而真正打开自主学习与思考的闸门,上学期的《西方经典研读》给大家做了示范和引导,但只是个起点。只知道柏拉图是不够的,你们还需要在此基础上培养现代性的基本思维和价值观。

 

大家当然需要关心社会、国家与人类。疫情是自然病毒的变异和威胁,但对人类社会而言则需要多层次的检讨和应对:其一,人与自然的平衡及对自然的敬畏,这是疫情反思的关键维度,“野生动物难题”源于这一反思,尽管证据尚未确定,但人类“重口味”生活方式及对自然生态的过度开发与侵扰,或许是病毒变异的重要诱因,从而导致一种源于自然的批判经验;其二,全球化与全球治理的协调性与共同体伦理,我们看到各国应对疫情的观念与能力千差万别,看到了歧视,也看到了团结,有华尔街日报的“中国病夫论”,也有日本友人的“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这表明全球化仍然是一个脆弱共存的体系,其内在的团结与协作基础尚不稳固;其三,国家治理与地方治理的现代化水准,这一层面几乎检验了现代治理的所有观念、制度环节与公权力的责任伦理,有同学们可以观察和研究的太多课题,都可以在北航“社科杯”里展示你们的才华;其四,科学非常重要,政治只能进行“疫情阻击战”,阻断其大规模流行传染,但最终的“反击战”还需要疫苗的科学研制和临床应用,科学知识与技术有自身独立的发展规律,经过此次危机应对,我们需要更加重视保障科学知识生产的自由、独立和有效性,“论文至上”要不得,关键是有问题意识,做到知行合一;其五,对“非常态”的体验与思考特别有助于深刻理解常态生活与法律秩序的价值与原理,理解存在与规范之间的辩证关系,理解国家权力的本质与限度,理解贯穿人类社会政治史的“生命政治”逻辑。

 

你们也一定很关心武汉,关心自己可以为疫情防控做些什么。志愿服务和公益心是社会共同体团结与进步的微观纽带与润滑剂,是社会友爱互助的免疫机制。你们可以在自己的社区主动关心及承担合理的援助工作,可以参与可信的网络捐款和声援行动,可以帮助澄清疫情事实以阻断谣言扩散,可以主动问候关心疫情严重地区的同学,甚至也可以主动关心你们的外籍同学,与他们分享各自对抗疫的观点与方法。疫情威胁的是生命,但疫情也发出了多层次“共同体”重建与重塑的邀请。家的重温,社会友爱,国家责任,人类互助,这是人文主义对自然病毒的道德防线,也是人类在自然演化史中不断联合进步、累积文明并追求更好存在方式的进步基础。

 

你也可以有你的“疫情日记”,记录你的生活点滴与生命体悟,以及对更大范畴之道德与制度的反思心得。不用与不可能每一个人都成为“方方”,她有自己独立的作家身份和公共知识分子责任,也有人文主义温度。建议你们读一读“方方日记”,这是武汉很多同类“日记体”疫情叙事中值得认真看的“公共日记”。你可以不同意其中的具体立场或事实依据,也可以质疑其中的“人文”矫情甚至语言风格上的机巧,但一定要深刻理解和尊重这样一种介乎国家统一叙事与民间网络个体散论之间的、定位于“市民社会”层次的中间性、公共性的言论自由权利及引发公众关注和讨论的公共商谈与理性化价值。如果因为你的偏见和偏激而简单屏蔽这样的“公共声音”以及用这样的声音与官民两界其他声音做比较,你其实丧失了公共舆论观察学习的一个关键契机。“方方日记”不等于真实和真理,但它是20世纪中国“女性文学现代性”的脉络延伸现象,其中还有萧红、张爱玲、严歌苓等,她们的女性主义视角和个体主义叙事取向是健全社会文化生态与精神秩序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是可以与“宏大叙事”有正当对话资格和效果的一种独立性社会写作。其实,就思想本质与文学趣味而言,我本人的公共写作也是倾向于作为一种独立知识分子的社会写作的。社会写作不是名利驱动,不是权力和资本的交叉俘获物,而是真正社会性的独立知识尊严和表达自由,是理性和建设性的事实供给与价值评判。疫情过后,国家与社会或许会真正发现,这样的公共表达自由空间是社会秩序良性运行不可或缺的治理性要素。

 

而你们的日记首先是写给自己的,是一种灵魂深处的“自主革命”,是人格的自我检验和完善,本质上是一种“忏悔录”传统。你们在进行任何形式批评的时候,一定要设问一下自己是否有同样的道德缺陷和罪责,以同情和同理心检讨自我,参与社会。因此,日记是一种自主学习和自我教育的理性机制,是极度“内化”的道德自我意识的觉醒与实践。

 

2020之春是全球化和人类文明史最关键的一个春天,是21世纪第三个十年的历史开端。别忘了我们是新世界的中国青年,别忘了中国对自身的文明期许和复兴使命,别忘了时代进步是一代代人的薪火相传,而当责任传递到你们身上时,你们今日的所思所行就是关键的起点与基础。更关键的是,这是你们青春生命难以再遇的重大历史时刻,也是你们从稚嫩走向自主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作为知行书院的责任导师,我既关心“小组”里的你,也关心书院大家庭里更多的你。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家”是一切伦理与政治秩序的源头和原型,“家”与“自由”有一定的规范张力,你们的个体实践中也有对“家”之集体意象与压力的回避甚至逃避,然而“家”是可包容“自由”的更广大的道德存在与秩序。现实的“家”是你们生养成长的基地和港湾,扩展的“家”(如家)是你们知识学习、道德历练与政治成熟的实践场域。你们有没有真正长大,初步基础在家庭,养成体系在社会。学校与导师是你们成长历程的最好朋友,而北航知行书院是你们此在温暖的家园。

 

愿你们在这个特别的春天里,依然健康活泼,灿烂如初,在自主学习中不断完善人格,砥砺思想,关心社会、国家与人类,不负春光,从容生长。期待你们在疫情过后“饱满”而“自信”地重返校园,接力展开人格与专业的进阶性探索旅程!

 

祝你们知行合一,快乐成长!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教授

知行书院导师

田飞龙

2020年3月6日于北航家中

 

责任编辑:近复

 

微信公众号

儒家网

青春儒学

民间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