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萍】古人的“慎独”

栏目:文化杂谈
发布时间:2020-05-26 00:59:37
标签:慎独

古人的“慎独”

作者:李萍

来源:《学习时报》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庚子四月廿三日戊午

          耶稣2020年5月15日

 

东汉名臣杨震少年时爱学习,通晓经术,博览群书,专心探究。据《后汉书·杨震传》记载:杨震担任荆州刺史时,曾向朝廷荐举当地名士王密,王因此被朝廷启用,担任昌邑县令。后来,杨震升任东莱太守,在赴任途中路过昌邑县境,王密去看望杨震。当夜,王密怀揣10斤黄金,来到杨震下榻的馆驿,酬谢当年的知遇之恩。杨震见了很不高兴,说:我当年了解你才向朝廷推荐,但你并不了解我。王密见他推辞,便说:这是我的一片心意,你可以放心收下,没人知道。杨震听了更不高兴,说:这件事一旦发生,就是天知、神知、你知、我知,可谓“四知”,怎能说没人知道呢?王密听罢,惭愧地把黄金带回。

 

慎者,谨慎、恭谨也。古时非常讲究做官务“慎”。慎,也叫慎独,“慎”即小心谨慎、随时戒备;“独”就是独处,独自行事。意思是说,做人的道德原则是一时一刻也不能没有的。

 

“慎独”,是我国古代儒家的重要思想,也是儒家学者提出的一种道德修养标准,是我国古代儒家创造的“修身之法”“入德之方”。“慎独”一词最早出于《礼记·中庸》:“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意思是说,君子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和道德分离,哪怕在独处的时候,也应恪守高尚的道德情操,哪怕多么微小的事情,绝不逾越原则半步。即使在别人看不见、听不到的任何地方,也应该严格要求自己,不能使自己的一言一行超越道德规范。“故君子慎其独也。”“慎独”即自律,是封建士大夫的道德至高标准,即使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能模范地遵守道德规范,自觉按道德要求行事,做到言行一致,人前人后都是君子,不会由于无人监督而肆意妄行。强调不要因为没有人看见,或者事情微小就放纵自己,一个注重品行的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有越轨行为。隐蔽的东西和微小的事情,最能显示一个人的品质。所以,一个有道德的人在别人看不见、听不到的情况下,要特别谨慎,不做坏事。

 

“慎独”是中国伦理思想史上一个特有的范畴。《大学》认为慎独要以“诚意”为基础。“慎”有言语之慎、行为之慎,有慎己、慎人、慎大、慎交、慎微、慎独等类别。

 

历史上有很多“慎独”的生动例证。康熙将“慎独”概括为“暗室不欺”,并告诫子孙:“《大学》《中庸》俱以慎独为训。”武则天在《臣轨》中特别要求官员要“慎”,强调官员当慎思慎言慎行,有预则立、不预则废等,告诫官员当常修为官之德、常思贪欲之害,时刻做到兴虑衰安思危。要求为官者要修身养性,端正品行,不能不慎重;谋划思考机密大事,不能不周密。忧患常源于轻视小事,灾祸常因为忽略细节。一个人行事不慎重周密,大多会后悔终生;说话容易泄露机密,是灾祸的媒介;做事不慎重,是失败的缘由;眼睛明亮的人能看到无形的事物;耳朵聪敏的人能听到弦外之音;善于谋划的人对策出现在预兆之前;做事慎重的人在事情没发生之前就十分慎重;远离困窘就必须及早谋划,不想贫穷就必须趁早预计。不该说的话不说,可以避免祸患;不该做的事不做,可以躲避危险。做人做事“不慎重”“不周密”“不准备”“不保密”“不注意细节”“不适当的言行”,甚至“不适当的表情”都会给自己带来灾祸。因为这些个“不”会导致人的不平衡,而灾祸源自不平衡。

 

林则徐在其居所悬挂一幅醒目的中堂,上书“慎独”二字,以警醒、勉励自己。晚清名臣曾国藩32岁那年给自己订了个日课册,规定了自己每天必做的十二件事:主敬、静坐、早起、读书不二、读史、日知其所亡、月无忘所能、谨言、养气、保身、作字、夜不出门。一以贯之,坚持下来。正是凭借这种严格的修身成就功名,并树立了做人的标杆。曾国藩临终时只给子孙留下四条遗训,第一条就是“慎独则心安”,如果能做到慎独,则内心坦荡,心中无愧疚之事,人也就可以泰然处之。

 

南宋陆九渊说:“慎独即不自欺。”慎独之时,人主要面对的是自己,是与自己的内心赤膊相见。能做到慎独的人,是战胜了自己的人。老子言:能自胜,才称得上强大;内心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这样的人,才能获得真正的安定和富足,面对世间的滚滚红尘,命运的荣辱沉浮,人生的成败得失,守得住自己的内心,管得住行为,不崩溃,不放纵,这是一种能力,也是一种境界。与自己相处是能力,与自己相处好才是境界。所谓“慎独”,正是与自己好好相处,并做那个更好的自己。以上种种,无一不是自律慎独、道德完善的体现。古代先贤在道德修养方面十分讲究“慎独”,因为一个人只有独自一人时才会表现出自己的真实道德修养来。“道德”就其本质意义来看,是人们的自觉行为,即“自律”的行为。只有凭借人们的道德觉悟,凭借人们“良心”的自律,道德对人的规范作用,才会真正成为不受外界制约的自觉行为,道德的社会作用才能充分体现。

 

“慎独”既是一种道德修养方法,更是一种道德境界。古人在不断感悟“慎独”的过程中,不断丰富其内涵,强调时时自省,做到“六慎”。

 

慎微。要求注意小节。据《康熙政要》记载,康熙皇帝曾告诫官员“小心翼翼,不大声以色,小心也”。要求下属“对自己所喜之人,有罪必罚;对所恶之人,不应加重处罚,做到据实论处,功过分明”。古人言:“骄纵生于奢侈,危亡起于细微。”即讲究注重慎微,在最隐蔽的言行上能够看出一个人的思想,在最微小的事情上能够体现一个人的品质。世人要做到“不以恶小而为之,不以善小而不为”,防止小节上的蜕变。

 

慎言。“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语言是传达感情、沟通交流的工具,但是如果运用不当,虽是出自无心,也会成为伤人的利器。古人认为,口是祸福之门,特别是为官者,慎言慎语为官箴之要。据《说苑·敬慎》记载,孔子在参观周王祭先祖的太庙时,看到台阶右侧立着一个铜铸的人,但嘴被扎了三道封条,在这个铜人的背面,刻着一行字:“古之慎言人也”。意思是说:这是古代一位说话极其慎重的人。这给孔子以极大的震动和启发,因此,孔子在谆谆教诲弟子时,总是十分强调“君子讷于言而敏于行”。后来,人们便以“三缄其口”比喻“慎言”了。人们常用的“缄默不语”也由此演化而来。

 

慎行。强调办事谨慎。汉武帝时的丞相霍光处世小心谨慎,沉静稳重,可以为人臣之效法。《为官思想录》记载,他为官言行举措都无比谨慎,“言动不可不慎。一言乖错,一动轻浮,至细也,面传而播之,必甚于所言所动。”因此,要求为官者须战兢惕厉,时时提防,恐陷刑网,方可免于罪悔。若以是为得意之场、可乐之地,矜情放气以为之,而罔识顾畏,将入于畏途,不能自脱矣!”就是要谨慎自己的所作所为。特别是在人际交往中谨守法度,寡交而不滥交。清朝名幕汪辉祖在其《佐治药言》中专列“慎交”一条,提出忠告:要注意自己的人际关系,与民交往要言而有信,与同事交往要情如家人,“事君如事亲,事官长如兄长,与同僚如家人,待群吏如奴仆,爱百姓如妻子,处官事如家事,然后为能尽吾之心。如有毫末不至,皆吾心有所未至也。故事亲孝,故忠可移于君;事兄悌,故顺可移于长;居家理,故治可移于官。”慎行,要求人要时时怀着敬畏之意,有谦德,在《尚书?大禹谟》中有明确的解释,“满招损,谦受益。谦虚,对上恭敬,对人礼敬,不恃才傲物,不张扬,不卑下屈上,有主见,有才识,但敏而好学,好学不倦,求得知识、才智和道德的圆满,其反义在骄。”意即对上峰不倨傲、减少阻力;对士人,恭而有礼,礼贤下士,求得和陸的环境,以谦逊人格获得理解、支持,赢得政声;对同事,和而不同,宽容处世,使同事谅解难处,和衷共济,同心同德;对民,则以仁爱之心,护民,利民。反之,则不然。

 

慎欲。控制欲望,因为过度的欲望就是贪婪。要做到“欲而不贪”“以义制利”。清代著名学者唐甄在《潜书》中说:“人之情,孰无所欲!得其正而安之,不得其正则弃之,是为君子;得其正而溺之,不得其正而强遂之,是为鄙夫。”明确指出了人要分清欲望的正邪,正当的欲望就支持,不正当的就抛弃,这样的人是君子。否则,正当的欲望沉溺其中不能自拔,不正当欲望还要去强求,就成了浅薄卑劣的小人。他还指出:“为学之道,制欲为先。彼出而不能反,申而不能屈,必至溺其身,堕其名。博学智士,蹈此者多矣;此无他,欲败之也。”人应该把控制自己的欲望放在第一位,如果欲望发出而不能收回,伸展开来而不能抑止,必然导致身心名誉的毁败。

 

慎权。权力是把双刃剑,权力是一种责任。权力可以使人高尚,也可以使人堕落,能成就一个人,也能毁掉一个人。关于权力的本质,明人吕坤论述:“做官都是苦事,为官原是苦人。官职高一步,责任便大一步,忧勤便增一步。”强调“虽抱关之史(守关看城门的小吏,泛指地位卑微的小吏),也须夜行早起,方为称职”。《吟语·治道》中告诫为官者对待权力要小心翼翼,防止滥用权力。

 

慎断。即遇到需要决策的问题要慎重。每遇到一件事情,都要进行详细的考察,充分掌握情况,反复思考,得出解决的办法,没有疑问再付诸实施,宋人陈襄说:“官司凡施设一事情,休戚系焉,必考之以法,揆之于心,了无所疑,然后施行。有疑,必反复致思,思之不得,谋于同僚。否则,宁缓以处之,无为轻举,以贻后悔。”清人张运青说:“处事当熟思审处。熟思则得其情,缓处则得其当。”告诫为官之人要反复考虑,慎重决策。

 

“为政以德”,人无德不立,官无德不为。慎独、清正廉洁都是为官从政者的官德底线。德,源自内心,心静则心正,心正则德正。历代贤士与廉吏皆秉持“慎独”的修养观,完善自我,以社稷安康为己任,替国家分忧、为百姓造福,慎独立身、戒贪止欲、克己奉公,以德修身、以德立威、以德服众。

 

则热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