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宁】朱熹的“四心”读书法

栏目:文化杂谈
发布时间:2020-07-17 00:41:33
标签:四心、朱熹

朱熹的“四心”读书法

作者:雷宁

来源: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庚子五月廿五日己未

          耶稣2020年7月15日

 

南宋理学家朱熹(1130—1200年),是公认的理学集大成者,他的学说成为元、明、清三代官方的意识形态,其思想也传播到日、韩等国,在东亚文明的发展上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一生讲学、著述、编撰不辍,学术活动十分丰富,门人弟子遍布天下。在向弟子传道授业的同时,朱熹也十分重视将读书治学的方法传授给学生。朱熹最重要的著作之一《朱子语类》中收录有《读书法》《总论为学之方》等篇目。“鸳鸯绣了从教看,莫把金针度与人。”朱熹恰恰反其道而行之,金针度人,嘉惠后学。研读朱熹有关读书的论述,其读书心法可总结为“四心”。

 

静心

 

所谓“静心”者,不能贪心也。读某书,读了一遍就希望对书中的道理有全面透彻的理解,就期望自己获益多多,就奢望对解决某个问题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天下哪有这样的美事?此皆是心不静的表现。

 

心不静则心浮气躁,读书时难以深入,浮光掠影,许多细微之处便被忽略而不自知。读书一遍,心无所得,又徒增烦恼。那么如何做到静心呢?“戒贪”,先不要贪图读书的种种益处。朱熹说:“近日看得后生,只是教他依本子识得训诂文义分明为急,至此反复不厌,日久月深,自然心与理会,有得力处。”朱熹告诉后学晚辈:甭急,勤查字典词典工具书,将字词含义搞清楚、弄明白,然后反复不厌地看,熟读而精思,日久天长,自然会明白书中的种种道理。

 

为帮助后学摒除“贪欲”,他还特地介绍了苏轼的读书方法,“每一书皆作数次读之。当如入海,百货皆有。人之精力不能兼收尽取,但得其所欲求者尔。故愿学者每次作一意求之。如欲求古今兴亡治乱,圣贤作用,且作此意求之,勿生余念。又别作一次求事迹文物之类,亦如之。”一本好书内容丰富、包罗万象,在读之前可以先确定一个主题,然后阅读时,以此主题为中心,对与此主题有关的内容做认真细致的搜寻与爬梳。下次再读时,别立一主题,再依此法读之。读过数遍之后,则这本书的内容就了然于胸了。

 

虚心

 

“虚心”犹如我们今天所说的不偏不倚、客观中立看待书中论述。“问:‘《易》如何读?’曰:‘只要虚心以求其义,不要执己见。读他书亦然。’”读书不要顽固坚持自己已有的成见,而是要细心体察作者在表达什么。朱熹指出:“今人多是心下先有一个意思了,却将他人说话来说自家底意思。其有不合者,则硬穿凿使之合。”这就是不“虚心”。自己内心中先有了一个“意见”,认为作者卑之无甚高论;读书时,只不过是用书中的道理来佐证自己的理解,必要时还要穿凿附会,勉强使书中的意思与自己的见解大体一致;仿佛自己聪明睿智、见解深邃,前贤与时贤的观点只不过是自己观点的脚注罢了。如此做派,可美其名曰“六经注我”,实际自欺欺人。这也就是朱熹所批评的“牵率古人言语,入做自家意中来,终无进益”。

 

那么如何做到“虚心”呢?朱熹指出,要“随他本文正意看”。这里的关键是“本文正意”,可以理解为作者在文本中表达出的真实意图。这种“正意”并非一读之下就立刻理解得显豁明白,而是需要读者反复咀嚼、不断思考,方能从字里行间剔抉出作者真正想表达的“正意”。

 

宽心

 

心宽者,不要着急也。人们为什么要读书?读书的目的除了怡情悦性之外,还包括增长知识、扩大见闻、启迪智慧。所以读书之前我们必期待效果。一旦读书的效果与自己的预期产生落差,内心便不免烦躁起来。倘若自认为资质不过中人,常读而不见收获,焦躁之感更烈,书也无心读下去了。这些都是“不宽心”的体现。

 

所以朱熹一再告诫人们:“宽着心”“须是胸次放开,磊落明快,恁地去。第一不可先责效。才责效,便有忧愁底意。只管如此,胸中便结聚一饼子不散。”读书责效无形中给自己带来压力,“胸中便结聚一饼子不散”的负面精神状态,怎会带来最佳的读书效果呢?无论是读书,还是从事其他工作,神清气爽、心无挂碍才能事半功倍。朱熹说宽心,本质上是让人们放松,轻松愉悦地走进书籍的世界。这是宽心的第一层含义。

 

宽心的第二层含义乃是不要逼迫自己在短时间内读完某部书。朱熹的做法是“宽着期限,紧着课程”“须是紧着工夫,不可悠悠,又不须忙。只常抖擞得此心醒,则看愈有力”。读书的期限尽可能放宽些,但不要因为期限长,便内心懈怠,不抓紧时间,反倒应该是争分夺秒,“大施功力”,把有限的内容“仔细读诵教熟”。

 

精心

 

精心,也就是读书时不能求多求快、不务深探,反而要沉潜往复、从容含玩。朱熹说:“今且放置闲事,不要闲思量,只专心去玩味义理,便会心精。心精,便会熟。”“心精”即一心在书上,不作其他想。那么如何做到“心精”呢?看看朱熹的论述:“读书,须就那一段本文意上看,不必又生枝节。看一段,须反复看来看去,要十分烂熟,方见意味,方快活,令人都不爱去看别段,始得。人多是向前趱去,不曾向后反复。只要去看明日未读底,不曾去细绎前日已读底。”

 

再进一步,朱熹提出了三条。第一条,越是无疑处、闲处、无紧要处越要仔细。“看文字须仔细,虽是旧曾看过,重温亦须仔细。每日可看三两段。不是于那疑处看,正须于那无疑处看,盖功夫都在那上也。”“只是要人看无一字闲。那个无紧要的字,越要看。”第二条,看书当如酷吏断狱,任何一个细节都要查问得清清楚楚。“看文字……如酷吏治狱,直是推勘到底”“看文字如捉贼,须知道盗发处,自一文以上,赃罪情节,都要勘出”。第三条,寻到书籍的缝罅处。“读书,须是看着他那缝罅处,方寻得道理透彻,若不见得缝罅,无由入得。看见缝罅时,脉络自开。”寻缝罅也就是找到文字的起承转合处,读多了自然能把文章分析得脉络分明。

 

总之,朱熹告诉人们:一段文字,要翻来覆去地看,直至烂熟;要像呆傻之人一样,在书籍上挨来挨去(只管看),要挨到“白直晓会”(烂熟、精熟)最终必得真知。

 

朱熹的“四心”读书法,看似笨拙,实则灵巧,看似慢,实则快,其中蕴含的道理与做其他事也是相通的。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