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晓明】最大的吉祥是文明的吉祥

栏目:思想评论
发布时间:2021-02-12 11:01:36
标签:春节
胡晓明

作者简介:胡晓明,男,西历一九五五年生,四川成都人。师从王元化教授,一九九〇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中国文学批评史专业,获文学博士。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基地中国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研究员。主要从事中国文学思想研究及近代诗学和学术史的研究。代表作有《中国诗学之精神》(1991)《万川之月:中国山水诗的心灵境界》(1993)《灵根与情种:先秦文学思想研究》(1994)《诗与文化心灵》《2006》等。&nbsp; <BR><BR>


最大的吉祥是文明的吉祥

作者:胡晓明

来源:「尔雅国学」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七一年岁次庚子腊月三十日庚寅

        西元2021年2月11日




杨阿敏问:2004年,您在《读经的新意义》一文中指出,每个时代的读经,都有对于时代问题的不同回应。如今,传统文化的价值正在被更广泛地认识和接受,国家层面也在大力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您对读经问题有何新的观察与思考?


《读经:启蒙还是蒙昧》,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


胡晓明答:我十多年前曾经为《读经:启蒙还是蒙昧?》写过一篇小序,序言中提出一个观点,这个观点窃以为是独创的。关于中国近代思想发展的一个基本框架,要么就是救亡,要么就是启蒙,或是启蒙压倒救亡,或是救亡的正当性至高无上等等。但我认为这个框架本身就是有问题的,难道除了救亡和启蒙之外就没有其他价值了吗?所以我就提出了第三种选项,“正本”。我那篇文章写的是“读经的新意义”。中国的儒道释,包括西方的基督教,为何时至今日仍有其超越于救亡和启蒙的意义?救亡是一种国家取向;启蒙是个人取向或是一种生命的权利;除此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超越于两者的人类文明和文化的基本价值?这就是“正本”,所谓“本”就是来自于根本性的价值,如果人类这个物种要在地球上生活下去,一定有一个根本的价值;“正”就是让这个东西在每一个小孩子、年轻人和成年人当中能够一代代“守正”。所以我认为这就是他们在讨论救亡与启蒙时忽略的东西,因为他们不管宗教也不管传统。启蒙谈的是人的解放,解放之后往何处去也成为问题,这个过程中道德的东西完全可以弃之不顾,用史华慈(Benjamin I. Schwartz)(1916-1999)的话来说就是“排他性的物质主义”,这个“排他性”是非常可怕的,这样一来其他价值就没有了。


从编那本书到今天,时间过去了十六年,时代的大脉络与问题仍然没有变,也就是说,读经所回应的时代问题,仍然没有变化。简单地说,即结合东西方有关人文主义的价值,共同为时代立心立命,夯实一个变动时代底下文明与文化的基本价值。但是中国的面貌有很大的变化。简单说,更加强大了,无论是GDP,还是一带一路,十五年确实让世界括目相看。当然,国际局势也发生了很大变化,有些东西更明朗了,有些情形更尖锐了。其中中西文化价值之撕裂,上下阶层的矛盾,人文与科技的分断,似乎都比那个时候更明显了。


我的一个基本观点是中国走向强大是必然的,我们生为这个时代中人,应有一种使命感,应顺应这个必然的大趋势。但不只是身体的强大,也要有灵魂。灵魂的强大,是对身体的强大的固本复元,也是对身体强大的调适把控。因而,读经不是不重要,而是更重要了。


最近读到法国昂热西部天主教大学荣誉教授、法学院前院长伊夫·佩雷文章(参考消息网29日报道法国《费加罗报》网站25日)。文章称,中国要超越美国须实现三大跨越,即海上的绝对优势,对全球贸易和金融的掌控,以及与语言和文化有关的软实力。文章认为前两项已经很有起色,在技术方面,中国在信息、人工智能、机器人和太空领域已经取得了可观的突破。“海上丝绸之路”以上海、广州等港口为起点,经印尼、马来西亚、缅甸、斯里兰卡、巴基斯坦、伊朗的海岸直通苏伊士运河,到了地中海沿岸,甚至开辟了北冰洋航线。


最难的是最后一项,即如何跨越软实力的重大差距。“目前,美国在文化方面仍具有碾压优势。英语似乎仍然难以绕过,而能为全球年轻人所仰慕的超级英雄都是美国的”。文章最后很有眼光地说,中国人绕开了软实力的竞争,“将赌注压在了高校上,而不是用自己的超级英雄来挑战好莱坞”,——换句话说,中国看清了能够在什么跑道上跟美国竞争,而什么地方还暂时未能竞争。


这样的战略选择,似乎是避免正面冲突,打不过而先绕着走。但是我认为还是应该回到我十五年前强调的那个要点,即中西文化价值可以、而且应该结合。这样,才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不冲突、不对抗、不树敌。化干戈为玉帛,转暴戾为祥和。我担心的还有,会不会因为强调科技第一的战略,而相对忽略了人文,或将人文渐渐变成强国的手段与工具。固本复元的读经,是一个伟大文化民族生命自身的事情。而儒家经典的背后,温柔敦厚、知书达理、和平理性、社会和谐、乐善好施、刚健积极、注重人道人生人性的儒家文明观,这样的文化所熏陶的人,可能是中国人未来十年走向世界而更受欢迎的形象。所以我认为读经不止是少年教育的事情,而更是国际政治,是关系到国家未来以什么样的形象出现在世界舞台上的重要事情。


值此2021年新春到来之际,我要向大家说的一句话是:最大的吉祥,是文明的吉祥。
来一支牛背上的歌,如何?“何许数声牛背笛,天涯芳草正斜醺。”


202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