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二零一二年的期许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2-02-03 08:00:00
标签:
姚中秋

作者简介:姚中秋,笔名秋风,男,西历1966年生,陕西人士。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曾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研院教授、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著有《华夏治理秩序史》卷一、卷二《重新发现儒家》《国史纲目》《儒家宪政主义传统》《嵌入文明:中国自由主义之省思》《为儒家鼓与呼》《论语大义浅说》《尧舜之道:中国文明的诞生》《孝经大义》等,译有《哈耶克传》等,主持编译《奥地利学派译丛》等。

     
     
      
     
    我的2012期许是,中国的精英群体,尤其是执政当局,进一步化解政统与道统的对立、紧张。
    
    
    华夏五千年历史乃是华夏之道自我展开的历史。其间,道统与政统虽有紧张,但不管是皇权、还是精英群体,对道统始终保持敬畏。儒家士君子群体更是以卫道为己任。
    
    
    中共建政,令道统-政统之正常关系完全颠覆。延续新文化运动全盘性反传统思想,当局致力于全面摧毁传统,此举得到城市知识分子等精英群体的全力协助。但毛的目标不止于此,他既想充当皇帝,也充当哲人,试图全盘构建一个现代道统,以替代绵延五千年之华夏道统。由此,政统对道统全面开战,权力与生活处于战争状态。
    
    
    这是五十年代以来中国全部问题的总根源。从五十年代开始,乡村精英遭到系统镇压,知识分子屡次遭受迫害,私人工商业者被全面改造,皆因当局欲消灭道的现实承载者——绅士群体。为此目的,当局也消灭家庭,消灭私有财产,消灭市场机制。
    
    
    甚至中共党内残酷斗争,也起因于党内明智者欲缓解道统、政统之对立,比如,《论共产党员的修养》试图援儒入马。此努力遭到激进派狙击。
    
    
    悖道而行者,其无后乎?毛氏此种倒行逆施,当然无法长久维持。邓时代之总体特征是放弃重建道统之雄心。
    
    
    由此,权力对社会的控制有所放松,而于不自觉间奉行黄老之术,放权让利,与民休息。由此,人民的传统而自然的生活得以伸展自我,社会得以重建自我,总而言之,道统得以在艰难的环境中自我重建。
    
    
    可以说,八十年代以来中国所发生的全部良性变化,就是传统之复归。私人财产制度、市场制度是中国普通人熟悉的生活方式。社会自治也是传统中国治理之基本模式。正是传统之复归,带来局部的自由,与奇迹般的繁荣。
    
    
    但是,这个复归是不完整的,遭遇严重阻碍。全部的阻力来自精英群体,尤其是以反传统为荣的知识精英与迷信物质主义的权力精英所结成结成的奇怪的文化-政治同盟。
    
    
    毫无疑问,民众的回归意愿是本能而强烈的。过去三十多年间传统的复归,系以民众自发的回归为先导。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精英群体及整个主流文化、社会、政治建制,基于种种现代意识形态和惟理主义迷信,对这种回归趋势采取警惕、疑惑、很多时候是抵制的态度。
    
    
    也许可以说,当下中国最为根本的冲突就是,民众向传统回归的意愿,与包括政府在内的精英群体的惟理主义迷信之间的对立。民众不自觉地循道而行,精英群体却因为知识的傲慢而拒绝面向道。
    
    
    最可怜的是,这些精英以为自己在追求自由,其实,他们在无意中延续着毛的事业。过去二十年间精英与民众日趋严重之分立、对立,根源正在于知识分子抱持的知识与中华道统之分立、对立。这就是中国精英群体之公共形象在过去二十年逐一崩塌的深层根源。
    
    
    当然,过去十年中,中国思想界已再悄然间发生了一场巨大的变化:回归儒家。不少学者、商人、民间精英也开始回归儒家,归宗道统。当局也在扭捏中局部地回归。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公报中有这样一句话:中国共产党从成立之日起,就既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忠实传承者和弘扬者,又是中国先进文化的积极倡导者和发展者。最为重要的是第一句话,它当然不是历史陈述,而是面向未来的政治宣示。这表明了当局回归华夏道统的意愿。
    
    
    这是一个正确的态度。精英、当局回归道统,中国的一切重大问题均可理顺,比如,精英、大众将会恢复团结,中、外将重建恰当关系,体制内、外或可化解敌意,而这些对于依然面临着根本性制度转型的中国而言具有决定性意义。
    
    
    惟有回归道统,中国人才能在确立文明主体性的基础上,构建保障人之尊严与自由的制度,过上人之为人的美好生活。不回归道统,人民就无从登场,国家就不存在,谈何自由,遑论立宪?因为,人民是由文化界定的,国家则是由道统赋予生命。
    
    
    2012年,精英群体,包括当局,在回归道统的道路上,能否迈出重大步伐?    
    
    
      作者惠赐儒家中国网站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