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大学校长的素质缺陷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2-07-27 08:00:00
标签:
姚中秋

作者简介:姚中秋,笔名秋风,男,西历1966年生,陕西人士。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曾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研院教授、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著有《华夏治理秩序史》卷一、卷二《重新发现儒家》《国史纲目》《儒家宪政主义传统》《嵌入文明:中国自由主义之省思》《为儒家鼓与呼》《论语大义浅说》《尧舜之道:中国文明的诞生》《孝经大义》等,译有《哈耶克传》等,主持编译《奥地利学派译丛》等。

 
     
     
     
     
      7月13日,北京大学校长周其凤为其母亲庆贺九十大寿,突然当场跪在母亲膝前痛哭流涕:“母亲80岁的时候,由于工作原因,我没能回来陪您,对不起!您90大寿,我一定要回来陪您!”)
    
      7月22日,第八届“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大学校长论坛”在南京大学举行,40余位著名大学校长等嘉宾出席。有报道说,香港城市大学前校长张信刚演讲之际,浙江大学杨卫校长一直用笔记本电脑玩纸牌游戏,而这个论坛的主题是“如何共同弘扬中华文化”。
    
      这两件事情在网上疯传,并招来铺天的嘲笑。事后有人为两位校长辩护。确实,母子之情原是人间最为本真的情感,孝敬父母在中国人眼里也是一种美德。周校长若是普通人,如此真情流露,必会得到众人好评。同样,大学校长也是人,也有身心疲倦之时,未尝不可玩玩电脑游戏,以消遣放松。)
    
      然而,对周校长、杨校长,公众却多持批评态度。原因恐怕在于,对于大学校长,人们有一套合理的想象和角色期待。大学校长应该不同于常人,尤其是北大、浙大,在国内属顶尖大学,其校长应当行为得体,方可为人师表,作育莘莘学子。人们期望他们表达情感时优雅得体,即古人所说“发乎情而止乎礼”。大庭广众之下,大学校长涕泗横流,则情有余而忘乎礼,不甚得体。同样,大学校长即便身心疲惫,在公众场合也当正襟危坐;台上发言即便再无聊,既然在会场,就当对发言人有起码尊重,玩游戏则极不得体。
    
      这样的想象是完全合理的。大学是一个社会文化生产、传播的中心,整个社会的文化如何,社会秩序如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大学如何。对于大学校长,公众有理由抱有较高期待,希望其言谈举止不同于少不更事的大学生,不同于官员,当然更不同于娱乐明星;斯文一些,有点文化,行为得体。如此大学校长领导下的大学,才能承担公众期望于大学的文化、社会责任。
    
      现在看来,这两位校长没有满足公众对他们的角色期待,在公众场合,他们没有像大学校长那样行事。这种情况在大学校长中并不罕见,有一些大学校长的行为更不得体,比如,媒体报道过令人触目惊心的大学校长贪污受贿的事情。如同专家变成“砖家”,教授变成“叫兽”,这样的大学校长也逐渐地不能得到人们的尊重。这两次事件进一步推动了文化精英之社会形象衰落的趋势。
    
      何以如此?直观的原因是,大学校长之理工科化。上个世纪前半叶,著名综合性大学校长多出身于人文与社会科学专业,或者是职业教育家、社会贤达,即便上世纪中期也不乏这种专业背景的校长。这是合理的,大学是文化的生产与传播中心,其责任是以人文化成具有文化自觉和公共精神的精英国民,大学校长必须对文化有所感觉。明乎这一责任,大学校长就会知道校长之礼,并谨守此礼,得体地与教师、学生、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及其他各种机构打交道。
    
      然而,二十世纪中期以来,大学的政治、文化定位大变,校长的专业构成也就开始逆转。尤其最近十年来,很少有大学校长由有人文与社会科学专业背景的学者担任,校长大多来自理工科。这些校长在专业领域可能很出色,但由于专业的先天限制,对大学之文化、社会责任,乃至于对文化本身,未必有深入理解。这样的校长很难准确地意识到大学之责任。
    
      其实,即便出身人文与社会科学专业的大学校长,在这方面也不见有任何特出之处。最近几十年来的大学教育整体上是功利主义的,排斥人文,排斥文化。接受了如此教育的人担任大学校长,也就没有大学责任的文化自觉,缺乏对于自己身份的自觉,在日常行为中不明乎礼,其行为方式也就不像人们期待的大学校长。比如,面对行政管理部门,过于恭谨;面对教师,却过于放肆;近些年来,不少大学校长则走上取媚学生之歧途,在毕业典礼上以滥用网络语言为荣。凡此种种,皆为行为不得体,不能体现大学校长之风度或威仪。
    
      也许,当代中国大学校长最大的素质缺陷就是不够斯文。他们可能很有知识,但没有文化自觉,行为不够得体,也就是不知礼。当然,这其实存在于社会各个群体,从小学生到政府官员。但是,大学既然是一个社会文化的生产与传播中心,则大学校长就没有理由指望他人,也不能指望制度。大学校长应当是先知先觉者。周、杨两校长事件,或许会刺激一些校长对大学校长之礼有所深思。)
    
      圣贤早就指出了知礼、守礼之方,那就是敬。大学校长当有敬之心,敬自己之职责,敬自己所面对的一切人。有敬之心,人就会节制激情、情绪,控制自己的身体,随时反思,摸索、习得与各色人等打交道的得体、健全的方式:与学生,与教师,与同行,与自己的家人。这样的大学校长以身作则,默化学生,从而成为文化的地标。
    
    
     原载《南方都市报》2012年07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