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治洪】谭绍江著《荀子政治哲学思想研究》序

栏目:新书快递
发布时间:2014-02-26 21:04:31
标签:
胡治洪

作者简介:胡治洪,男,西历一九五四年生于湖北省武汉市,祖籍江西省奉新县。现为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武汉大学国学院教授、武汉大学孔子与儒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儒家文化研究》辑刊副主编、中华孔子学会理事、湖北省周易学会理事。主要著作有《全球语境中的儒家论说:杜维明新儒学思想研究》(北京:三联书店二〇〇四年版),《大家精要:唐君毅》(昆明:云南教育出版社二〇〇八年版),《儒哲新思》(北京:中华书局二〇〇九年版),《现代思想衡虑下的启蒙理念》(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二〇一一年版)。 


 

谭绍江著《荀子政治哲学思想研究》序

作者:胡治洪

来源:作者惠赐《儒家邮报》

时间:孔子2565年暨耶稣2014219

 

 

 

谭君绍江据其博士论文而改定之《荀子政治哲学思想研究》一书行将付梓,因索序于余。余忝为谭君博士论文指导教师,诚无从他贷为序之责,然余果适于为此序耶?是亦难言也,其说有二。余初读荀子虽早在一九八〇年代初,是后亦曾摩挲反复,然于荀学终不能相契。其学以性恶为本,以礼制为用,以化性起伪为归,虽仍汲汲于导人向善,以期淳俗美政,且多称引先王,祖述孔子,故确未越儒家阈限;然其既以人性本恶,全赖礼制方可弃恶从善,则善在性外而不在性内明矣,因而人乃道德客体而非道德主体,人之为善乃属被动而非主动,如此,则道德上焉者不过人所追扑之鹄的,而下焉者便不免为戕贼人性之桎梏,总之人乃外在道德之牵引物或制约物而已矣。犹有进者,人之本然恶性既全赖礼制方可成善,则不知作为变恶成善之关键的礼制因何而有?据荀子所言,礼制作成于先王,然性恶既为一全称判断,则凡人之性无不恶矣,先王归根结底亦为人,是其性亦恶,又乌得制作变恶成善之礼制?若以先王为出类拔萃而能背反本性,着眼于人群无分际则争乱之现实以发明礼制,则礼制要不过为约束或镇压人群争乱之法规,其制恶功能或者有之,若谓其将深入作用于人性使之变恶为善,则是匪夷所思矣。复有一层,人之本性既恶,是作为生之本的天亦恶矣;天既恶,则其化生之万物无不恶矣;由此宇宙充斥根深蒂固之恶,而须通过先王人为礼制方可达致之善反为飘忽无根之物。人之存于此一无往不恶之宇宙,变恶成善不啻丧失本性,且不免为恶所吞噬;而怙恶不悛倒是保守天真,或可快意一生。理论之究极于此,其于人心世道之损益将何如,不待辩而明矣。余以上述诸端而不契于荀学,亦以此而自知不适于为此序者一也。其二,所谓政治哲学,乃近数年来人文社科学界之热门,余虽孤陋,检读之间亦稍稍浏览相关论著,大体印象是论者多用心于政治技术层面,诸如权力来源之合法性、权力目的之正当性、权力分配之合理性、权力运作之公平性、权力制约之有效性等等,设思转出转精,算计锱铢必较,在论者当以为如此可使社会政治有序,人人各得其所,而余则以为不必然矣。扬榷言之,政治技术诚为社会政治所必需,然社会政治之根本却在政治道德,政治若无道德,则设思再精,算计再细,亦适足以导致私欲偾张,不满日炽,争讼不已,无有宁日,儒家政治学说强调义利之辨,正是洞见于此而思以防杜之。时贤之论政治哲学,往往有意无意忽略政治道德,令余颇不以为然,以是少究心于此,是又余之不适于为此序者也。虽然,余竟为此序,岂徒以忝为谭君博士论文指导教师一端哉。余读谭君此著,感其于荀子学思把握比较全面,架构比较得当,引证比较周详,评论比较中肯;其着眼战国争乱与经验理路以体贴荀子性恶说,差可谓论世知人;其考究周孔成法与礼义作用以理解荀子制度论,亦可谓曲得其意;其铺陈荀子礼义之统之道德内涵,批评罔顾德性之现代政治理论与实践;其发掘荀子政治哲学之现实价值,以期为当代政治建设提供参鉴,凡此皆有启余思而合余心者,故余乐于为之制弁。虽谭君此著仍不无稚嫩粗糙之处,然新秀所为,情有可原,若从今以往孜孜以求,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谭君勉乎哉。胡治洪序于珞珈山凹碧斋,时甲午年上元前一日,当西历2014213日。

 

责任编辑:泗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