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答澎湃“问吧”第二期】我是秋风,都移动互联时代了,为什么我们还需要古老的儒家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5-05-25 20:13:45
标签:
姚中秋

作者简介:姚中秋,笔名秋风,男,西历1966年生,陕西人士。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曾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研院教授、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著有《华夏治理秩序史》卷一、卷二《重新发现儒家》《国史纲目》《儒家宪政主义传统》《嵌入文明:中国自由主义之省思》《为儒家鼓与呼》《论语大义浅说》《尧舜之道:中国文明的诞生》《孝经大义》等,译有《哈耶克传》等,主持编译《奥地利学派译丛》等。

  

 

 

我是秋风,都移动互联时代了,为什么我们还需要古老的儒家,问我吧!

作者:秋风

整理:冷长安

来源:澎湃问吧

时间:孔子二五六六年岁次乙未年四月初八日辛丑

           耶稣2015年5月25日

 

 

 

澎湃新闻编者按:

 

澎湃新栏目“问吧”上线啦!

 

问吧是一个新型问答社区。各个领域的名人、达人会在问吧中开设自己的话题,迎接网友提问。

 

和其他问答社区不同,问吧中最基本的元素是“话题”,“话题”的核心是人,准备回答网友问题的名人和达人主动开设一个话题,迎接网友提问。一天或者半天之后,在积累了一些问题后,名人和达人将陆续开始回答网友的问题。

 

我们致力于让网友五花八门的提问,得到名人和达人有深度、有趣味的回答。以下问答均节选自“问吧”。

 

我是儒者秋风(新浪微博:@秋风论道)。儒家是传统文化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国学”中最基本的内容。在现代生活中,传统文化扮演怎样的角色,是我一直思索的问题。欢迎大家就此问题向我提问。

 

68.邓晓芒先生提出对于儒家文化为代表的传统进行深刻反思批判,而您则认为当务之急为发明儒家良善之思,都立足于中西文化的形式差异,那么两者是否殊流而同归,皆植根于中西文化二元对立的逻辑本质?即中西文化必然是相互竞争兼并的自然存在假设?

 

邓晓芒先生认为,中国必须全盘接受西方文化,才能变好;我只是说,中国人应当做中国人,以中国文化化成国民,可我从来没有要求西方接受中国文化。这就是我们的差别。西化论者认为,自己已发现了唯一的真理,这真理将普遍于所有人。西方人和西化派从来都没有想过,中西文化可以共存而相互竞争的局面:真理怎么能够半途而废呢?真理必须统一全世界,此即所谓历史终结论。儒家从来不会有这种自负,儒家只是说,我挺好,你愿意学,随便,不愿意,咱们各过各的。这就是和而不同。大家觉得,谁更文明呢?

 

69.秋风先生您好。我的父亲总是为发泄自己的不良情绪而打我,我应该怎么办呢?儒家怎么解释这种情况和应对方法呢?

 

对有不良做法的父母,孔子提出过这样的原则:“事父母,几谏。见志不从,又敬不违,劳而不怨。”孝绝不意味着绝对服从,而是让父子相互引导,都走上人生正道。所以,在儒家看来,最好的子女是“诤子”,《孝经》曰:“父有争子,则身不陷于不义。”令尊为发泄情绪而打你,大不义也,您应想办法教育他,比如,求助于可与令尊说上话的长辈,让他们劝诫令尊。您自己也可以直接对他晓之义理。相信经过这些努力,可以解决问题。

 

70.请问先生,儒家里有民族主义成分吗?今天儒家里华夷观念还适用吗?

 

儒家不是个人主义,也不是集体主义。不是民族主义,也不是普遍主义。这些主义都是西方城邦政治和基督教观念之产物,非中国人之观念。今天的中国人却以此立论,真可悲。好在,普通人其实不信那些什么主义。那么,中国人的观念是什么呢?《中庸》:仁者,人也,亲亲为大。我站在这里,天下所有人都是人,但与我亲、疏有别、远近不等。那么,我如何获得美善生活呢?首先从自己做起,修身,然后齐家,再然后治国,最后平天下。秩序由亲到疏,由近及远,逐渐形成。所以,我当然首先爱我的家人,爱同乡之人,爱同县、同省之人,爱同国之人。嗯,所以,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其实是比较淡漠的。西方人讲的民族主义,就是爱民族国家,可中国人在此之前,已有挥霍了多个层次的爱了。至于华夷之辨,也由此形成,但加上了文德、也即文明的因素。戎狄蛮夷就是“远人”,我们相互了解不多,也很难产生相爱之情,相反,可能有各种误解,因而我对他不能轻信,离他远一点。但当然,他们也完全可以进于华夏,只要我们相互接近,而相亲。

 

71.想问问老师,您觉得儒家思想对现代的青年有导向作用吗?作为一个现代青年,在赤裸裸的现实面前,怎么样做到独善其身?

 

独善其身的要旨就是“独”,君子慎其独也。做君子,就不怕独,因为任何时代,君子都是少数,因为能够自觉的人、并且持之以恒的人,向来是少数。但这又怎么样呢?我欲,我择,我志,那就走,哪怕就一个人!

 

72.请问您认为公羊学与理学是何关系?是否如蒋庆先生所言是政治儒学与心性儒学的对立关系?抑或二者从外在制度与内在信仰两方面可以互济共融?谢谢。

 

差不多如你所言吧,公羊学偏重于礼,也即制度构建,理学偏重于心,也即修身。但用政治儒学和心性儒学做标签,不甚恰当。恐怕很难说礼就是政治,礼的范围绝不限于政治领域,而包括广阔的社会领域,比如村社、家的制度。所以,我基本上不用政治儒学这个词。如你所说,两者可以互济共融,但我想,求义理之完整,何不直接回到《大学》或者四书,回到孔子、孟子呢?我觉得孔子、孟子之义理都是全备的、融贯的,尤其重要的是,制度与人心之间没有隔断,而是一气贯成。这一点,对于儒家来说非常重要。把政治和心性截为两段,是严重偏离孔孟之道的,哪怕同时重视两者。如《大学》所说,两者是本末的关系,树根和树身的关系。

 

73.在现代文明中,儒家的价值观真的能够再次流行吗?比如现代文明中的平等,与儒家的三纲之间不是矛盾的吗?

 

我已说过多次,儒家的主张向来是人人平等而有别,这是人之常道。多数人所理解的现代文明只强调了平等,而忽视了有别,注定了不会好。所以,现代文明需要儒家来改善、提升,否则,这种现代文明不过就是人人相互伤害的丛林而已。二十世纪的中国在很多时候就是如此,而这可是现代文明哦。所以,不要以为现代文明就是好的,现代文明给人类带来过空前的灾难,两次世界大战、奥斯维辛,原子弹,可都是现代文明。现代文明需要道的指引。

 

 

74.謝謝老師能夠在這裡為大家答疑解惑。在的中國已到了民族危亡的時刻,就是因為100多年來華夏文明的斷鏈,最近這幾十年的加速度道德崩壞超過以往任何時刻,到了谷底。這就是盲目追求經濟和盲目引進學習西方文化的代價!中國應當像曆史上的華夏,請老師賜教,謝謝!

 

否极则泰来,到谷底,就该反弹了。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有文化自觉,在此时刻,知而行而已!

 

75.您以前是一位译介哈耶克的经济学家,应该说是一个自由主义者,很想知道您是如何从经济学领域跨界到儒学领域的,又如何从一个自由主义者转身位儒者的?

 

自由主义只是术,而不能给人人生之道。哈耶克只是一位西方学者,我们可从他那里得到知识,但同样得不到人生之道。经济学就是更加等而下之的术了,它所提供的知识本身就是一孔之见。不是说这些东西没有价值,而是说,一个人,光有这些,是不够的。没有道,人生就是茫然而无意义的。在中国,很多信奉西来意识形态的人,其实都是茫然而不知生命意义何在,而病急乱投医,临时抱神脚。我比较幸运,早年研究过钱穆先生,所以很自然地转回身来。然后,就觉得生命很舒泰。我的情况,应当不是独一无二的。身边不少朋友都经历过类似的转向。还会有更多人转向。整个中国其实都在转向。道就在脚下,只要转过身来,低下傲娇的头,就可看到道,就可上道。

 

76.中国强调依法治国,至今中国的法律概念各个方面的内容都是从西方移植过来的。您怎么看待新儒家在依法治国下的作用?

 

法律概念全盘移植的结果是,法学根本不重要,法学脱离中国,有什么资格要求国民和立法者尊重呢?而脱离民情的法学,其实是法家的刑名之学,所以我曾说,今天的中国法学家,不管贩卖什么理论,其实都是法家之徒。因为,从根本上,他们的眼里没有国民,没有文明,而妄图用自以为先进的观念改造甚至创造生活。在我看来,现在法学家所搞得民法典,其实就是闭门造车的无用东西。法学必须要有文明的自觉,法律必须维护文明。所以,中国的法学家首先应该是儒家。只有通过儒家,你才能理解中国人的心、生活,从能发现中国人的法律,维护中国人之间的秩序。

 

77.如何理解“孔子以后就是平等社会”?是否是指孔子以后都是自由人,人与人之间没有人身依附关系?经济和政治地位的不平等都是自然竞争的结果?那何来权力与地位的世袭?

 

没有人身依附,没有世袭,这就是平等。平等不等于相同。天生人,禀赋不同,则人的知识、财富、权力定有不同,这与平等无关。正常社会一定是人人平等而有别。战国时代,封建制崩溃,此后中国就是平等社会。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实现平等的国家,儒家学说立足于人的平等,而讨论事实上平等而有别的人之间,如何形成良好关系。

 

78.秋风先生,最近陈明和王财贵关于读经问题的争论,请问你怎么看?

 

王财贵先生对中国经典重回人生活,做出了巨大贡献。今天,经典完全可以更为多样的形态进入各种教育体系中,确实已经如此了。所以,我曾提出,今天我们的工作是在王先生成就的基础上,推动经典学习的建制化。也即,经典学习进入各类学校、社区,以文化人,重建社会。这场争论,当有助于推动这一事业。

 

79.老师您好,我很好奇,在当下工业文明袭来的时代里,为何您以及一些儒学者们渴望挖掘几千年前的思想的价值呢?

 

我们的时代需要几千年前的儒家来拯救。在中国,工业文明如果没有儒家的引领、塑造和支撑,必定人人不安,且人相食。今天的中国在很大程度上正是如此,而儒家能让我们走出今天的困境。

 

80.儒学作为一种农业社会文明的结晶,必然依附于农业社会这一载体,那么在工业化的今天,失去了依附载体的儒学如何呈现新时代的价值?

 

一万年前,连农业还没有呢,人只能采集果实。我们今天,已经工业化了。那你觉得,我们万年前的祖先是人么?如果他们是跟我们同样是人,那么,儒家产生时代的人跟我们今天应当是一样的了,那么,儒家怎么就不能适应于我们时代呢?因为儒家不是在思考农业社会如何治理,而是在思考,人的生命如何提升,人之间如何形成良好关系。所以,儒家所说的话,不会因为农业、工业、信息之类的技术手段的变化而失效。只要人还是人,儒家就有效。但儒家确实会在变化的时代,创造出新制度。今天的问题,不是儒家怎么适应新时代,而是儒家如何为新时代创造出一系列制度,从而让人变好。儒家不出场的新时代,一定是乱世。

 

81.儒家怎么看通奸?恩格斯说这是群婚习俗的死而不僵。他还说偷情是奢侈品。这个奢侈品对无产阶级走上一夫一妻正轨有何危害。

 

在台湾,通奸是犯罪行为。通奸是不忠,不信,不义。

 

82.秋风老师,请问您平时听评书相声、看美国大片吗?您觉得和西方近现代某些思想比起来,现代儒家在民间,尤其是在反感服从的年轻人中,是否缺乏足够的感染力呢?

 

确实,某些西方现代思想确实会对少不更事的青年,产生较大吸引力,因为它让人放纵欲望、激情,而青年血气未定,由此倾向。但是,人总要成熟,成熟的标志就是节制欲望和激情。青春让人留恋,但一个人的心态永远停留在青年时代,是可耻的。而早一点接受孔子之教,生命就可以早点成熟。

 

83.我看您之前的回答,您好像是在一直颂扬儒学而贬低西方文化,是吗?

 

不,我从不贬低西方文化,对西方人来说,西方文化就是他们的文化生明,但对中国人来说,儒家,以及儒家渗透的各种传统,构成我们的文化生明。我们必须首先认识自己,尊重自己,做好自己。但二十世纪以来,中国精英们在文化上自我鄙视,自我殖民,自我戕害。为了唤醒这些梦游者,就不能不分别他、我。这不是为了拒绝西方文化,而是为了认识自我。只有认识自我,我们才有可能真正地学习、消化西方文化。

 

84.您认为儒家在民间与其他学说自由竞争有利于国人?还是由国家行政力量推动教化有利于国人?

 

儒家向来与其他学说共存、竞争。但是,儒家义理切合于人心,因而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被多数中国人选择,乃至于中国周边民族接受,从而塑造了中国人的主流价值。但儒家成为主流之后,其他各种学说和宗教都有传播的自由。儒家中国向来是思想和宗教自由的,这是儒家完全不同于其他宗教之处。今天有越来越多的学者、国民再度认识到儒家对于个体生命成长和良好社会治理的价值。政府也意识到这个民心,并逐渐肯定儒家,并让儒家进入教育体系中。中国社会将会因此而变好,而我相信,这回极大地促进中国的思想自由和宗教宽容。

 

85.秋风先生,齐义虎提出的儒家认信十条你怎么看?

 

抱歉,没有看,所以无从评论。

 

86.老师您好,请问您认为当下一般意义上的西,方价值观对儒学的态度是否算得上是包容呢?反过来儒家主流学者对西方价值特别是大量存在的尚未完善的非主流观念的态度又如何呢?儒家价值观严重的萨特和罗兰巴特又是怎样一番景象呢?

 

第一次听说萨特有儒家价值观。我知道的是,法国启蒙思想家受过儒家影响;苏格兰道德哲学与儒家之间有相通之处;晚近以来的一些犹太思想家如布伯、莱维纳斯,也可与儒家思想沟通。至于主流西方,向来是鄙视中国的,当然也鄙视印度、伊斯兰等一切非西方思想、宗教。顶奇怪的是,中国知识分子和大量精英也接受了西方人鄙视中国的态度,且十分傲娇,人至贱则无敌嘛。为什么鄙视?因为你打不过它嘛。西方根深蒂固的观念是”同“,上帝只有一个,真理只有一套,老子天下第一,他人不值一提。在政治上,就是单一霸主支配下的世界秩序。儒家主张和而不同,所谓东方有圣人,西方有圣人。中国人理想的天下秩序,也是多中心的。所以,中国日益强大起来,真乃世人之福也。中国人才不会抢世界霸主之位呢,历史上从来就没有过,当年的南洋、西洋,也是可以吞并,但没有。中国人只是说,咱们几位个头大的和而不同,行不?但你看,今天的霸主就是不答应。

 

87.请问儒家精神怎么在现代去传承?怎么在一些贫富差距大,且经济低迷,政治不透明的中国某些地区发扬儒家精神?

 

我观察到这样一个现象:过去三十多年来,凡是传统文化保存较好,儒家价值尚深入人心的地方,市场经济都发达,财富积累多,而且分配较为均衡,没有严重的贫富差距,政治也相对清明一些,政府官员较少胡作非为。我有一篇论文《钱塘江以南中国》,您可以查阅,网上免费。所以,越是贫富差距大、经济低迷的地方,越需要人心重建,也就需要文化建设,复兴传统。这就需要若干明白人,民间、官方都可以,自己干起来,慢慢就会发挥作用。曾文正《原才》说得好,只要自己读书、做事,就能改变世界。

 

88.我觉得现在很多自称儒家的人很大程度上还是没有走出宋明理学的窠臼,而理学虽然曾经很光辉,但是毕竟还是太封闭太保守了,倒是更早的孔孟儒学更开放更自由更适合当代。不知您怎么看?

 

儒家内部向来生动活泼,异见迭出,而又和而不同,这就是儒家的生命力所在。你说的对,学儒,应当直接学孔子,直接读五经。这是根本,根本处肯定更全、更纯、更精。当然,汉学、宋学,理学、心学,乃至于今天的心性儒学、政治儒学,各得其一端,难免有所偏失。不过呢,这些也都有助于我们理解孔子之道,理解五经。所以,应当读,但不可陷入其中。而且,今天学习儒学,还要广泛涉猎西学,更要深入体察现实的人生、社会。

 

 

89.连续提问不违规吧?呵呵。民主政府对内必定是软弱的,因为它要向选民负责,尽管多数选民的意见未必正确,但政府通常情况下都要屈服于多数,这,是不是民主制度内在的悖论,无法克服?

 

世上没有纯粹的民主政府,即便有,它也维持不了一秒钟。《联邦党人文集》说得清清楚楚,美国不是民主政体,而是共和政体。其中有民主制成分,但绝非全部。如最高法院法官不是选举产生的。其实,即便到今天,总统也不是民众直接投票选举产生的。而美国总统的权力极大,可以自行决定和平与战争。结论是,一切好政府都是混合整体。民主必有弊端,人们就发明了其他制度,对冲民主的弊端。比如,赋予总统以巨大权力,这就可以解决很多问题。掌握权力的人对选民负责,这只是政治的一个维度,政治还有另一个维度:德与能。两者同等重要。包括民主而又超出民主,才可以解决民主的内在缺陷,若建立良好政体。

 

90.你说只要低下傲骄的头,道就在脚下,似乎说明你已低下头得道,可为何不回答我的问题呢?你这是不是傲不敢说,但你让我失望倒是真的,因为我在转发你的发言,而你却不理我,这不公平。

 

哦,对不起,你的问题好像太多了,但我还是努力回答您的问题吧。

 

91.韦伯说儒家也是理性主义者,你怎么看?

 

韦伯怎么说,根本不重要。我们需要自我认知。西人所谓理性,均关联于神和光:神照亮世界,故理性可以认识世界,获得真理。理性是人与存在同一的工具,因而人常有借神之名加以滥用的倾向,哈耶克所谓“致命的自负”。中国人敬天,而天不是神,天生生不已。人面对天,只是敬,而无所谓信。所有对神的信,都是迷信。在中国,对本原,中国人的态度恰恰不是信,而只是敬。因此,中国人是开明的,也是自主的。中国人最有人的自信,不靠什么救世主,靠自己的德与能,成己、成人、成物,赞天地之化育。所以,中国人不会滥用知。所以,中国人运用理性,但不是理性主义者。中国人的心智,不会走向任何“主义"。一切主义,都是迷信。

 

92.我们需要的是百家争鸣。

 

同意。所以,请不要再咒骂儒家,请不要看到儒家复兴就醋意大发,撒泼打滚,呵呵。

 

93.有学者认为汉武帝时的独尊儒术不是鼓励儒学的独立发展,而是驾驭儒术为统治所用,学术为政治服务而非探求真理的中国传统源远流长。您如何评价这个观点?

 

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凡研习孔子之道之士,多少都能做到”志于道“。因而,在现实的私人、公共生活中,他们都会有所取舍,比如,面对财富,喻于义。面对君王的权力,以道事君,其实是以君王作为自己行道的工具。汉武帝尊儒术,其实是迫于当时的文化压力,而接纳儒生,儒生也就以皇权为工具行自己的道。道理很简单:儒生有退出权,“君臣以义而合,不合则去”,而皇帝没有。谁有退出权,谁就是自由的。因此,儒家士大夫有相当大的力量改造政治,引导政治,看看汉代、宋代的政治,就能明白这一点。二十世纪中国知识分子对于传统中国政治的理解,基本上都不靠谱。

 

94.秋风老师,圣人和我们普通人有什么区别吗?

 

孟子说,人皆可以成尧舜。因为,“人皆有恻隐之心”。在这一点上,我们与圣人相同。由此,我们普通人是“可以”成为圣人的。但这只是“可以”,最终结果,取决于我们对于恻隐之心能否自觉,思而学,“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大多数人恐怕都属于困而不学,沦为小人,在物欲中打转。少部分做到困而学之,成为君子,喻于义。所以,圣人给我们指明了生命成长之路:思和学。

 

95.您举得作为年青一代,儒学对他们今后的人生道路有什么有益的地方么?

 

儒学是君子养成之学,是成人之学,成为真正的人,由此,人生的坦途就会豁然敞开。并不必定取得物质意义上的成功,但可以明白,自己要干什么,通过内自省,而知道自己可以干什么,自得其乐,而无忧无据。当然,儒学对于家庭、事业的成功,也大有裨益:通过学习,知道修身之道,从而能自我约束,自我提升,赢得别人尊重,这是事业成功的基础。儒学还是领导之学,君子就是领导者,学习儒学,可以掌握领导之道。再者,学了儒学,以后与外国朋友交流,也有谈资啊,呵呵。

 

96.您所倡导的儒家如何理解爱国主义与爱民主义?对当下中国来说,这两个主张哪个更重要?

 

其实,儒家的主张是,首先爱己,敬己。孔子说,“古之学者为己”。意思是,自觉、修身,让自己的生命进至于优美高贵的状态。但在儒家看来,人生而在群中,首先是在家中,你修身,则知道以仁待人,也即敬人、爱人,他人感受得到,也会有所改变,这就是“天下归仁焉”。故《大学》说,身修然后家齐,家齐然后国治,国治然后天下平。今天之种种乱象,让我痛切感到,中国最需要的是个体之生命自觉与修身。我们有太多人总看着别人,总期待别人,总指责别人,但我们就是这个世界的中心,这个世界的好坏,就取决于我自己。我好一点,我的家人、朋友、同事乃至于整个世界,都会好一点。民是什么?由我向外由亲及疏的人就是民。国是什么?由我向外扩充出来的人所组成的共同体就是国。我修身,我成己成人成物,就是爱民,也就是爱国。

 

97.您好,我个人感觉,随着时代的进步,过去那种大家族的生活一去不复返了,现在的人们更多的是和直系血亲在一起,一些远一点的亲源关系都变的淡薄了。请问您是怎样看待这种社会进步对中国人生活的冲击的??

 

这未必是社会进步,只是变化而已,是好是坏很难说哦。当然,现实如此,儒家不会抱怨,儒家会想,怎么让这个已经到来的现实变得好一些?这几年我一直在说一句话:以文化重建社会。从根本上说,核心小家庭式的社会绝非好社会,人们的天性是需要更大范围的紧密共同体生活的。宗族解体之后,是什么?这是需要大家探索的。我觉得,两个组织的改造,也许较为重要:企业,社区。这些地方能否建立公共生活空间,让人们密切相处,从而产生某种归属感?当然,移动互联也给人们的联络带来极大便利,但由此能否形成较为紧密的共同体?需要观察。总之,人是喜欢合群的,而文化是建设社会的最重要纽带,儒家在此过程中可以发挥很大作用。儒家最重要的作用是养成君子,君子的功能是合群,就是组织大家。有了君子,人们就完全能够聚集起来,为自己创建公共空间,形成共同体。

 

98.中国都批斗中国传统文化很多年了,就没有反思生于斯长于斯的这片中华大地,过去的祖先创造的辉煌成就就没有可取之处?

 

问得好。确实,今天的中国应该内自省,过去一百年做错了什么。知识分子一直在追究我们的老祖宗做错了什么,今天,恐怕要反省,自己做错了什么。抱怨老祖先,这是典型的loser心态;自我反省,才是强者姿态。内自省而改过,知识分子才能赢得民众尊敬。

 

99.孔子心中,礼与仁,谁先?在不同时期的儒家后学心中呢?

 

在孔子心目中,仁与礼同样重要。孔子生在礼崩乐坏时代,欲重建秩序,也即复礼。那从何着手?人。孔子塑造士君子。如何塑造?从道德自觉,这就是仁。可以说,孔子删述六经,主要是为探明三代之礼,以为复礼或者重建礼乐秩序之准备;而〈论语〉中,论仁则较多,孔子以此养成士君子。所以,后世儒家普遍同时重视二者,而各有所偏。但总体上,我觉得,孔子奠定规模,后世儒家通常不会执其一端。到今天,要解决中国社会的问题,也是需要两者并重,以仁提撕人心,以礼法重建秩序。

 

100.儒家是如何看待反腐的?

 

儒家主张,君子喻于义,君子就是领导者,君子的职责是为民谋利,必须大公无私。“夫皇皇求财利常恐乏匮者,庶人之意也;皇皇求仁义常恐不能化民者,大夫之意也。《易》曰:“负且乘,致寇至。”乘车者君子之位也,负担者小人之事也,此言居君子之位而为庶人之行者,其患祸必至也。”可见,儒家对于腐败,持零容忍态度。儒家兴学以养成君子的目的,正在于唤醒未来的社会领导者、包括官员的道德自觉,让他们自我约束,更重要的是,自我提升。应该说,儒家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中国历史上,凡是儒家得到尊崇的时代,士人有廉耻之心,政府官员就比较清廉,比如汉代、宋代。相反,如果儒家遭到压制,必定士风败坏,官员贪腐成风。比如清朝大肆制造文字狱,士风低落,也就有空前的腐败。而过去二十年,同样是在反中国文化的气氛中成长起来的人担任官员,其结果也是史无前例的腐败。要根治腐败,就必须让官员具有廉耻心,儒家能让官员有廉耻心。当然,对于形成良好的官风,制度很重要,但人文化成同样重要。

 

101..秋风先生,你认为钱穆能算是新儒家吗,他的学生余英时说不是。还有你的《国史纲目》是否有意向《国史大纲》致敬?

 

钱宾四先生当然是儒家,二十世纪最令人尊敬的儒者之一。在余先生争论的语境中,新儒家就是指接续熊十力、致力于儒家哲学构造的学术传统钱先生当然不是这个意义上的新儒家。但儒学本来就不限于牟先生的范围啊,相反,在我看来,钱先生反而更广阔地展开了现代儒学,钱先生的经学、史学十分可观。我的《国史纲目》确实是向钱宾四先生致敬的,我的学问主要来自钱先生。所以,《国史纲目》自许中全抄了《国史大纲》前面的那段话,对国史之温情和敬意。

 

 

102.老师您对于现在愈演愈烈的网络暴力又是如何看待的呢?

 

网络暴力是人心败坏的表现,只不过在面对面社会中,人们还有所节制,在网络社会中,相互匿名,也就放纵而无节制。《大学》说:“小人闲居为不善,无所不至,见君子而后厌然,掩其不善,而著其善。人之视己,如见其肺肝然,则何益矣!此谓诚于中,形于外,故君子必慎其独也。”愈演愈烈的网络暴力说明,当务之急是教化,让人们能够慎独。所以我说,越是互联网时代,越需要儒家,因为,在这样一个广泛联系的社会中,越需要人们慎独。否则,人们将会更为大胆地相互伤害,那谁也好不了。

 

103.请问是否可以用儒来指导治国、生活方方面面一切之事?

 

当然是的。儒家本来就是一个整全之义理体系,给人以生命成长之道,给社会以优良治理之道。但当然,大家也要学数学,物理什么的啦。尽管如此,怎么使用技术,也要在儒家所设之道中,否则,就可能让人变成物。

 

104.请问秋风老师,没有儒学基础的年轻人,学儒应该如何入门?有哪些书可以看?

 

没有儒学基础,可先听戏,哈哈,戏曲里可都是讲忠孝节义。也可以多旅游,尤其是到文化底蕴深厚的地方,西安啊,曲阜啊,以及南方的古镇,多留心一下楹联什么的。然后,看历史书,比如钱穆先生的著作。与此同时,可以大胆拿起《论语》,其实,研读《论语》,远比你想的那么难。也可以读《诗经》。最好,约几个朋友一起读,享受共读之乐。

 

105.秋风先生,据你所知,当代新儒家网络使用情况如何?除了微博,一般活跃在何处?

 

大家都在积极利用互联网,比如,关于儒家的微信公众号有不少。现在是移动互联了,儒家可不想落在后面。

 

106.秋风先生的《华夏秩序》写作进展如何呢?近期主要关注哪些问题?

 

暂时放下了,这样,等到晚年,就有事做啦。不过,《国史纲目》可算其简明版本。

 

107.秋风先生的硕士毕业论文是《钱穆历史文化思想述评》,前个问题又说学问主要来自钱先生,能具体谈谈是怎样“主要来自”呢?哈耶克与钱穆(或其他),哪一位算是你的精神根基?

 

孔子是根基,钱宾四先生是中介,哈耶克是辅佐。哈耶克让我从启蒙的迷梦中惊醒,尊重传统。又引导我进入英格兰普通法世界,对EdwardCoke做了一番研究。由此知道怎么理解礼了,也就可以解说三代封建制了。至于对汉以来中国历史的认识,主要来自钱宾四先生,尤其是士人政府概念,极为精当。这里也不能不提余英时先生,《朱熹的历史世界》,二十世纪最杰出的历史著作之一,其对宋儒共治观念的梳理,对我启发极大。有了这两个概念,儒家的历史形态就清晰了。由此回溯儒家义理,一触即通啊。我曾提出儒家宪政说,此说祖钱宾四而宗余英时。所有这些认识加到一起,结论是,“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最近刘东先生在说这句话。孔子上承三代封建,下启士人政府,真乃中国自由传统之守护者。

 

108.现代社会接触到的各种物质快速发展,包括我们自己学习到的各种理科方面知识,觉都是源于西方近代从表象归纳出来的各种逻辑推论的发展。但是中国社会,为什么逻辑推论归纳应用很少,按理中国观察天象等现象的活动很多。因此东方和西方一下子拉开了很大的距离,我们也挨打了很长时间。

 

中西方的观察、思维方式确实不同,我最近在研究这个问题。西方人会深入探究物之理,所以发展科学、技术体系。但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更为博大,完全可以包容西人的这种思维方式,反过来嘛,但愿也行。所以,这一百多年来,中国人很快学会了用西人的方法,表现不错。今天,没有任何人可以打中国,更多的是别人担心我们。重要的是,我们不必完全改变自己的思维方式,只要将西方的涵摄进来即可。这样,我们可以享受西人搞科学、技术的好处,又可以享受我们的文化的好处,比如天人合一。如此两全其美,岂不甚好?

 

109.老师您好,我是学法律的。能看到法本身存在的一些问题,想把儒学作为法的精神重新注入到法学中。老师您能给推荐几本儒学方面,秩序方面或者共识问题方面的著作吗?谢谢您

 

您的志向令人钦佩。确实,二十世纪中国法学之最大问题是不学有术,只有法律之术,没有法律之道,如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道在五经中,儒学就是法律之道学。致力于融合儒学、法学的著作,您可以看看董康、陈顾远、俞荣根诸先生的论述。拙著《经义今诂》或可一观。

 

110.再提一问:近代中国的国家能力为何低下?此前的中国一直领先世界应该说国家能力强的结果啊。

 

不能不说,宋以来,儒家的王道太成功,霸道被严重忽视。一个基本表现是,基层社会自治日趋发达,政府权力不断收缩,所谓“天高皇帝远”,国家的资源能力萎缩。明代东南绅士极富,国家税收却无力御边。清代中期江南同样十分富裕,国家的征税能力却十分低下,无力提供与高度发达的商业交换和国际贸易相关的公共品。西方的发展方向与此正好相反,从十五世纪以来,国家权力不断扩张,资源能力持续提高。结果,王道中国遭遇霸道的西方列强,吃亏了。由此可以得出的教训是,当在社会自治-国家权力之间保持平衡,以道驭力。

 

111.秋风先生回答好快啊,没有通透做不到这一点。只是提问似乎有字数限制,有些遗憾。希望这个对话一直进行下去。有疑问再来问先生。


共学。

 

责任编辑:葛灿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