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国学列为一级学科不妥(刘泽华等)

栏目:国学、国学院、国学学位
发布时间:2010-03-13 08:00:00
标签:
刘泽华

刘泽华,男,一九三五年生,河北省石家庄人。南开大学历史系教授,兼任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主任、历史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校务委员会委员。著作有《先秦政治思想史》、《中国传统政治思想反思》(被译成韩文在韩国出版)、《中国的王权主义》、《洗耳斋文稿》、《士人与社会》(先秦卷)。主编并与人合著有《中国政治思想史》三卷本(被译成韩文在韩国出版)、《中国传统政治哲学与社会的整合》、《专制权力与中国社会》等。


 

作者:刘泽华 宁宗一 冯尔康 魏宏运 刘健清 李喜所   


一、近年来,在一浪高过一浪的“国学热”的推动下,个别有一定影响的学者和官员通过媒体等不同方式和各种渠道,呼吁高校把国学设为独立的一级学科,颇有声势。但也有不少有识之士持反对意见。这种自由讨论和争鸣,难能可贵,值得提倡。为了深化认识,心平气和地进一步展开讨论,本着知无不言、言则有据的精神,特陈述我们的观点。这就是本建言的初衷。

  二、国学是在20世纪初,受鸦片战争以来西学的猛烈冲击,中国以儒学为核心的传统文化逐步衰落和边缘化的特定历史背景下出现的一个新概念,旨在与西学有别。在辛亥革命的影响下,国学派主要是通过张扬国学来救亡图存、保种保教,更多的是表达了一种爱国主义精神。此后,随着历史变迁,国学含义也在更新,五四以后出现了东方文化派、“整理国故运动”、现代新儒家、马克思主义新古典派等,但从来没有在高等院校列为一个独立学科。即使个别高校曾建立了“国学院”,但其内部还是分科的,或分门授课,或以教师为中心自由讲授,基本没有稳定规范的教学体系,也看不出国学系统明确的学科体系与学术规范,只不过像如今的“人文学院”、“文学院”一样,是相近学科,如文、史、哲等系科的总称而已。胡适在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成立时就明确指出:“‘国学门’不是具体的科系。”民国时期出现的这几个国学院之所以大都存在时间很短,有的仅半年,学科概念含糊不清是一个重要原因。另外,那时也有很强的另一种声音,他们明确表示,反对提倡国学。历史的经验,值得反思与借鉴。

  三、国学,一言以蔽之,就是中国的旧学,也称为中学、国粹、国故等。张之洞讲“旧学为体、新学为用”,冯桂芬主张“主以中学、辅以西学”,章太炎称“上天以国粹付余”,胡适号召“整理国故”,基本都是指与西学相对应的中国旧文化,也就是古典文化,或传统文化。众所周知,中国古典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涉及面非常广,既有诸子百家、儒释道、三教九流,又有文学艺术、民间信仰、地域文明,乃至以中医为代表的科技文化等,可以说是包罗万象,不胜枚举。时下又有包括五十六个民族古今历史文化的“大国学”之说。任何一个学科都应有相对稳定的内涵,而“国学”的内容则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国学如果列为一个独立学科,即使是“超级学术大师”,也难确定其研究对象,更难建立相应的学术范畴。连对象、范畴都难确定的国学,不知怎样建设一级学科?!
    
  四、独立学科一般要有特色鲜明的历史积淀、知识系统、理论构架、研究方法和课程配置等。同时,还要充分考虑选择本学科的学生在毕业后能有相对稳定的出路。凡此种种,都需要认真研究和深入论证。目前倡导国学要建一级学科的朋友们,讲得较多的是弘扬民族文化,寻找民族的根,增强民族自信和向世界传播中国文化等,很少论及“国学学科”的研究对象、学科基本内涵和特征、知识系统、观念和方法,以及与历史、哲学、文学、宗教学、伦理学、文献学,还有其他各科“史”部分的关系等问题。这些最基本的问题尚未廓清,就呼吁立即把国学设为一级学科,是否有点匆忙?

  五、我们对把国学列为一级独立学科持有异议,并不等于反对开展国学研究。学术之发展,植根于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谁也无法去强行规定人们去研究什么,或不研究什么。国学研究更是如此。在大学和一些研究机构组建国学研究平台或试验班,组建国学学术团体和召开学术会议等,对深化国学研究,颇有裨益,值得提倡。无论是研究机构或大学应该都有这样的学术配置权,这是内部事务,“户口自主”。

  六、在目前的体制下,建立国学一级学科是国家行为,把国学定为一级独立学科,必定要覆盖整个高校,会涉及学科重组、资源分配等诸多问题。试问,国学列为一级学科,其下的二级学科是哪些?三级学科又是哪些?核心的课程是哪些?在这些问题明朗之前,不妨先讨论,再决策。否则,肯定会引发不必要的矛盾和纠葛。

  七、中国文化复兴决不等于复兴国学,更不等于复兴儒学。旧学或曰国学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无奈和边缘化,是历史的进步,是不以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历史选择。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传统文化向现代转换的实践已经表明,国学尤其是儒学,从来都是经过改造与创新之后才具有某些现代文化的因子,才能推陈出新,发挥其价值,与时代潮流同步。国学及其所包含的儒学等,只有在跟随时代的进程中,才可能展现其新面貌,于是出现了新儒家,还有新墨家、新道家、新法家乃至新佛家等等,这些都是多元中的一元,但都不是新潮流中的主流。新儒学等无疑都有其生存空间,这与把国学设立为一级独立学科是两码事。

  八、如果有关行政部门一定要建立国学一级学科,我们建议先行公布国学理论框架和学科体系方案,供咨询与研讨。这是科学决策、民主办事不可逾越的前提。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