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小刚】书院作为现代社会通识教育的形式

栏目:演讲访谈
发布时间:2015-10-21 13:53:29
标签:
柯小刚

作者简介:柯小刚,男,西历一九七三年生,湖北大冶人。字如之,号无竟寓,北京大学哲学博士,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创建道里书院、同济复兴古典书院,著有《海德格尔与黑格尔时间思想比较研究》、《在兹:错位中的天命发生》、《思想的起兴》、《道学导论(外篇)》、《古典文教的现代新命》等,研究领域涉及儒学、经学、中西经典解释、西方哲学、士人书画、中医等。

 

书院作为现代社会通识教育的形式 

作者:柯小刚

来源:作者授权儒家网发表

时间:孔子二五六六年岁次乙未九月初九日庚午

           耶稣2015年10月21日


 

 

 

注:此为湖南师大教科院“经典文化与通识教育”论坛(10月24日)准备的讲稿。

 

感谢刘铁芳教授邀请,有机会来湖南师大教育科学学院讨论“经典文化与通识教育”问题。这个问题非常急迫,切中时弊。毋庸讳言,今天讨论教育问题的背景是:现代大学已经堕落为职业培训公司和学术工业制造公司。在学生眼里,学校理所当然是就业培训服务机构;在学校眼里,教师是雇员,学生是客户上帝,监管雇员为上帝服务成为大学管理的主要工作。理工科的研究生管导师叫“老板”,更是直接暴露了现代大学的本质。现代大学已经丧失了教育的古老责任。有担当的读书人必须另想办法。

 

于是有民间通识教育的兴起。主要分两类:商业性的和准宗教性的。问题都很大,必须检讨。共同的问题都是低俗,即使出发点很高大上,或者很感人。相对而言,商业性的还好一点,虽然格调低,但还不算太离谱。准宗教性的搞得道貌岸然,但是乌七八糟,愚昧读经,贻害无穷。

 

在这种体制内外进退维谷的处境中,同济复兴古典书院想尝试一种新的可能性。我们刚开始不久,经验还不多(虽然前期在“道里书院”名下探索了十年)。现在说说想法和实践经验不是炫耀(随时可能失败的尝试没什么可炫耀的),而是希望有志者一起来探索,看是不是在现代社会复兴书院传统的可能途径?

 

“书院”这个词现在很热,很时髦。有些大学的教研机构乃至学生宿舍楼纷纷改名“书院”,公司里的工会活动中心也改叫“书院”。土豪会所和旅游景点叫“书院”的就更多了。有一次,我看见路边一处装修很好的两层楼公共厕所也挂上了“书院”的牌子。书院复兴之势如火如荼,普大喜奔。

 

科举制度早已取消,我们失去了传统书院存在的土壤。不过,科举制度对于古代书院的负面刺激功能,今天我们仍然可以从体制内教育得到。醉心于功名利禄的科举和致力于职业培训的现代教育有异曲同工之妙。无论在科举制度下,还是在现代职业教育背景中,书院作为一种社会通识教育的形式都是必不可少的。社会边缘自觉担当主流责任,古今中外往往而然。

 

古代书院的存在形式既非官办,亦非商办,也没有采用宗教组织的形式,而是真正的“民非”:民办非企业机构,无论注册没注册。今天,最适合书院的存在形式仍然是“民非”。古典书院在学员的努力下注册了民非,这既是适应现代社会组织形式的需要,也是继承古代书院传统的需要。以民非的形式与官办体制教育、商业和宗教都保持有距离的互动、有张力的合作,以非官方、非商业、非宗教的形式承担社会通识教育的责任:这既是自古以来中国书院所做的事情,也是未来中国书院应该继续做的事情。

 

但书院的教育对象不得不发生变化。以前教专职读书人,现在只能主要针对企业和事业机构的职员。以前教专业读书人倒不是因为古人爱读书,而是因为科举体制保证了专业读书人可以当官,即使不能当官也能赢得社会尊重,衣食无忧。所以,读书人心无旁骛,书院即使开到山里,也不愁生源。现代社会就业压力重,在校大学生和研究生一心想着毕业找工作,所以,他们即使心慕圣贤也没时间来书院读书,只能等到工作有成再来读书。“学而优则仕”是古代书院,“仕而优则学”是现代书院(仕不见得是当官,可以是做事)。区别可以说很大,也可以说没什么本质区别。

 

教育对象的变化不得不带来教育形式的调整。这个调整既要适应变化,又不宜迁就变化。适应变化,譬如教学时间只能选工作日之外的业余时间,密度不能太大等等;不宜迁就变化,譬如读书内容不能降低要求,须用经典注疏,不用心灵鸡汤、通俗读物,须写心得作业,抵制消费化、娱乐化、体验化等等。同济复兴古典书院课程体系以十三经注疏为主,以史籍、诸子(含佛学和西学古典)和中医、书画、音乐和茶道等游艺内容为辅,周末上课,课后必须写作业:这些都是适应现代社会需要的尝试,也是不向现代社会完全妥协的尝试。

 

教育自古以来就是有张力地适应时代需要、不妥协地满足学生需要的事情。完全的迎合学生叫服务,完全的迎合时代叫媚俗。无论在培训服务还是在媚俗迎合中,真正的教育都荡然无存。反过来,完全不顾时代的变化和学生的需要,也会取消教育,使教育堕落为灌输。教育是一种古今对话的艺术、师生对话的艺术、社会批判的艺术。

 

通过这种古今对话、师生对话的张力互动,学生可以逐渐养成建设性的批判能力、批判性的建设能力,乃至“疏通知远”的古今通变能力,成为现代社会的成熟公民,肩负现代社会健康发展的责任,改变戾气十足的现代习气。只有通过这样的古典通识教育来变化现代气质,养成越来越多的成熟公民,现代社会才有可能重新找回健康幸福的生活方式。否则,要么自取灭亡,要么持续发展而毫无意义,现代人将越来越远离“人类”所指称的物种。

 

爱人,所以教人:这是书院传统,无论孔子以来的私学传统还是柏拉图的学园传统,自古以来,一直到今天和未来,矢志不渝的事业。子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子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诗》云:“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愿与诸君共勉!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