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小刚】清明读《凯风》:抚过棘刺的南风会痛吗?

今天要分享的文章是多年前在同济讲《诗经·凯风》的讲稿,以及去年在无锡国专诗经会讲中的一些思考(点击蓝色链接可查看详情)。以此纪念我的母亲(参拙文《漂泊在家乡的土地上》),以及,献给天下所有劬劳而圣善的母亲。

【柯小刚】正之的工夫:《论语·为政》读解及书法经验的印证

刚收到中山大学周春健兄寄来的四书论文集,见刊拙文《正之的工夫:<论语·为政>前八章读解》,是前年在一门研究生课上写的。那年的课带学生读了《学而》《为政》,分别形成两篇文章。

【柯小刚】活埋的永生:沪上纪念王船山诞辰四百周年座谈会致辞

“活埋”的决断使船山的生命打成了一片。如此获得的整全生命,无论长短,都是长久的。否则,即使长寿,也是短的。如此打成一片的学问,无论经史义理汉学宋学,都是为己之学。学而已矣,其乐无穷。否则,经史义理相互龃龉,汉学宋学顾此失彼,支离破碎,“道术将为天下裂”,“与接为构,日以心斗”,苦不堪言。孔颜所乐何事?船山所埋何物?···

【柯小刚】安大简《诗经》怎么没把淑女变成妖精呢?

最近关于安徽大学藏战国简《诗经》的文章刷屏。媒体都在欢庆:又找到了新的证据,证明传统经学的“道德化解释”是不可靠的。

【柯小刚】“对我来说,学问和教育从来是同一件事情”

“对我来说,学问和教育从来是同一件事情”

【柯小刚】爱的工夫:读《诗经·雄雉》

《雄雉》《匏有苦叶》连在一起,一篇写雄雉之飞,一篇写雌雉之鸣,仿佛是两篇相互感应的诗作。两者皆有所求而不意,有所待而不必,仿佛是同一个作者写的两篇,又像是两个作者写的同一篇。

【柯小刚】母心的发现:读《诗经·凯风》

无论母亲节的文化背景如何,选在凯风自南的初夏是合乎《诗经》古义的。

微信公众号

儒家网

青春儒学

民间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