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小刚】要有勇气做生命的学问:西政辅仁读书会无竟寓答问之一

栏目:演讲访谈
发布时间:2016-04-29 16:12:48
标签:
柯小刚

作者简介:柯小刚,男,西历一九七三年生,湖北大冶人。字如之,号无竟寓,北京大学哲学博士,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创建道里书院、同济复兴古典书院,著有《海德格尔与黑格尔时间思想比较研究》、《在兹:错位中的天命发生》、《思想的起兴》、《道学导论(外篇)》、《古典文教的现代新命》等,研究领域涉及儒学、经学、中西经典解释、西方哲学、士人书画、中医等。

 

要有勇气做生命的学问:西政辅仁读书会无竟寓答问之一

作者:柯小刚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 “道里书院”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六七年岁次丙申三月廿三日辛巳

      耶稣2016年4月29日

 

 

 

 

 

 

要有勇气做生命的学问:西政辅仁读书会无竟寓答问之一

 

时间:2015年11月29日

 

地点:西南政法大学辅仁读书会

 

靳松:今天非常高兴请到柯小刚老师、张轩辞老师和唐杰老师来到我们的西政辅仁读书会现场!那下面我们的读书会先停一下好不好?机会难得,大家可以跟几位老师互动交流一下。我先向各位老师介绍一下我们的读书会。我们的读书会有来自各个专业、各个年级的同学,大家一起读经典。读书会不是课程,没有学分,来参加的同学都是自发的。法学的同学来得多一些,哲学的少一点。有几位同学已经跟我们读了两年多,他们有一些问题很想请教柯老师。目前在西政只有我们一个这样的经典读书会,不像在综合性大学可能要多一点。读书会目前只有我和董卫国老师带学生读,难免局限,所以同学们有什么疑问的话,今天一定要珍惜机会多提问。柯老师的学问是中西兼治的,无论哪方面的问题都可以问。一般性的治学问题也可以问,譬如哲学思想的学习,是从先秦进入较好,还是从宋明进更好?从古希腊进入好?或者从德国进更好?我们都可以来请教柯老师。有请柯老师为我们讲几句!

 

柯小刚:早就听说辅仁读书会,今天很荣幸有机会来跟大家交流。毫无功利目的的自发读书会我也做过很多,现在我们的同济复兴古典书院也是类似的性质。我想先跟大家分享一点,就是这个学科那个学科、中国的外国的、古代的现代的,这些标签暂时先放到一边去,不要太在乎这些东西。很多朋友焦虑古典学术的学科定位以及古典学术在学术体制中能不能站住脚,能否占有资源?我不太关心这个问题。资源于我如浮云。我从优势的西哲学科转到弱势的中哲学科,从教十几年,没有一分钱课题经费,照样读书写作画画,办书院和读书会,其乐无穷,不知老之将至(过四十就感觉快退休了)。别人觉得我吃亏,我自己觉得很开心。

 

“古之学者为己”:一个人一辈子要做什么?这才是值得关心的问题。人的一生很短,要珍惜生命,做有意义的事情。九十年代以来,所谓“学术凸显”,所谓“学科建设”、“学术规范接轨”,我看主要作用是耗费学者的生命,虚头巴脑,真东西很少。读书本来是寂寞的圣贤事业,却被五花八门的学科点、博士点、课题、基地、排名、填表、评审、核心期刊、CSSCI占据,一点书卷气都没有了,斯文扫地。学者日益庸俗,学风日益败坏,简直要在体制外才有安静读书的空间了。

 

刚才在你们这栋大楼的一楼大厅看到西政校门和岳麓书院校门被ps到一块,不知贵校与岳麓书院有何渊源?这让我想起前不久去湖南师大演讲,拜访了一下岳麓书院,尤其是其中的船山祠。王船山一辈子躲在深山里面,没有课题也没有学科点,能带的学生也很有限,相当于一个私塾,收入勉强够生活,还随时面临政治迫害的危险。但他几十年如一日,写那么多东西,没有一本书得到过国家资助,没有一本书帮他评到过什么职称,甚至难以刊印。昨天晚上跟“经典与解释”丛书的马涛红编辑聊天。她说这套书已经出了350多本,到现在还没有一分钱国家课题资助。以前有一个民间的资助,现在连民间的资助都没有了。刘老师曾说我一分钱不要还做这么多事,还不好吗?难道要很多钱不做事,或者做出来的都是垃圾学术成果就更好吗?

 

同学们现在可能还不太懂我在讲什么,资源、学科点什么的,还不太清楚咋回事。但你们关心毕业后找工作对吧?那同样是社会资源的争夺。要争夺你就去争夺,争到最后你会觉得空虚,没意思。我想这个道理,读书会的同学都懂,否则大家不会毫无功利地来参加这样的读书会,读那些“没用的经典”。

 

同学们,我们要趁年轻,多思考这一辈子值得过的生活应该是怎样的?找到一种可以全心全意去追求的有意义的生活方式,其他东西可以完全置之度外。这并不迂腐,历史上有很多这样的人。人生苦短,要活明白,要有勇气追求智慧,生命不能虚度。孔子“十有五而志于学”。“志”就是你要不要过得不一样?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都是权势资源的争夺。你要不要去争夺?你能不能过得不一样?过得更有意义?自己决断,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年轻人现在不是都要过得不一样么?能不能真的不一样?这需要勇气,做出生命的选择。我就跟大家分享这一点。

 

对了,刚才听到你们刚好读到《论语》的子路篇对吧?子路这个人最勇敢,虽然有时候有点鲁莽。这次来重庆开古典学年会,最大的感受就是“勇气”二字。我觉得我们古典学界已经是最有勇气、最有志向的学术团体了。但是我觉得有一点,可能除了刘老师,其他人,包括我自己,都是勇气不足。我就先说这一点,下面听大家讲。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