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大学国学社丙申释奠礼于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举行

栏目:高校社团
发布时间:2016-05-30 19:53:15
标签: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

 


贵州大学国学社丙申释奠礼于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举行

作者:贵州大学国学社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元二五六七岁次丙申四月廿三日辛亥

           公历2016年5月29日

 

 

 

孔元二五六七年,贵州大学国学社丙申释奠礼于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勉学堂圆满举行。志于古典学问的师生近百余位人参加了此次释奠礼,嘉宾有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荣誉院长张新民教授、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副院长罗同兵副教授、贵州大学国学社指导老师宋君修老师、马正应老师,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李秋莎老师、邓国元老师,以及贵州师范大学阳明文化研究院王剑博士、柳明芳老师。此外,还有来自贵州大学、贵州师范大学、贵州民族大学、贵州财经大学、贵阳学院等高校的同学。

 

   

 

(观礼嘉宾)

 

未时整,释奠礼准时开始。释奠礼第一步是迎神,用焚香、酹酒等方式迎接神灵到来。神位即是神灵的所处之位。

 

   

 

(大成至圣先师孔子神位,摄于释奠礼行礼前)

 

   

 

(迎神)

 

第二步,行初献礼,奠帛、献爵。在古代,帛是贵重的丝织品,被当作馈赠宾客的礼物,按照事死如事生的原则,在献礼中首先要奠帛,意在向神灵敬献礼品以助食兴,然后开始献爵。

 

   

 

(初献)

 

献爵结束后,恭读祝文,以表达对神灵的称颂赞美。其文曰:

 

        维

        孔元二五六七年岁次丙申四月廿三日

        贵州大学国学社后进敢昭告于

大成至圣先师孔子

惟师固天攸纵诞降生知经纬礼乐阐扬文教余烈遗风千载是仰俾兹末学依仁游艺

        谨以制币玄酒时果庶品祗奉旧章

        式陈明荐

尚飨

 

   

 

(读祝)

 

其后行亚献、终献礼。三献礼完成后,初献官饮福酒、受福胙,享用神灵所赐酒食,以期获得福佑。最后,撤馔、送神,执事将祝文、布帛和纸制神位一同烧掉,众人一旁观望,通过燃烧产生的烟雾,上达于天,感通神灵,这个过程叫作望瘗。

 

礼成,散胙,将祭品分发给来宾。

 

   

 

(散胙)

 

   

 

(散胙)

 

释奠礼结束后,由嘉宾作大会发言。

 

首先是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荣誉院长张新民教授为国学社致辞,他首先表达了对此次活动的高度赞扬,然后以传统书院“左学右庙”的功能设置为例,向大家详细讲解了礼乐文明的核心精神。在礼乐文明之中,人们通过祭祀活动感受圣贤活脱脱的生命,从而达到与圣贤的合一。当人们在礼仪中感受到这种价值世界以后,即使返回日常世界,也能够把日常世界价值化、文明化、礼乐化。西方人对中国文化有偏见,认为我们没有宗教,然而我们的宗教是另外一种形式,它同样能够让人们感受到人的超越价值,并以衣冠文物、典章制度的形式保留下来。

 

张老师同时还指出,希望贵大国学社的同学们重视礼仪活动的同时不能忽略了学生的本职工作——学习。此外,藉助对圣人的体悟,好好做好学问,做到中国文化书院《学规》中所说的“尊德性与道问学之统一”,通过同学们的刻苦学习,带动贵州大学学风的改善,甚至是贵州文教的发展,乃至于整个民族、社会、国家的兴盛。

 

对于张老师的谆谆教诲与殷切教导,同学们深受激励和感动,并致以热烈的掌声。

 

   

 

(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荣誉院长张新民教授致辞)

 

接着,贵州大学国学社指导老师宋君修老师也作了热情洋溢的发言。宋老师对国学社抱以很大的期望,他提出伦理精神的建设问题,促进大家去思考国家的价值凝聚及精神统合的宏大论题。宋老师还认为,理性精神是我们所必须发扬的,而不仅仅是只承认西方对理性的看法,更应该看到我们自身所具有的理性传统,用符合时代的方式将古典精神呈现出来。此外,他还鼓励大家把学问与时代相结合,做到与时偕行,让礼乐文明焕发新的生命力。

 

   

 

(贵州大学哲学系宋君修老师致辞)

 

 

嘉宾致辞结束以后,是文艺演出环节。首先,由贵州大学国学社带来诗经唱诵节目《诗经·郑风·子衿》。这个节目的含义是:鼓励那些尚未加入国学社的同学主动成为我们的一员,共同致力于经学的研习与礼乐文明的重建。

 

   

 

(《诗经》唱诵)

 

第二个节目是由贵州大学汉风府带来的《惊鸿舞》。舞者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向来宾展示了汉舞的独特魅力。

 

   

 

(《惊鸿舞》)

 

第三个节目是由贵州师范大学带来的舞蹈《恋人心》,舞蹈婀娜多姿,令人沉醉。

 

  

 

(《恋人心》)

 

最后一个节目是由贵州大学国学社依据《论语》、《史记·仲尼弟子列传》等文献而创作的戏剧《儒者瑚琏》。戏剧讲述了孔门十哲之一的子贡游说齐、吴、越、晋四国,十年之间,凭借一己之力改变了天下形势,最终完成了孔子交给他的保存鲁国的任务。演出想要表达的是:儒家并不是像很多人误解的那样只知道苦读,而不关心家国大事,也没有能力去为政。事实上,刚好相反,儒生不但有着非常清楚的政治洞见,同时也有着极其具体的为政方略。他们积极致力于维护国家的稳定,努力促进国家、天下的繁荣发展。尤为重要的是,儒者的努力是贯穿一生的,并不会因为外部环境的改变而改变。因此,作为一个当代中国人,我们有义务也有责任让国家富强兴盛,成为一个和谐而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

 

   

 

(西施与夫差)

 

   

 

(子贡游说夫差)

 

最终,嘉宾致以经久不绝的掌声,本次释奠礼活动取得圆满成功。

 

(注:本次活动尤其要感谢书院的各位院长与老师,如果没有张新民院长及其同仁建设这样一个富有传统精神的场所,便不会有此次释奠礼的举办。同时还要感谢民间儒弟子孝忠兄为贵大国学社献计献策,促成本次活动的举办。最终需要感谢的是各位来宾,能够对礼乐文明抱有应有的温情。另:本文由国学社共同执笔撰写,故不书作者之名。)

 

【附】

 

丙申释奠礼记

文章:贵州大学国学社

 

孔元二五六七年,夏四月。三日斋戒毕,贵州大学国学社诸生致祭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孔子于贵山书院勉学堂。述其缘起,乃国学社同仁伤于礼乐之不兴、圣学之不修、经论之不讲、良知之沉沦。观彼蛮夷,尚知师其先师,贤其先贤,祖其先祖。况我礼仪之邦,能不继圣人之学乎?故诸生忧惧忧思,弘毅任重,遂有重振圣学、恢复礼仪、匡扶天下之志。子曰:“德不孤,必有邻。”深圳儒弟子孝忠乃遵义人氏,闻此家乡文教消息,遂广稽典籍,查勘场地,依圣贤之经论定制仪礼,惠赠深衣,以助献祭。国学社诸生勤而演之,贵大师生闻此,亦多有相助。

 

是日也,至诚之心感昭于天,一扫数日阴雨连绵之气,忽见云开雾散、拨云见日之象。繇是群英荟萃,俊贤来集。未时整,释奠礼始,经迎神、初献、读祝、亚献、终献、饮福受胙、撤馔、送神、望瘗及散胙之礼,献祭玄酒、时果、庶品于至圣之灵。祭礼洁净和顺、庄敬威严,如有神在。夫子天纵之圣,道统一脉,虽百世而常在,立千载而长存。子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其此之谓也。

 

礼已备矣,其后有乐、有舞。其乐乃国学社唱诵之《诗经·子衿》。《子衿》者,刺学校废也。礼乐之不兴、圣学之不修、经论之不讲、良知之沉沦,虽有广厦千万间,何以称之曰学校?其舞为贵大汉风府之《惊鸿舞》,舞者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又有贵师大之舞,身姿绰约,长裾飘飘。礼、乐、舞三者既成,终以国学社之戏剧《儒者瑚琏》。瑚琏者,宗庙重器也,乃夫子谓子贡之言。子贡十年之间,只身一人游说诸侯,天下各有变。存鲁、乱齐、强晋、灭吴而霸越,儒者子贡能存宗庙社稷,故以此事诫鉴诸生治学之宗旨乃在天下也。

 

经此洗礼,天地精神为之一振,人伦教化其命亦新。《诗》云:“孝子不匮,永锡尔类。”既知古之圣贤,当知后之所继。圣学之昌,亦可盼矣!故作此文以记之。

 

孔元二五六七年岁次丙申四月廿三

 

责任编辑:葛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