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6-05-31 12:30:30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七年岁次丙申四月廿五日癸丑

           耶稣2016年5月31日


 

坤卦六四:括囊,无咎无誉。

 

这是坤卦第四爻的爻辞。扎紧了口袋,没有伤害,没有赞誉。结扎袋口,喻缄口不言。孔颖达疏:“括,结也;囊,所以贮物,以譬心藏知也。闭其知而不用,故曰括囊。”

 

《象》曰:括囊无咎,慎不害也。

 

《象辞》说:扎紧了口袋,无疚,是说谨慎则没有危害。

 

谨慎其言如束紧的口袋,避免疚害。这是此卦爻辞本意和正解。古人多认为象辞是孔子所作,所以这是孔子的理解。《坤文言》又说:“天地变化,草木蕃;天地闭,贤人隐。《易》曰:括囊;无咎无誉。盖言谨也。”

 

六四接近五的尊位,处危疑之地,自当谨慎收敛。王夫之说:欲退藏以免于咎,则无如避誉而不居。危言则召祸,诡言则悖道,括囊不发,人莫得窥其际,慎之至也。”(《周易内传》)

 

荀子却有另解,以“括囊,无咎无誉”形容鄙夫和腐儒。他说:

 

“凡言不合先王、不顺礼义,谓之奸言,虽辩,君子不听。法先王,顺礼义,党学者,然而不好言,不乐言,则必非诚士也。故君子之于言也,志好之,行安之,乐言之。故君子必辩。凡人莫不好言其所善,而君子为甚。故赠人以言,重于金石珠玉;观人以言,美于黼黻文章;听人以言,乐于钟鼓琴瑟。故君子之于言无厌。鄙夫反是,好其实而不恤其文,是以终身不免埤污佣俗。故《易》曰:括囊,无咎无誉。腐儒之谓也。”

 

“好其实而不恤其文”,实指道德实质,文指文章言论。恤,顾念义。不恤其文,不顾及文章言论,意谓不好言,不乐言,没有文章议论。君子必辩,好言乐言,

 

鄙夫和腐儒反之,没有批评也没有赞誉,就像口袋封住了口。

 

缄口不言和好言好辩,言各有当,不矛盾也。言不言,多言寡言,因环境和对象不同而异。真明哲自能保身,置身危疑之地,自当言语谨慎,三缄其口;有德者必有言,已经先知先觉,应该传道解惑,于言无厌。

 

杨万里指出:“四居危疑之地而慎默,括囊可也。若可以言而不言,假六四之义以自文,则为张禹、胡广,学者审之。”(《诚斋易传》)杨万里提到的张禹是西汉人,胡广是东汉人,都是当时声震太下的名儒和身居高位的名臣,,但都为人圆滑,保位持禄,虽在其位,不敢直言,不负责任。

 

对于本爻爻辞,道家的理解又有所不同。《淮南子诠言训》说:

 

“广成子曰:慎守而内,周闭而外亲,多知为败,毋亲毋听,抱神以静,形将自正。不得之己而能知彼者,未之有也。故《易》曰:括囊,无咎无誉。”

 

返归心体本原,谨慎持守内心,周密封闭与外界的接触,不看不听,以虚静的心态拥抱精神,这叫“得之己”,是道家的要求,《淮南子》以坤卦六四的爻辞来形容这种状态和境界。2016-5-28余东海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