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中秋、任锋】儿童节聚焦儿童教育,儒家学者怎么看?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6-06-01 20:00:38
标签:
姚中秋

作者简介:姚中秋,笔名秋风,男,西历1966年生,陕西人士。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曾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研院教授、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著有《华夏治理秩序史》卷一、卷二《重新发现儒家》《国史纲目》《儒家宪政主义传统》《嵌入文明:中国自由主义之省思》《为儒家鼓与呼》《论语大义浅说》《尧舜之道:中国文明的诞生》《孝经大义》等,译有《哈耶克传》等,主持编译《奥地利学派译丛》等。

  

 

 

儿童节聚焦儿童教育,儒家学者怎么看?

作者:姚中秋、任锋

来源:弘道书院

时间:孔子二五六七年岁次丙申四月廿六日甲寅

           耶稣2016年6月1日

 

 

 

弘道书院院长姚中秋教授曾于2014年9月23日接受搜狐网“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网上行”活动专访,从儿童教育的角度剖析了儒家传统资源的重大意义,并说明如何将它更好地与现实的问题相结合等问题。

 

谈到儒学的现实意义,姚中秋教授表示,孔子思想中有很多值得今天借鉴学习的地方,并认为“过去一百年,中国教育出现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抛弃了儒家的教育理念和形态。”

 

千百年来,《论语》一直被奉为儒家学说的经典代表作,而《论语》中记述最多的就是孔子对其弟子言传身教的细节。基于自己多年来对儒学的研究,姚中秋教授认为,儒家对今日中国首要的价值恰恰在于它的教育理念以及教育形态。“儒学的理念从根本上来说强调所谓的‘学’——也就是教育。它既表现为学术思想,也表现为教育思想。”他进一步解释道,纵观历史,世界上大多数文明的主流教化体系都是宗教信仰,而孔子以及他以后的“先贤大儒”教化民众却是通过启发教育,而不是盲目的崇拜神明。“我觉得这是中国文明最伟大的地方,”姚中秋教授说,“所以在此后的两千多年中,中国社会能够维持良好的秩序,儒家的教育理念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过去一百年,中国教育出现的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抛弃了儒家的教育理念和形态,它造成了中国社会诸多严重问题的出现。”在姚中秋教授看来,我们今天所碰到的几乎所有问题,不论是个体精神上的焦虑,还是市场秩序的不健全,甚至社会秩序的混乱,都源自于教育的欠缺。“当代人如此浮躁,就是因为我们已经‘不明道’——不知道我们为何要来到这个世界,即使有些人知道活着的价值与目的,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实现这些价值目的。就好像每个中国人都知道应该孝顺自己的父母,但是怎么孝顺?什么才叫孝顺?这些都是需要教化的,我们的教育里没有这方面的内容,所以才需要从传统文化中去获取。”

 

今天的中国要复兴优秀传统文化、让孔子思想和学说发挥出现实意义,首先就要在现有的教育体系中引入儒家教育理念——“教育要以‘人格养成’为根本目的,用孔子的话说就是‘养成君子’。”

 

姚中秋教授认为要通过教育实现“人格养成”,一个重要的形态就是让孩子有机会认真研读中国经典,把中国的经典教育作为基础性教育的一部分。“让人比较欣慰的是,我们的教育主管部门其实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在今年4月份通过的《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指导纲要》里提出了要在小学、中学、大学建立系统的传统文化教育体系,我觉得这就是中国教育走上正轨的标志。”

 

姚中秋教授特别强调,要重建儒家教育体系一定要因时而异,不是全盘照搬古人的做法。“我只是希望用儒家的教育思想为我们现有的教育体系构筑一个基础,孩子有了这样一套教育体系之后,就大体上可以养成比较健全的人格。这时候他再学其它的东西,会学得更快,尤其重要的是他知道学这些东西的目的是什么。”

 

弘道书院副院长任锋副教授在2016年5月8日应敬德书院之邀,在“儒家与中国文明复兴”春季论坛上与海淀区中小学校长、教师分享了自己在儿童教育方面的心得。任锋老师认为,儒者以学而名世,而学不仅求功利,也要明事理。为己为人之间,孔子主张的是“古之学者为己”。为己之学,就是实践践履之学,必须落实到人伦日用之间,而不能流于言语浮泛之末。儒学强调“家”的重要性。任锋老师强调,个人生命体验只有在成家之后,夫妇、长幼等家庭之道才真正从学问落实为生活,才能够真正考虑不同的生活习惯、个性以及经历背景如何能够以一种本乎仁,合于礼的态度而和谐相处。而孩子的教育,更加值得深思。如《弟子规》,虽然有细节值得商榷,但却能够从童蒙就教导孩子有纪律意识、能够尊重别人,在家中有大局观、在外有公德意识。儒家的教以人伦义理,恐怕是最好的抚育子女之道。贫富贵贱,守时待命,则有不能强求处。任锋老师由此引申,儒家的核心观念就是成长,它是具有普遍意涵的价值系统,它弥散到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角角落落,才最终海纳百川,荟萃辐射成为华夏文明的宏阔形态。任锋老师推崇的是儒者恒常而弘通的心智与智慧,认为现代中国在向西方学习的同时,也需要回归自身传统,向古向西同时开放,才能天高海阔鸟飞鱼跃。儒家思想在天人、政教、中国-天下体系等问题上也都有极为丰厚的义理资源与历史经验。在中国文化的约定、影响之下来实现当代中国的创新与改革,润成、滋养成现代中国的文明体系,才有最为稳健而值得期许的未来。

 

童蒙幼学,教以成人;财富强力,系以礼乐;怀柔远人,文明以成。在今天这样一个繁秾而蛮荒的现代世界,须谨记二千年前夫子的教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责任编辑:葛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