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朵生】儒生钱唐、文人郭沫若以及毛泽东自称秦始皇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6-06-23 21:54:23
标签:
慕朵生

作者简介:慕朵生,男,独立学者。中国儒教网主编,儒教复兴论坛总版主。

  

 

 

儒生钱唐、文人郭沫若以及毛泽东自称秦始皇

作者:慕朵生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七年岁次丙申五月十九日丙子

           耶稣2016年6月23日

 

 

 

  


以钱唐四事,与郭氏作为相比较,说儒家绝对尊君权、崇专制,吾不信矣!

 

或以为儒家绝对尊君权、崇专制,此绝对观点乃绝大误解,今特以文人郭沫若和明朝儒生钱唐为例说明之。

 

国朝肇造前后,关于中国历史分期及社会性质一直众说纷纭,其中郭沫若“战国封建说”最为毛泽东赏识,故建国后此说成为官方教科书定论以及意识形态重要组成部分。郭氏早年风华绝代,才气冲天,亦一英豪也。其《十批判书》曾批评秦始皇专制集权,其本人亦曾于建国前夕作诗曰:“于今北国成灵琐,从此中华绝帝王。”

 

西历1971年林彪出逃坠机后,因林集团曾指毛为秦始皇,毛即批评郭氏《十批判书》攻击秦始皇,并作打油诗曰:“郭老从柳退,不及柳宗元。名曰共产党,崇拜孔二先。”1973年8月,毛又写诗《七律·读〈封建论〉呈郭老》,批评郭沫若曰:

 

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业要商量。 

祖龙魂死秦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 

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 

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返文王。

 

郭氏读到毛诗,如雷击顶,惊惶失措,即表示要将自己著作付诸一炬,并献诗毛以自谴,表示愿肝脑涂地、誓为御前驱:

 

读书卅载探龙穴,云水茫茫未得珠。 

知有神方医俗骨,难排蛊毒困穷隅。 

岂甘樗栎悲神墨,愿竭驽骀效策驱。 

犹幸春雷惊大地,寸心初觉祝归趋。

 

郭氏自戕和献媚并未得到毛赦免。1973年9月,毛会见埃及副总统时又说:“秦始皇是中国封建社会的第一个有名的皇帝。我也是秦始皇,林彪骂我是秦始皇。中国历来分两派,一派讲秦始皇好,一派讲秦始皇坏。我是赞成秦始皇,不赞成孔夫子。”

 

1974年1月,北京召开上万人批林批孔动员大会,江青两次点名八十高龄且重病在身之郭氏站立听宣毛批评郭氏之诗句。郭氏羞愧难当,突发肺炎,住院治疗。虽经毛过问免于死罪,然其媚上之无耻人格,已为人所不齿矣!

 

郭氏晚年在《李白与杜甫》一书中曾写道:“李白的值得讥评处是在他一面在讥刺别人趋炎附势,而却忘记了自己在高度地趋炎附势。”“李白其实不过是御用文人的帮闲献技而已。”李白或是如此,然更是郭氏夫子自道也。

 

再看明朝儒生钱唐。唐于洪武元年举明经,对策称旨,特授刑部尚书。《明史》唐传短短300字,载唐四事,均见儒家风骨:

 

其一,洪武二年,诏孔庙春秋释奠,止行于曲阜,天下不必通祀。唐伏阙上疏言:“孔子垂教万世,天下共尊其教,故天下得通祀孔子,报本之礼不可废。”久之,乃用其言。

 

其二,帝尝览《孟子》,至“草芥”“寇仇”语,谓:“非臣子所宜言”,议罢其配享。诏:“有谏者以大不敬论。”唐抗疏入谏曰:“臣为孟轲死,死有余荣。”时廷臣无不为唐危。帝鉴其诚恳,不之罪。孟子配享亦旋复。然卒命儒臣修《孟子节文》云。

 

其三,唐为人强直,尝诏讲《虞书》,陛立而讲。或纠唐草野不知君臣礼,唐正色曰:“以古圣帝之道陈于陛下,不跪不为倨。

 

其四,唐又尝谏宫中不宜揭武后图。忤旨,待罪午门外竟日。帝意解,赐之食,即命撤图。未几,谪寿州,卒。

 

以钱唐四事,与郭氏作为相比较,说儒家绝对尊君权、崇专制,吾不信矣。

 

又,《明史》唐传载侍郎程徐之言曰:“孔子以道设教,天下祀之,非祀其人,祀其教也,祀其道也。”推而广之,古之儒家尊君权,要之亦是事实,然非绝对尊之,且其相对尊之,亦非尊其人,乃尊其为政权之象征,尊其为秩序之代表而已。

 

再,明太祖所以删节《孟子》者,要以孟子有“草芥”“寇仇”之语也,要在孟子“民贵君轻”之主张也。北京大学阎步克以为,孟子“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可化约为“民权>政权>君权”。窃以为,虽社稷并非政权之象征,然阎说在理,而孟子和儒家为君权之平衡者、专制之批评者,此是事实,不可泯灭忘却者也。

 

再,今之官方,自诩一直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忠实继承者和弘扬者。然毛一则曰“孔学名高实秕糠”,再则曰“不赞成孔夫子”,三则自称秦始皇,悍然发动文革,激烈批判孔子,毁灭儒学殆尽,此可谓忠实继承者和弘扬者乎?!非拨乱反正,不复古更化,其所谓忠实继承者和弘扬者云云,非但自欺欺人,且亦欺瞒天下而已,不可为训。

 

(慕朵生西历2016年6月23日笔记)

 

责任编辑:葛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