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明就施琅问题答李泽厚

栏目:电视剧《施琅大将军》
发布时间:2010-03-28 08:00:00
标签:
陈明

作者简介:陈明,男,西历一九六二年生,湖南长沙人。哲学博士(199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宗教系),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儒教文化研究中心主任。1994年创办《原道》辑刊任主编至今。著有《儒学的历史文化功能》《儒者之维》《文化儒学》《儒教与公民社会》《浮生论学——李泽厚陈明对谈录》;主编有“原道文丛”若干种。

 

 



 

李:“他(陈明)明确认为,施琅不是民族败类、汉奸和卖国贼,而是有功于中华民族和整个中国的民族英雄。”

“总之,从社会发展大势来说,我(李泽厚)否定满清,从伦理标准来说,我否定施。”

陈:我没说施琅是民族英雄,我只说今天不应将他视为汉奸;说他是功臣,是从中国(中华民族)的历史发展出发。从当时的满汉关系状态出发,作为汉人,说施琅是民族英雄是不能成立的。一定要说,则可以称之为中华民族的英雄。但无论如何也不能简单以汉奸视之:首先他降清的背景、身份有特殊性;其次,降清后所做的工作有功于国家。在台湾问题上,他与郑成功是私怨而非公义的对立关系;他的对立面是郑经、郑克爽这些想“自立乾坤”的不肖子孙。将他与洪承畴、汪精卫或秦桧比较,不伦不类。在今天,强化其生平中的一些东西、淡化另一些东西,没什么可指责!以私德评家历史人物,两个字:肤浅。

李:“我认为,满清对中国的统治,使中国历史发生了倒退,我对满清入关的评价是负面的……而如果当时是李自成成功了,情况就会不一样。”

陈:满清入关是历史事实,作为汉人,我当然也做否定性评价。但是,这不是谁可以选择的;认为李自成主政会做得更好,不知李老先生有什么根据?打不下天下却能治好天下,有这逻辑么?仅从他打下的北京和张献忠打下的四川看,似乎不能得出什么更好的不一样的结论。

李:“不见得当年不统一就永远不会统一,也可能以后有更好的统一办法。”

陈:现在就把你的更好的办法拿出来吧,你将成为民族英雄了!

李:“成思吉汗的版图够大了吧,有什么意义和价值?”

陈:无言……(电话里李否定版图及其完整性的重要性,所以我不跟他做这方面的讨论)

李:“希特勒的出现,多少跟尼采、海德格尔、施米特甚至黑格尔、韦伯等人对德意志民族性的追求有关,我以为,这是德国思想史的教训。中国现在正在发展强大之中,特别要警惕这一点,国家弱小的时候倒没关系。一定要保持我们文化上的平和与宽容,不要重蹈德国、日本的覆辙,被民族主义情绪淹没、吞噬。”

陈:胡说!《原道译丛》就是要做民族性的建构工作,要在全球化背景下,对普遍主义及西方中心论有所纠正调整。赫尔德、韦伯都是我最敬重的伟人。

李:“对我来说,保种、保国、保教都既重复又空洞,根本问题还是经济发展、生活改善和科技进步,这才可能保种、保国、保教,这才是中国复兴的真正基础。”

陈:文化认同等问题是中国自由主义思想家的理论盲区。现代化是为了民族振兴,但民族振兴不只是科技一个基础可以支撑。我说过,李泽厚的全部工作都是在中西比较视角下的知识论论域内展开;其理论预设是普遍主义和西方中心论的单线进化论,其意义在为现代化论证,其不足则是无视民族间的博弈关系以及文化在这一关系中的特殊作用。

你不是最喜欢鲁迅么?他最关心的就是“保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