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昭炜】方以智与阳明学

当阳明学遭遇寒冬时,“真孤”不仅传承阳明学法脉,而且推进阳明学理论的发展,践行阳明学的真精神,甚至培养更多的阳明后学传人。方以智以真孤担当,晚年在青原山疗教救学,烹炮诸子,建药树堂,为阳明学的“核仁”提供庇护。

阳明学与书院文化学术研讨会暨第五届全国书院论坛在贵阳孔学堂召开

2019年11月3-4日,由贵阳孔学堂文化传播中心及贵州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联合主办的“阳明学与书院文化学术研讨会暨第五届全国书院论坛”在贵阳孔学堂文化传播中心召开。

【李海超 陈继红】论阳明学的良知自然观

由于肯定了良知之量的自然,良知之价值自然与功能自然因各自具备了自足性而出现了关系的紧张。为了消解良知自然观的内在紧张并谋求儒家心学的现代开展,一个可取的方案是:以良知成长的自然替换良知之量的自然。

【魏义霞】阳明学的近代视界

近代无疑是阳明学大放异彩的时代。一个明显的证据是,明清两代,程朱理学与阳明心学平分天下。到了近代,程朱理学失去了与阳明心学分庭抗礼的资格。这使阳明学在近代一枝独秀,受到近代思想家的高度关注,成为“显学”。

中华孔子学会陆九渊研究会主办“象山论坛”第一讲,汪学群教授主讲阳明学天泉证道

2019年6月19日下午,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史所二级研究员、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汪学群应邀在武汉大学哲学院107多功能会议大厅带来了一场题为《阳明学天泉证道之要义》的精彩讲座。

【吴震】再论“两种阳明学”——近代日本阳明学的问题省思

阳明学在与异域文化的接触和交流过程中,其形态可以是多样的、“特殊的”。然而,阳明学的思想义理却有其自身的“普遍性”,如果我们只是强调阳明学历史形态的复数性、多样性,则不免导致偏激的历史相对主义。

【吴震】宋明理学视域中的朱子学与阳明学

朱子学与阳明学可以有广狭两义的理解,就狭义言,两者分指朱子或阳明个人的哲学思想,从广义看,两者则包含朱子或阳明之后学以及后世的朱子学者或阳明学者有关朱子学和阳明学的思想诠释、理论发展。由此以观,朱子学和阳明学就不是封闭的静止的理论系统,而是可以不断发展和开拓的动态的思想体系。

作为思想对话平台的江南:阳明学与江南儒学的变化

2019年4月17日上午9:00-11:30,“江南儒学”系列讲座“作为思想对话平台的江南:阳明学与江南儒学的变化”(2019年第四场/总第八场)于复旦大学光华楼哲学学院开讲。浙江省社会科学院王宇研究员主讲,何俊教授主持。

“阳明学与近现代中国”学术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

近年来,王阳明和他创立的阳明学成为学术界的一个研究热点。作为伟大的哲学家、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教育家和文学家,王阳明一生知行合一。阳明学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精华,也是增强中国人文化自信的切入点之一。

陈白沙诞辰590周年,《陈献章诗编年笺校》首发

近年来,明代心学,特别是阳明学,不仅是学术研究的热点,也是文化传播的热点。可是,作为明代心学奠基者的白沙心学,却显得十分不相称的冷清,毕竟在当时,有天下学说半陈湛半阳明之说。有鉴于此,为了更好地打造白沙文化影响力,广东省政府文史研究馆与江门市政府以“白沙文化与当代社会”为主题,联合主办纪念陈白沙诞辰590周年大会···

微信公众号

儒家网

青春儒学

民间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