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根勤】我看“抵制耶诞节”

在文化领域,我一般不支持公权力过分介入,容易变味。不过宗教层面的事情的例外。讨论这个事情,吃力不讨好,因为涉及学术、政治与信仰等领域,有难度,而且敏感。

微信公众号

儒家网

青春儒学

民间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