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玮珊】从支持台独到拥护统一,台湾90后青年,如何借助新媒体补上祖国这一课

栏目:演讲访谈
发布时间:2017-06-25 00:28:35
标签:
张玮珊

作者简介:张玮珊,女,西历1991年出生于台湾省云林县,毕业于中国文化大学政治学系,现任中华琉球研究学会秘书长、《远望》杂志编辑。

从支持台独到拥护统一,台湾90后青年,如何借助新媒体补上祖国这一课

受访者:张玮珊

来源:《环球时报》

时间:孔子二五六八年岁次丁酉六月初一日壬午

           耶稣2017年6月24日

 

 

问题:你之前说过支持两岸统一的台湾人已不到一成,现在这个人数有所增长还是一直下降呢?2016年蔡英文当局上台以后,在台湾的统派人士的生存环境是否更加恶劣?作为统派的青年代表,你们主要面临着哪些困难?

 

答:仅看一时,某种程度上公开喊自己支持统一的,是增长的。我认为原因是近来大陆方面政策改变,加大力度对于台湾年轻人的重视,同时祭出不少利多,有钱的生意自然有人做。但是值得思考的是,过去这些利多给的是老一辈国民党人,现在只是把利多转给了另外一批人。如果过去国民党得到了这么多的好处,最终对于台湾人民认同导正的效果十分有限,那现在这些利多究竟可以发挥多少作用?老祖宗有句话说“以利合者,终以利分”。这不代表靠利益收买人心没有作用,而是说不能仅靠利益收买,就以为成功了。靠利益收买的效果是很值得商榷的。

 

而就我自己的观察,台湾的人心倾向独立这目前基本是没有动摇的。尽管许多人在过去8年从大陆得到利益,但他们多半认为这是”两国间”的商贸红利,不觉得大陆跟台湾同属一国。大陆方面若再不加大对台独的打击力度,或依旧维持”只经不政”的两岸关系,恐怕会让更多台湾人误以为中国就是"纸老虎"。

 

生存环境更加恶劣是肯定的。绿营在2016年选举的全面胜利,宣告台独成为真正的"主流",所谓"台独流行ing"甚嚣尘上,就算原来对于统一立场没这么排斥的人,也会因为这样的社会风气而转向或更加沉默。

 

实际的困难就是人力、资源严重不足吧。我常常想,如果台独真有所谓2300万人做后盾,难道支持统一的没有13亿人可以撑腰吗?不过问题就在于两岸之间的阻隔,导致13亿人口中,绝大多数的人对于台湾问题是没办法切身体会和了解的,所以13亿人的撑腰力量上是有点虚的。

 

问题:你现在的工作有中华琉球研究学会秘书长,《远望》杂志编辑,凤凰网历史节目《珊闵有主意》创办人。具体的主要工作是哪些?这些工作是否都与"促统"有关?

 

答:没有国家统一、民族复兴的理论,就没有国家统一、民族复兴的实践。


《远望》杂志不仅是一本关心国家统一、民族复兴的理论性刊物,同时也是国家统一、民族复兴在台湾实践的一部份。我们团队当中的成员,每个人既是编辑同时也是研究员。而我们所做的每一件工作都是以国家统一、民族复兴的目标为出发。做为一个运动团体,并没有固定的”工作”。凡是有助于国家统一、民族复兴,解决眼前的困难,都是我们的工作。

 

问题:我看你的家人、朋友似乎都不支持你的立场和工作。他们是不是很担心你?或者疏远你?希望举一两个列子谈谈。

 

答:都有吧。我爸妈看到网路上很多人攻击我,满担心的。不过我性格上是比较坚强的人,而且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午夜梦回睡得很安稳的。

 

至于疏远,我有几个从小对我满好的姑姑确实因此疏远我了,是满遗憾的。不过人生总是需要面对许多割舍的。我以前的许多朋友也删掉我的脸书了,还留言跟我说我变了、我很激进什么的。不过眼前要做的事很多,在意这些人是在意不完的,所以随缘吧。

 

问题:周围人对你的疏远,网上对你的攻击,会不会让你觉得孤独?你有过想要放弃“促统”的念头吗?对于你的事业、未来,你有什么打算?

 

答:孤独可能是因为太闲了,我觉得我没有时间”享受”孤独。

 

我觉得我只是在做一件该做的事情,就像你看到有个人掉进水里了,你只会想要怎么去救他,而不会边救边想是不是要放弃。

 

没特别打算,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尽力而为。可以的话就是生一堆以天下兴亡为己任的中国宝宝。

 

问题:我看你的微博介绍,你去年从台湾行政院新媒体组辞职了?你在行政院工作了多久?是迫于压力还是别的原因?

 

答:我是在2014年6月到行政院新媒体组任职的,2016年2月离职。离职主要是因为,2015年关于我的新闻报出来以后,长官对我对外的发言会善意的希望我谨言慎行,希望我不要因为个人因素使行政院成为众矢之的。

 

二来是选举结束后,整个国民党政府进入看守状态,我也不可能为台独政府服务,与其在那里浪费时间坐领干薪,还不如离职。

 

问题:《远望》杂志的订阅数量有多少?大陆,台湾分别占比多少?

 

答:杂志原来就是夕阳产业,订阅人自然不可能多,再加上我们的政治立场完全有违台湾主流观点,那更不可能卖座,只能说处境确实相当艰难。不过没有国家统一、民族复兴的理论,就没有国家统一、民族复兴的实践。《远望》作为一本统运的理论性刊物,再艰难的环境还是必须坚持。

 

问题:你现在有加入哪个党派吗?或者以后有什么打算?是否有考虑以后从政呢?你的“统派”经历会影响你去政府工作吗?

 

答:包含我在内的我们整个《远望》团队的成员,都只秉持国家统一、民族复兴的立场,无党无派。不会特别想加入什么政党,至少目前没有需要。

 

如果参与台湾选举才是从政的话,我想目前应该不会做这样的考虑。

 

以我目前的经历,要到台独掌权的公家机关工作肯定是有影响的,不过重点是我根本没打算为这些台独政府做任何工作。

 

责任编辑:柳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