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洪玮】赠门人弟子古文三篇(冀言 附)

栏目:诗文游艺
发布时间:2017-07-24 17:05:03
标签:


赠门人弟子古文三篇(冀言 附)   

作者:刘洪玮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八年岁次丁酉闰六月初二日壬子

       耶稣2017年7月24日


 绿萝小志序


   


   




  


  


庚寅正月初九,予过无锡,是夜与梦蝶王大庆兄、梦堂兄、隔水伊人、蓼溪居士运河宴集,次日又随大庆兄游锡惠公园,登惠山,归家而有作。其词曰:“烟雨梦江南,岸柳毵毵。渐行渐远客心淹。莫问人归何处住,紫陌青岚。   花影欲重戡,杯底微酣。更深春色上眉尖。待写闲愁谁与寄,一纸封缄。”(调寄《浪淘沙》)其诗曰:“堂外梅花欲掩门,石阶踏处遍苔痕。池鱼未减濠梁兴,香火缘寻古木根。”此予与无锡之因缘一也。

 

乙未十二月初五,顾凌岚女史微信束脩来学,为本门大弟子,所与语者,养其中和,变化气质,以尽乐德之形容。越六日,又语凌岚曰:“《尚书》《周礼》难读,需是心大才能读,为师于《尚书》仔细读过,于《周礼》却未曾读。”此述横渠先生之意也。此予与无锡之因缘二也。

 

十二月初九,王伟丰兄撰《三十三岁自传》,述其先祖仲山先生问之学、艺、贤、德也,其辞曰:“乡人有谣:‘三十三,乱刀斩。’此当为大不顺之年。《易经》云:‘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故省身以求自安,撰传以明夙志。”予附《冀言》后,名曰《冀言小传》。此予与无锡之因缘三也。

 

王伟丰兄欲梓《左琴右书斋丛书》第二种,名曰《绿萝小志》,嘱序于予。是志也,为伟丰兄追慕其先仲山公,取无锡东门外绿萝庵方志诗文若干,录而集之。予寄情诗文,撰为此篇,谨为序。

丙申正月十九,武城刘洪玮书于蕲照阁,时年三十三。

 

【附录】

 

冀言内篇卷三(乙未)云:十二月乙未,无锡顾凌岚女史自行束脩来学,为本门大弟子,所与语者,养其中和,变化气质,以尽乐德之形容。越六日庚子,又语凌岚曰:“《尚书》《周礼》难读,需是心大才能读,为师于《尚书》仔细读过,于《周礼》却未曾读。”此述横渠先生之意也。

 

冀言内篇卷四(丙申)云:予欲读白石、清真、梦窗词,大弟子凌岚恐情深不寿,故来劝诫。予用其言,读稼轩词,皆不适意。至于雒诵《暗香(旧时月色)》《满庭芳(风老莺雏)》《东风第一枝(倾国倾城)》诸词,遂能心安。

 

又云:大弟子凌岚曰:“守其中和,而不明刚烈,则失之懦弱,况味都尝,方知圣人之言也。”予曰:“自今已往,无复多言,文化神州,好自为之,凌岚其必有以勉旃!”

 

又云:无锡王伟丰寄《王氏四代哀思录》《绿萝小志》二册,《绿萝小志》以予所撰序为弁首,遂借以留名后世!

 

冀言外篇卷五(丁酉)云:五月丙寅,无锡诗社潘玲芝女史微信束脩来学,予收为六弟子。玲芝尝撰《卜算子》,其词曰:“临水照人家,青柳频吹乱。惹得情深旧梦回,坐到斜阳晚。   低语问飞花,花往墙阴散。倦倚阑干不觉寒,只是烟霞远。”此予与无锡之因缘四也。

 

 顾雪芝胡仙瑶字序

  

盖《易》之为书,合羲文周孔于一轨,庶几正人心,息邪说之意也。孟子而下,卫道之严,无若濂洛关闽,所以接续道统之传,其入门也,泛滥佛老,自不讳言。丙申三月廿五,沪上胡俊芳女史,欲为儒释道文化,方求学于微信。予谓其初心,与程张诸子,未始有异,因劝读《近思录》,收为二弟子。时人晦窗词云:“俊游,重料理,待寻仙瑶圃,拾叶香沟。”遂字之曰仙瑶,号之曰蕙圃。同时与语者,大弟子凌岚,字之曰雪芝,号之曰素心,取甫里诗意云尔。

 

【附录】

 

冀言内篇卷四(丙申)云:语二弟子胡俊芳曰:“知性、养气兼修,可以臻于太和之道,是谓太极。”

 

又云:予尝慨夫道学之失坠也,顷闻大弟子凌岚云读周易,又见二弟子俊芳进学船山,曰:“吾复何忧矣!”

 

又云:语凌岚、俊芳曰:“汝辈女子为贤妃贞妇,勿为孽嬖!”

 

冀言外篇卷五(丙申)云:丙申十月辛亥,予以选民证相示,曰:“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好仁恶不仁之心,岂容息焉!”亭午,微信有愿学《论语》者,以予至纯至信,束脩来学,予收为三弟子。师徒之于圣学,庶几相得益章。予是以慨曰:“思接千载,情通万里。穷神知化,足堪慰藉。”壬子,曰:“沉潜往复,终至于摒绝。不仁者岂久长之道哉?惟仁者无敌也。”十一月丁巳,以本门禁传教故,辄罢黜之。戊午,或束脩来学,遂收为三弟子。曩者,以大心之说授凌岚,而俊芳有道学之资,三弟子庶几传礼焉!

 

又云:或(后为五弟子)问道统、学统、政统,予曰:“善哉问!圣人之教,谓之道统,伏羲、尧、舜、禹、汤、文王、武王、周公、孔子、颜子、曾子、子思、孟子、周子、张子、明道程子、伊川程子、朱子是也。志圣人之所志,学圣人之所学,谓之学统。天子之统,谓之政统。”

 

马琤若字说

 

予尝览杜氏《通典》载拜师礼,云:“束帛一篚,(五匹。)酒一壶,(二斗。)脩一案,(五脡。)其日平明,皇太子服学生之服,(学生青衿服。国学仪并言学生,下仿此。)至学门外。博士公服,执事者引立于学堂东阶下,西面。相者引皇太子(国学赞礼者引学生,下仿此。)立于门外之东,西面。(不自同于宾客。)陈束帛、壶酒、脯案于皇太子之西南,当门北向,重行西上。将命者出立于门西,东向曰:‘敢请事。’皇太子少进曰:‘某方受业于先生,敢请见。’将命者入告。博士曰:‘某也不德,请皇太子无辱。’(若已封王则云‘请王无辱’。学生云‘请子无辱’。下仿此。)将命者出告。皇太子曰:‘某不敢为仪,敢固请。’将命者入告。博士曰:‘请皇太子就位,某敢见。’将命者出告。皇太子曰:‘某不敢以视宾客,请终赐见。’将命者入告。博士曰:‘某辞不得命,敢不从。’将命者出告。执篚者以篚东面授皇太子,皇太子执篚。博士降俟于东阶下,西面。相者引皇太子,执事者奉壶酒脩案以从。皇太子入门而左,诣西阶之南,东面。奉酒脩者立于皇太子西南,东面北上。皇太子跪奠篚,再拜。博士答再拜。皇太子还避,遂进,跪取篚,相者引皇太子进博士前,东面授币;奉壶酒脩案者从奠于博士前。博士受币,执事者取酒脩币以东。相者引皇太子立于阶间近南,北面。奉酒脩者出。皇太子拜讫,相者引皇太子出。”

 

此固皇太子(国学)束脩,施之于民间,斟酌损益,熟讲勉行,亦无不可也。今人不识拱手、九拜,盖有之矣。《说文解字注》:“凡拱不必皆如抱鼓也。推手曰揖,则如抱鼓。拜手,则敛于抱鼓。稽首顿首,则以其敛于抱鼓者下之。引手曰厌,则又较敛于拜手。凡沓手,右手在内,左手在外,是谓尚左手,男拜如是,男之吉拜如是,丧拜反是;左手在内,右手在外,是谓尚右手,女拜如是,女之吉拜如是,丧拜反是。”此拱手也,九拜皆必拱手而至地,立时敬则拱手。而不知者,俾行吉礼,男尚右手,女尚左手,成丧拜也。

 

若夫《周礼》辨九拜,云:“一曰稽首,二曰顿首,三曰空首,四曰振动,五曰吉拜,六曰凶拜,七曰奇拜,八曰襃拜,九曰肃拜,以享右祭祀。”郑注:“稽首,拜头至地也。顿首,拜头叩地也。空首,拜头至手,所谓拜手也。吉拜,拜而后稽颡,谓齐衰不杖以下者。言吉者,此殷之凶拜,周以其拜与顿首相通,故谓之吉拜云。凶拜,稽颡而后拜,谓三年服者。”贾疏:“空首者,先以两手拱至地,乃头至手,是为空首也。以其头不至地,故名空首。顿首者,为空首之时引头至地,首顿地即举,故名顿首。一曰稽首,其稽,稽留之字,头至地多时,则为稽首也。此三者,正拜也。稽首,拜中最重,臣拜君之拜。二曰顿首者,平敌自相拜之拜。三曰空首拜者,君荅臣下拜。”又:“释曰:‘稽首,拜头至地。顿首,拜头叩地也’者,二种拜俱头至地,但稽首至地多时,顿首至地则举,故以叩地言之,谓若以首叩物然,云‘空首,拜头至手,所谓拜手也’者,即《尚书》拜手稽首。”文多,故不赘也。

 

至若《童子礼》载肃揖:“凡揖时,稍阔其足,则立稳。须直其膝,曲其身,低其首,眼看自己鞋头,两手圆拱而下。凡与尊者揖,举手至眼而下;与长者揖,举手至口而下。皆令过膝。与平交者揖,举手当心,下不必过膝。然皆手随身起,叉于当胸。”拜起:“凡下拜之法,一揖少退。再一揖,即俯伏,以两手齐按地。先跪左足,次屈右足,顿首至地即起。先起右足,以双手齐按膝上,次起左足,仍一揖而后拜。其仪度以详缓为敬,不可急迫。”跪:“低头拱手,稳下双膝。腰法直竖,不可蹲踞。背当稍曲,以致恭敬。”

 

《泰泉乡礼》:“礼见再拜而后坐,燕见不拜。旅见则旅拜,少者、幼者自为一列。幼者拜,则跪而扶之。少者拜,则跪扶而答其半。若尊者、长者齿德殊绝,则少者、幼者坚请纳拜,尊者许,则立而受之;长者许,则跪而扶之。拜讫,则揖而退。”笑非先生曰:“设有宗族在,当弟子旅见尊长,无络绎登门扰攘数日之理。若拜礼,则父辈以上坐受,兄长辈跪扶答之可也。明制年节若久不见四拜。今各有风俗,从之可也。”

 

岭东马隐庐女史,方锦瑟华年,喜书画,攻国学,好金石碑拓,旁涉收藏。丁酉正月廿三,求师于予,云致拜师之帖,欲行拜师之礼,南北悬隔,待之将来可也。岂不先讲论乎?因述前言以明示焉。观韩昌黎秋怀诗:“霜风侵梧桐,众叶著树乾。空阶一片下,琤若摧琅玕。”隐庐名佳玲,生于季秋,遂字之曰琤若。

 

【附录】

 

冀言外篇卷五(丁酉)云:予慨夫无人传我风雅,征诸《系辞上传》第八章,曰:“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况其迩者乎!居其室,出其言不善,则千里之外违之,况其迩者乎!言出乎身,加乎民;行发乎迩,见乎远。言行,君子之枢机。枢机之发,荣辱之主也。言行,君子之所以动天地,可不慎乎!”正月丙子,蕲照阁义学授课毕,夜读船山先生《宋论》卷七,其论“元祐罢新法”曰:“天方授我,而我不知,力与天争,而天且去之矣。”论“高太后为女中尧舜”曰:“故君子与其不贞而胜也,宁不胜而必固保其贞。”遂慨然曰:“恃西方民主自由者不可不谓之善人,而与为政之不善者争在旦夕,吾恐党锢、元祐之祸复见于今日矣!”越翼日丁丑,收岭东马佳玲女史为四弟子。

 

又云:四月癸未,四弟子佳玲因观叶嘉莹先生吟诵视频,问诗词吟诵,予告之以“平长仄短,依字行腔”。越翼日甲申,学雒诵堂调吟诵王荆公元日诗。越三日乙酉,或束脩来学,遂收为五弟子,而以二弟子俊芳为代理大弟子,曰:“师道固不可一日废也。”

 

又云:丁酉五月辛酉,予飰食饮水,数呃逆,或读书而止,或就寝而止。越翼日壬戌,酉时,予饮水呃逆,读陆放翁七绝,至亥时而不止,询之三弟子,云姜汤、揉腹。时夜,不敢食姜,揉腹而不止。辄就寝,不止,诵南唐二主词数阕而止。

 

又云:人之患在好为人师,孟子为杨墨异端惑世诬民而言也,若圣人之道,曰君臣父子,曰仁义礼乐,曰六艺之文,君子岂不为师以正人心息邪说乎?

 


【作者简介】

 

刘洪玮,字道瓌,号芥斋,别署蕲照阁主人。1984年生,山东武城人。蕲照阁义学山长、主事,沧溟诗社社长。学宗张横渠、王船山。著有《刘氏宗谱》《冀言》《近思录释》《芥斋随笔》《王船山先生连珠注解》《蕲照阁文集》《蕲照阁诗集》《晚晴词》《敢学斋诗词稿》《敢学斋曲钞》等。

 

 

责任编辑:柳君

 

 

微信公众号

儒家网

青春儒学

民间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