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那些看过《清明上河图》真迹的人,心里都有什么感想?

栏目:儒史钩沉
发布时间:2018-07-03 21:41:45
标签:
吴钩

作者简介:吴钩,男,西历一九七五年生,广东汕尾人。历史研究者,认同儒家宪政主义。著有《隐权力:中国历史弈局的幕后推力》(云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隐权力2:中国传统社会的运行游戏》(复旦大学出版社,2011年),《重新发现宋朝》(九州出版社2014年),《中国的自由传统》(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年),《宋:现代的拂晓时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

 

那些看过《清明上河图》真迹的人,心里都有什么感想?

作者:吴钩整理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发布

         原载于“我们都爱宋朝”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六九年岁次戊戌五月十七日癸巳

         耶稣2018年6月30日

  

 

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自东京沦陷之后,流落民间,几经辗转,之后数度进出宫廷,直至上世纪中叶才被发现于洛阳仓库。在进入北京故宫博物院之前,见过此图真迹的人并不多,坊间流传的均是仿本,以明清苏州片居多。

 

有缘收藏过张择端本《清明上河图》的人中,基本都在图卷之后附上了题跋,写下他们观图之时的感慨。题跋者包括金代的张著、张公药、郦权、王磵、张世积,元代的杨准、刘汉、李祁,明代吴宽、李东阳(二跋)、陆完、冯保、如寿等,共有十三人十四跋。

 

这些题跋者都比较克制,跋文只是写在装裱时附加于卷末的空白绢纸。我们应该庆幸,张择端本《清明上河图》没有落入乾隆的手里,否则,画面必定被这个著名的文物古画咸猪手盖满大红印章,题满他的臭诗。

 

纵观《清明上河图》的跋文,就内容而言,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赞叹张择端画笔之神妙,一类是感叹面画反映的宋朝城市之繁华,以及这繁华之易碎。

 

现在我们将一部分题跋节录出来,以让有兴趣的朋友进一步感受神品《清明上河图》的魅力。

 

  


赞叹张择端画笔神妙的题跋

 

元代刘汉跋文:

 

余自幼喜画学,业之四十年,平生所见古今画,以轴计者,奚啻累千百,其精粗高下,要皆各擅一绝,往往不能兼备。壬辰秋,避地来西昌,杨君公平以余之专门也,出所藏《清明上河图》以示。其市桥郭径、舟车邑屋、草树马牛,以及于衣冠之出没远近,无一不臻其妙。余熟视再四,然后知宇宙间精艺绝伦,有如此者。向氏所谓选入神品,诚非虚语。

 

明代李东阳跋文:

 

图高不满尺,长二丈有奇,人行不能寸,小者才一二分,他物称是。自远而近,自略而详,自郊野以及城市。山则巍然而高,颓然而卑,洼然而空。水则澹然而平,渊然而深,迤然而长引,突然而湍激。树则槎然枯,郁然秀,翘然而高耸,蓊然而莫知其所穷。

 

人物则官士农贾医卜僧道胥隶篙师缆夫妇女臧荻之行者坐者,授者受者,问者答者,呼者应者,骑而驰者,负者戴者,抱而携者,导而前呵者,执斧锯者,操畚锸者,持杯罂者,袒而风者,困而睡者,倦而欠伸者,乘轿而搴帘以窥者,又有以板为舆,无轮箱而陆拽者,有牵重舟溯急流,极力寸进,圜桥匝岸,驻足而旁观,皆若交欢助叫,百口而同声者。

 

驴骡马牛橐驼之属,则或驮或载,或卧或息,或饮或秣,或就囊龁草首入囊半者。屋宇则官府之衙,市廛之居,村野之庄,寺观之庐,门窗屏障篱壁之制,间见而层出。店肆所鬻,则若酒若馔,若香若药,若杂货百物,皆有题扁名氏,字画纤细,几至不可辩识。

 

所谓人与物者,其多至不可指数,而笔势简劲,意态生动,隐见之殊行,向背之相准,不见其错误改窜之迹,殆杜少陵所谓毫发无遗憾者。非早作夜思,日累岁积,不能到,其亦可谓难已。

 

明代冯保跋文:

 

余侍御之暇,尝阅图籍,见宋时张择端清明上河图,观其人物界画之精,树木舟车之妙,市桥村郭,迥出神品,俨真景之在目也。不觉心思爽然,虽隋珠和璧,不足云贵,诚希世之珍宝欤,宜珍藏之。

 

 

 

感叹宋朝繁华及繁华易碎的题跋

 

金代张公药跋文:

 

通衢车马正喧阗,祗是宣和第几年。

 

当日翰林呈画本,升平风物正堪传。

 

水门东去接隋渠,井邑鱼鳞比不如。

 

老氏从来戒盈满,故知今日变丘墟。

 

楚柂吴樯万里舡,桥南桥北好风烟。

 

唤回一饷繁华梦,箫鼓楼台若个边。

 

金代郦权跋文:

 

峨峨城阙旧梁都,二十通门五漕渠。

 

何事东南最阗溢,江淮财利走舟车。

 

车毂人肩困击磨,珠帘十里沸笙歌。

 

而今遗老空垂涕,犹恨宣和与政和。

 

京师得复比丰沛,根本之谋度汉高。

 

不念远方民力病,都门花石日千艘。

  

金代张世积跋文:

 

画桥虹卧浚仪渠,两岸风烟天下无。

 

满眼而今皆瓦砾,人犹时复得玑珠。

 

繁华梦断两桥空,唯有悠悠汴水东。

 

谁识当年图画日,万家帘幕翠烟中。

 

 

 

元代杨准跋文:

 

若城郭、市桥、屋庐之远近高下,草树、马牛、驴驼之小大出没,以及居者、行者、舟车之往还先后,皆曲尽其意态,而莫可数计,盖汴京盛时伟观也。汴自朱梁来,消耗极矣,至宋列圣,修养百年,始获臻此甚盛,其君相之勤劳,闾井之丰庶,俗尚之茂美,皆可按图想其万一。

  

元代李祁跋文:

 

观者见其邑屋之繁,舟车之盛,商贾财货之充羡盈溢,无不嗟赏歆慕,恨不得亲生其时亲目其事。然宋祚自建隆至宣政间,安养生息,百有五六十年,太平之盛,盖已极矣。天下之势,未有极而不变者,此固君子之所宜寒心者也。然则观是图者,其将徒有嗟赏歆慕之意而已乎,抑将犹有忧勤惕厉之意乎!噫,后之为人君为人臣者,宜以此图与无逸图并观之,庶乎其可以长守富贵也。

 

明代李东阳跋文:

 

宋家汴都全盛时,万方玉帛梯航随。

 

清明上河俗所尚,倾城士女携童儿。

 

城中万物翚甍起,百货千商集成蚁。

 

花棚柳市围春风,雾阁云窗灿朝绮。

 

芳原细草飞轻尘,驰者若飙行若云。

 

虹桥影落浪花里,捩舵撇棚俱有神。

 

笙歌在楼游在野,亦有驱牛种田者。

 

眼中苦乐各有情,纵使丹青未堪写。

 

翰林画史张择端,研朱吮墨镂心肝。

 

细穷毫发夥千万,直与造化争雕镌。

 

图成进入缉西殿,御笔题签标卷面。

 

天津回首杜鹃啼,倏忽春光几时变。

 

朔风卷地天雨沙,此图此景复谁家?

 

家藏私印屡易主,赢得风流后代夸。

 

姓名不入宣和谱,翰墨流传藉吾祖。

 

独从忧乐感兴衰,空吊环州一抔土。

 

丰亨豫大纷此徒,当时谁进流民图?

 

乾坤俯仰意不极,世事枯荣无代无。

  

明代如寿跋文:

 

汴梁自古帝王都,兴废相寻何代无?

 

独惜徽钦从北去,至今荒草遍长衢。

 

妙笔图成意自深,当年景物对沉吟。

 

珍藏易主知多少,聚散春风何处寻。

 

这些跋文是历代收藏者解读《清明上河图》的痕迹。《清明上河图》当然还隐藏着更多的历史信息,值得每一个研究宋代史的朋友再三再四品读。我的新书《风雅宋:看得见的大宋文明》中,有几篇文章也是根据《清明上河图》的图像信息来解读宋朝社会。事实上,不独《清明上河图》,以写实主义著称的宋画都是弥足珍贵的史料,是我们观察宋朝社会的窗口。

 

责任编辑:柳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