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现在酒店太不像话,不如回到宋朝住客邸

栏目:儒史钩沉
发布时间:2018-11-16 18:10:04
标签:
吴钩

作者简介:吴钩,男,西历一九七五年生,广东汕尾人。历史研究者,认同儒家宪政主义。著有《隐权力:中国历史弈局的幕后推力》《隐权力2:中国传统社会的运行游戏》《重新发现宋朝》《中国的自由传统》《宋:现代的拂晓时辰》《原来你是这样的大侠:一部严肃的金庸社会史》《原来你是这样的宋朝》等。

现在酒店太不像话,不如回到宋朝住客邸

作者:吴钩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我们都爱宋朝” 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六九年岁次戊戌十月初九壬子

            耶稣2018年11月16日


  


如果你生活在宋朝,要外出经商、旅游、赶考,不用太担心露宿街头或野外,因为宋代的旅店业也很发达,“州府县镇,驿舍亭铺相望于道,以待宾客”(《宋会要辑稿•驿传》)。而且,不会发生用抹马桶的布抹茶杯的事。

 

旅店,宋人又称邸店、客邸,有一句宋诗说,“邸店如云屯”,便是形容旅店之盛况的。即使在郊外乡村,也出现了邸店,宋画《山店风帘图》描绘的就是一处乡下旅店,位于山道旁边,有三间大房屋,一根长竿将风帘(旅店的招牌)高高挑起,迎风招展,店门口还有住店旅客带来的牲口与货物,山道上过往的商客、货车络绎不绝。宋人的乡村旅店并非个别,而是很常见,宋人周必大有一次回乡,路过衢州礼贤镇,就见“途中邸店颇多”(周必大《文忠集》卷一六五)。由此也可以想见宋代旅游业的兴旺与人口流动的频繁。

 

  


繁华的京城更是客店如云了。《东京梦华录》记载,汴梁的“临汴河大街”,“街西保康门瓦子,东去沿城皆客店,南方官员商贾兵级,皆于此安泊”;“以东向南曰第三条甜水巷,以东熙熙楼客店,都下着数”。周密《武林旧事》说,临安的“三桥等处,客邸最盛”。这些客邸,有些是官营的,有的是民营的。《清明上河图》也画了几家邸店,如“孙羊正店”的斜对面,树着一个招牌,上书“久住王员外家”。“久住”是宋时旅店业的常用语,这家旅店大概是一个叫做“王员外”的富户开设的。

 

宋代的“题壁诗”特别兴盛,旅店的墙壁上也多“题壁诗”,有些驿站还设有“诗板”,专供旅人题诗。大概旅途寂寞,需要借诗谴怀。宋人周辉在一次旅行的途中,即以观看旅店“题壁诗”为乐:“邮亭客舍,当午炊暮宿,驰担小留次,观壁间题字,或得亲朋姓字,写途路艰辛之状,篇什有可采者。其笔画柔弱,语言哀怨,皆好事者戏为妇人女子之作。”(《清波杂志》卷十)

 

那时候的诗壁,大概就类似于网络时代的BBS吧,那些“题壁诗”就是网络上的帖子,有人题诗,还有人和诗,就如“跟帖”。周辉曾在一家旅店墙壁上读到一首署名为“女郎张惠卿”的诗:“迢递投前店,飕飕守破窗。一灯明复暗,顾影不成双。”回程时,发现“和已满壁”,“跟帖”非常多。

 

人在旅途,往往孤单无援。为保护旅客安全,宋政府出台了对邸店的管理条例。其中有一条读来特别有温情:“客旅不安,不得起遣。仰立便告报耆壮,唤就近医人看理,限当日内具病状申县照会。如或耆壮于道路间抬舁病人于店中安泊,亦须如法照顾,不管失所,候较损日,同耆壮将领赴县出头,以凭支给钱物与店户医人等。”

 

意思是说,宋政府规定,旅店如发现住店的客人得病,不得借故赶他离店,而是要告诉当地“耆壮”(民间基层组织的首领),并就近请大夫给他看病,并在当日报告县衙。如果当地人发现路有病人,抬至旅店,旅店也不得拒绝,还是按照程序请医生、报告官府。等病人病情稍轻时,店家便可以同“耆壮”一同到县衙结算,按照所花费的开支报销医药费、饮食费等。

 

这一条例收录在宋人李元弼的《作邑自箴》中。我们不能不承认,这是富有人道主义精神的规定。


责任编辑;刘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