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桂榛】1960年代山东曲阜《讨孔战报》28辑总目录

栏目:学术研究
发布时间:2019-03-25 21:24:36
标签:《讨孔战报》
林桂榛

作者简介:林桂榛,贛南興國籍客家人,曾就學於廣州、北京、武漢等及任教於杭州師範大學、江蘇師範大學、曲阜師範大學等,問學中國經史與漢前諸子,致思禮樂(楽)刑(井刂)政與東亞文明,並自名其論爲「自由仁敩與民邦政治」。

1960年代山东曲阜《讨孔战报》28辑总目录

整理者:林桂榛

来源:整理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二月十九日辛酉

          耶稣2019年3月25日

 

【整理者按】本总目录附有编自《讨孔战报》的《彻底砸烂孔家店!》第一集全书目录,本总目录据原件录入整理,原件见附图。本总目录于每辑上的图片不计不录,于每辑上的毛泽东、林彪语录及其他宣传标语不计不录,于原无署名的文章在作者项上予以空缺如故,并于原件个别排印错字误字在编录时予以更正,且加[ ]文字为整理者所加。本总目录录入出自一人之手,未经反复综合校对,敬请读者、藏家谅解并希来信指正错别字。本总目录欢迎转载,以广海内外读者知情了解此史,唯请转载时标明出处,并谢绝剽窃者盗名使用。

 

有关《讨孔战报》时期的曲阜讨孔“故事”,读者可参看1950年代生的曲阜本地作家刘亚伟、王良二人合著的《1966阙里纪事》一书,见1992年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版及2015年曲阜市政协文史资料研究会《曲阜文史》专辑版。而有关这一时期的讨孔照片,网路所见甚多然出处多不明,苟有好事者耗财耗神专力收集考证出版之,题名曰《曲阜讨孔照片大全》或《全国讨孔照片大全》类,甚至加上曲阜或全国政学军、工农兵《讨孔论著集成》、《讨孔报刊图文总目录》,此亦必是存真留后、启思迪省之史乘大财富。再不全面收集整理之,批孔讨孔史料将日益湮没,历史将日益忘记,古人云“前车覆,后车戒”、“前事之不忘,后事之师”、“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

 

另外,已出版的有关曲阜讨孔图文史料有:《山东省曲阜批林批孔展览介绍》(编者不详,1974)、《批判“三孔”材料》(山东省曲阜批林批孔展览馆,1975.5)、《批判曲阜“三孔”》(山东省博物馆、曲阜县文物管理委员会,文物出版社,1974.7)、《决不允许开历史倒车——曲阜人民揭发批判孔府罪恶》(新华通讯社编,人民美术出版社,1974.10)、《决不允许开历史倒车——曲阜人民揭发批判孔府罪恶》(新闻展览照片农村普及版,8开12张,新华通讯社编,人民美术出版社,1974.4)、《批林批孔材料选编》系列(曲阜师范学院,至少1974-1975已出十几集)、《历史车轮不容倒转——曲阜贫下中农批林批孔纪要》(曲阜师范学院中文系,人民出版社,1974)、《铁证如山——曲阜县贫下中农批林批孔文章选编》(山东省曲阜县革命委员会宣传组,农业出版社,1974)、《铁证如山——曲阜邹县等地军民批林批孔专辑》(上海人民出版社,1974)、《万恶的孔孟之道——曲阜邹县等地工农兵批林批孔专辑》(安徽人民出版社,1974),如此等等。

 

——林桂榛识于中州嵩山 2019.03.22

 

 



 

【第1期】(4版,1966.11.10,曲阜)

 

发刊词:捣毁孔家店,彻底闹革命——为树立毛泽东思想的绝对权威而战!(北京师大井冈山战斗团《讨孔战报》编辑部)

 

火烧孔家店——讨孔宣言(北京师范大学毛泽东思想红卫兵井冈山战斗团)

 

告全国革命人民书(北京师范大学毛泽东思想红卫兵井冈山战斗团)

 

井冈山红卫兵战士满怀革命豪情在天安门宣誓(本报记者)

 

捣毁孔家店(歌谱,首句“孔家店,阎王殿,血债累累,罪恶滔天”)

 

榛按:首期有两版本,其一无该歌且封面装饰与排版不同


【第2期】(4版,1966.11.14,曲阜)


初战告捷,揭开孔府的黑幕——无产阶级革命造反精神万岁(本报讯)

 

“衍圣公”是杀害贫下中农的刽子手——书院区林前公社南泉大队彭希勤同志愤怒控诉“衍圣公府”的滔天罪行

 

“孔家店”是阎王殿——城关公社援越大队赵祈坡同志的控诉

 

就“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孔府、孔庙、孔林”一事给国务院一封抗议信(北京师范大学毛泽东思想红卫兵井冈山战斗团)

 

揭穿曲阜县委的鬼魅伎俩(北京师大毛泽东思想红卫兵井冈山战斗团)

 

揪出李秀(曲阜师院附中毛泽东主义红卫兵“前哨”战斗队)

 

短评:反对两面派[评上两文批李秀,李秀系当时曲阜县委书记]

 

工农兵是我们的坚强后盾[工农兵来信选登]:

 

红卫兵革命造反精神好得很(交通厅公路局工程一队 蒋信)

 

一起闹革命,铲除修正主义毒根(曲阜县东方红大队 吴均平、孔祥柱、孔昭印等;曲阜县城关公社解放大队 庆华;井冈山驻军探家军人 夏恩范)

 

踢开绊脚石,捣毁阎王殿(汶上县水利建设指挥部 赵海明)

 

必须搞垮孔老二(曲阜县陵成区北兴公社北兴大队共青团支部书记 杨树德)

 

哪里不符合毛泽东思想就在哪里造反!——“国际旅行社”曲阜支社是什么人的安乐窝?

 

编后(《讨孔战报》编辑部)

 

【第3期】(4版,1966.11.20,曲阜)

 

彻底打倒“孔家店”,树立毛泽东思维的绝对权威——通电全国十点建议(北京师范大学毛泽东思想红卫兵井冈山战斗团)

 

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捣毁孔家店,彻底闹革命[“彻底捣毁孔家店”誓师大会及红卫兵砸三孔报道]

 

革命气势不可挡——在“彻底捣毁孔家店誓师大会”上的发言(北京师范大学毛泽东思想红卫兵井冈山战斗团)

 

工农兵是我们的坚强后盾[工农兵来信选登]:

 

曲阜县向阳大队三小队赵连成

 

城关公社红星大队三生产队王金生

 

曲阜县小雪公社小雪大队武贞智

 

曲阜县陵成区小雪兽医站郭香

 

交通厅公路局工程队王地玉

 

曲阜化肥厂一工人

 

曲阜城西北角敬老院孔凡文老大娘(83岁)

 

曲阜县东方电机厂工人胡书遥

 

交通厅工程一队铁工组王文桢

 

荣成县腾家公社王章村大队贫农肖辉秀

 

曲阜县姚村火车站马红

 

宁阳县乡领公社崇北大队贫农社员

 

贫下中农开了孔老二的膛[捣毁孔庙报道](井冈惊雷支队供稿)

 

“碑”砸得对,“反”造得好——广大群众热情赞扬红卫兵(直属支队通讯)

 

【第4期】(4版,1966.11.25,曲阜)

 

孔子讨论会是山东省委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大暴露(北京师范大学毛泽东思想红卫兵井冈山战斗团)

 

坚决捣毁“孔家店”,树立毛泽东思想的绝对权威(北京师范大学毛泽东主义红卫兵井冈山战斗团“挺进”支队)

 

妇女思想的大解放(北京师大井冈山战斗团中文系支队供稿)

 

贫下中农红卫兵团结在一起,彻底捣毁“孔家店”(北师大井冈山战斗团赴系息陬、陈庄支队供稿)

 

欢呼息陬民中成立红卫兵(北师大井冈山战斗团赴息陬支队)

 

更正[《圣人都是吸血鬼》传单为曲阜师范学院毛泽东思想红卫兵编印]

 

他只会写:毛主席万岁![报道曲阜县陵成区毛主席著作学习积极分子、43岁哑巴曹成荣](北京师大毛泽东思想红卫兵井冈山战斗团直属支队)

 

讨孔革命造反联络站决定召开彻底捣毁“孔家店”大会[时间:1966.11.28-29;地点:山东曲阜师范学院](本报消息)

 

【第5期】(10版,1966.11.30,曲阜)

 

彻底捣毁孔家店大会敬电毛主席(彻底捣毁孔家店大会)

 

十万人集会声讨孔家店,树立毛泽东思想绝对权威——彻底捣毁孔家店大会胜利召开(本报记者)

 

检讨[第3期毛主席语录错印两字]

 

踏破阻力万千重,革命到底不回头——十一月廿八日大会上北京师大井冈山战斗团代表的发言

 

凡是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揭露曲阜县委顽固地保护孔家店、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错误(曲阜师范学院东方红红卫兵)

 

请看山东省委的真面目(鲁迅大学毛泽东思想红卫兵红色敢死队)[鲁迅大学即当时的山东大学新名,当时山东大学的图书盖“鲁迅大学图书馆藏书”章]

 

彻底批判以李秀为首的曲阜县委所执行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山东省泰安半工半读水利学校来曲阜的革命师生)[山东省泰安水利学校→山东水利专科学校≠山东省曲阜水利学校→山东省水利学校]

 

控诉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对我的迫害(曲阜化肥厂徒工 王式天)

 

不忘阶级苦,永远跟毛主席走(曲阜县陵成区罗庙公社红庙大队 刘长文)

 

俺控诉“衍圣公府”给贫下中农带来的苦难(齐王官庄贫农社员 赵凤玉)

 

控诉“孔府”的罪恶(陈庄公社岳家村大队 贾步海)

 

彻底打倒孔家店,红色江山永不变(曲阜夏家村公社贫农代表夏际胜)

 

孔府的祭祀是咱穷人的鬼门关(曲阜城关公社西关生产队第四生产队队长 王令森)

 

犁铧店贫下中农怒刨“十府坟”(毛泽东思想红卫兵北京师大井冈山战斗团直属大队)

 

铲平孔坟,解放孔林(曲阜师院毛泽东思想红卫兵讨孔战士)

 

昔日的孔家奴隶,今天的革命闯将(本报记者)

 

“孔家店”牛鬼蛇神给孔老二送葬(本报记者)

 

毛泽东思想的胜利——十一月廿九日“彻底捣毁孔家店大会”执行主席总结发言(大会主席团)

 

彻底捣毁孔家店大会胜利召开(本报记者)

 

【第6期】(10版,1966.12.12,曲阜)

 

夺取新的胜利——《红旗》杂志一九六六年第十五期社论(版1)

 

〖誓死捍卫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版2):

 

讨孔战斗中两条路线的斗战(本报评论员)

 

〖谁反对毛主席就砸烂他的狗头〗(版3):

 

谭启龙为牛鬼蛇神打开绿灯(鲁迅大学毛泽东主义红卫兵红色敢死队)

 

关于开除曲阜师院红卫兵的通告[致全国红卫兵、工农兵群众、一切革命的同志](彻底捣毁孔家店大会主席团、全国红卫兵讨孔联络站)

 

〖坚决支持革命的讨孔大会〗(版4):

 

毛主席他老人家真英明,红卫兵和贫下中农心连心(曲阜县夏村公社夏村大队贫下中农代表 夏际盛)

 

给祖祖辈辈除了害,给子孙万代造了福(曲阜县夏村公社夏村大队贫下中农代表 夏际盛)

 

鸡毛上天(曲阜县息陬区霞林贫下中农代表)

 

试金石(曲阜城关公社解放大队团支部书记 王学杰)

 

合理合法(凫村公社凫村大队 江之源)

 

早该砸烂(曲阜县林前公社林前大队贫下中农代表 关玉美)

 

迫切要求(曲阜陈庄公社岳家村大队贫农代表 贾步海)

 

革命造反精神万岁(曲阜小雪公社大雪毛泽东思想造反队 李德祥)

 

〖坚决反对破坏革命的大会〗(版5):

 

造“讨孔大会”的反不但没理反而有罪(曲阜县刘村公社张家村大队贫下中农 张立儒 孔兆成等)

 

要真正按毛主席的教导去做(防山公社于家庄贫下中农社员)

 

有了毛主席的教导,大会才能开得这样好(曲阜三合公社陈林贫农代表 康运现)

 

曲阜师院红卫兵的行为是错误的(曲阜陈庄公社岳家村贫农代表 贾步海)

 

强烈抗议曲阜师院红卫兵破坏大会的卑劣行径(济南红卫兵赴曲阜参加讨孔大会联合战斗队)

 

〖孔府是咱贫下中农不共戴天的仇敌〗(版6):

 

交租三剥皮骨髓被吸干(曲阜县房山区齐王坡公社王家村大队贫农社员 杨绪林)

 

一声牛叫,倾家荡产(鲁源公社鲁源大队贫农社员 周殿臣)

 

孔府卖官养豺狼,穷人受害难伸冤(曲阜时庄公社西坊岭大队下中农社员 孔庆泗)

 

控诉孔府对俺家的迫害(息陬区夏宋公社粮站站长 孔祥沾)

 

〖毛泽东思想是砸烂旧世界的千钧棒〗(版7):

 

戳穿“孔子教人不分贫富”的谎言(曲阜县姚村公社于家村下中农 于景泉)

 

拼着命也要保卫毛泽东思想(曲阜县林前公社林前大队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 吴玉英)

 

〖彻底捣毁孔家店,树立毛泽东思想的绝对权威〗(版8):

 

大闹孔家店(多口词)(北京师范大学《井冈轻骑》)

 

鲁迅论孔子(一)——在现代中国的孔夫子(版9)

 

〖向贫下中农学习,向贫下中农致敬〗(版10):

 

与贫下中农在一起的日子:甘当校学生,接受阶级教育(北京师大井冈山战斗团挺进支队)

 

彻底换脑筋(陈庄公社岳家林大队贫下中农代表 贾步海)

 

歌赞红卫兵(歌词)(岳家村大队贫下中农)

 

老三篇万万岁(歌谱)(岳家村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词曲)

 

稿约(《讨孔战报编辑部》)

 

【第7期】(4版,1966.12.30,曲阜)

 

迎接讨孔运动的新高潮(社论)

 

曲阜文物管委会、曲阜国际旅行支社毛泽东思想红色战斗队宣言

 

重炮猛轰崔绪贻[曲阜县文管会主任](曲阜文管毛泽东思想红色战斗队)

 

给孔老二画象[诗二首](山大卅一红卫兵革命后代长征队)

 

一块石头家破人亡(曲阜县南辛区贫农社员)

 

工农兵来信选登(山东省荏平县贾赵人民公社全体贫下中农等;海字二〇五部队;夏津县城关税务所)

 

捣毁无理,造谣有罪——九问曲阜师院红卫兵领导人(北师大井冈山战斗团“逼上梁山”战斗组)

 

看曲阜师院红卫兵破坏讨孔大会的幕后(本报通讯员)

 

【第8期】(4版,1967.02.26,曲阜)

 

抓革命,促生产——打响春耕第一炮(《人民日报》十一日社论)

 

紧急通告(全国彻底捣毁孔家店树立毛泽东思想绝对权威革命造反联络站、曲阜师范学院革命造反联络总部、曲阜县红色造反者革命联合会、曲阜县贫下中农革命造反联合会、毛泽东思想红卫兵革命干部联络站、毛泽东思想红卫兵中共曲阜县委焦裕禄战斗团、曲阜县城关公社兴无大队毛泽东思想红卫兵卫东战斗队)

 

不忘血泪史,牢记阶级仇(曲阜城关公社池崖大队 毛荣福)

 

痛打“孔家店”的看门狗崔绪贻(曲阜文管所毛泽东思想红色战斗队)

 

捣乱者的可耻下场(本报通讯员)

 

“诸葛亮”会——曲阜地区贫下中农讨孔座谈会纪要(《讨孔战报》编辑部)

 

永远向贫下中农学习(本报评论员)

 

【第9期】(4版,1967.03.20,曲阜)

 

毛主席论整风(本报编辑部辑录)

 

对敌人绝不施仁政(本报评论员)

 

“仁政”是一把鲜血淋漓的鬼头刀(曲阜贫下中农 张丙和口述)

 

“孔府”是反革命复辟的大黑店(讨孔联络站材料组整理)

 

鲜血淋漓的“仁政”、“德治”——揭开“孔府”的罪恶内幕(一)(本报编辑部整理)

 

一切革命斗争都是为着夺取政权巩固政权[歌谱](中央乐团谱曲)

 

告读者[大意:邮局发行,每份贰分及公开征稿等](本报编辑部)

 

【第10期】(4版,1967.03.30,曲阜)

 

毛主席论破私立功(本报编辑辑部)

 

三论提倡一个“公”字(解放军报社论)

 

揭穿刘少奇推销孔孟黑货的罪恶阴谋——批判《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中的封建主义毒素(曲阜师院毛泽东思想红卫兵“追穷寇”战斗队)

 

反动透顶的“仁义道德”——揭开“孔府”的罪恶内幕(续二)(本报编辑部整理)

 

孔老二的“爱民”就是吃人(贫农社员孔祥兰口述 本报通讯员整理)

 

短评:强盗的黑话,魔鬼的哲学(本报评论员)

 

革命造反小词典(一):“孔老二”;“衍圣公”、“衍圣公府”;“孔家店”

 

征求订户启事(《讨孔战报》编辑部 山东省邮电管理局革命委员会)

 

【第11期】(4版,1967.04.15,曲阜)

 

高举无产阶级的革命的批判旗帜(《人民日报》四月八日社论)

 

把复古黑风的后台老板刘少奇揪出来示众(曲阜师院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揭黑幕”)

 

铲除刘少奇这条大毒蛇(曲阜县北兴大队贫农社员 杨树德 孔凡英 孔凡德 孔宪植)

 

“红”字杂谈(红兵)

 

鹊踏枝(诗词)(曲阜师院毛泽东思想红卫兵鲁迅公社 红心)

 

敲骨吸髓的“富民”、“利民”——揭开“孔府”的罪恶内幕(续三)(本报编辑部整理)

 

请看孔老二“富民”、“利民”的真相(曲阜罗庙公社红庙贫协供稿)

 

短评:孔老二的“富民”、“利民”是什么货色?(本报评论员)

 

地富的本性就是吃人(曲阜县崔屯公社崔屯大队老贫农 孔宪玉)

 

清明今昔(立新)

 

读者来信(上海邮电工人 朱为绳)

 

【第12期】(4版,1967.04.25,曲阜)

 

《修养》的矛头指向谁?(本报编辑部)

 

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招魂书——再批《修养》(曲阜师院毛泽东思想红卫兵“追穷寇”战斗队)

 

刘少奇是地主富农的狗奴才(曲阜后西庄贫农、共产党员 于金胜)

 

决不能让旧日子重来(晏长海)

 

诗配画[批刘少奇诗歌及漫画](曲鲁川)

 

欺世害民德“有教无类”——揭开“孔府”的罪恶内幕(续四)(本报编辑部整理)

 

戳穿孔老二“有教无类”的大谎言(曲阜县马厂大队贫农 武殿元)

 

从“四氏学”看“有教无类”的反动本质(曲阜一中 韶山公社)

 

编后(编前三文,一整版)

 

看刘少奇在山东放的毒(一)(山东工学院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挺进”大队)

 

告读者[推迟出版原因](《讨孔战报》编辑部)

 

【第13期】(4版,1967.5.01,曲阜)

 

将无产阶级的夺权斗争进行到底(社论)

 

斩断刘少奇伸进教育阵地的魔爪(本报编辑部)

 

学毛著,批《修养》(山东省毛著学习积极分子、山东曲阜食品公司工人 孔宪金)

 

痛斥刘少奇“全民国家”、“全民党”的谬论——三批《修养》(曲阜师院毛泽东思想红卫兵“追穷寇”战斗队)

 

“三自一包”为资本主义复辟开了大门(山东省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省农业劳动模范、曲阜大庙大队党支部书记 孔昭俊)

 

短评:刘修、蒋贼共念“修养经”(红匕首)

 

【第14期】(4版,1965.05.10,曲阜)

 

戳穿刘少奇的假共产主义(本报编辑部)

 

凶神恶煞的“至圣”、“先师”——揭开“孔府”的罪恶内幕(续完)

 

毛泽东思想是俺贫下中农的命根子(曲阜陈庄公社岳家村大队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优秀辅导员 袁炳芳)

 

告读者[关于已出各期的存量情况](《讨孔战报》编辑部)

 

历代反动统治阶级为什么狂热地吹捧孔老二(复旦大学 曲兵)

 

短评:评台湾蒋帮一出尊孔丑剧(本报评论员)

 

刘少奇在山东放的毒(之二)(综合稿)

 

打倒资本家的代言人刘少奇(山东济宁火柴厂老工人 沙保英)

 

[1965.05.15号外两版见末尾所列“专号”目录]

 

【第15-16合刊】(8版,1967.05.30,曲阜)

 

通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永保江山万代红——欢呼中共中央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通知》的发表(讨孔联络站)

 

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胜利万岁——纪念《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二十五周年(本报编辑部)

 

评刘少奇曲阜“朝圣”(本报评论员)

 

揭开刘少奇们“朝圣”的黑幕(本报编辑部调查组)

 

不准刘少奇吹捧孔孟之道(南京大学“八·二八”东小兵)

 

红卫兵山东指挥部、山东革命工人造反总指挥部、红卫兵山东文艺跟造反司令部驻兖联络站严正声明

 

还我血债(曲阜师院毛泽东思想红卫兵)

 

打倒改良主义,将革命进行到底——评《清宫秘史》(本报莱阳通讯员 永革)

 

告读者[推迟出版原因,征稿信息,售报信息](本报编辑部)

 

【第17期】(4版,1967.06.10,曲阜)

 

关于红楼梦研究问题得信(毛泽东)

 

关于文学艺术的两个批示(毛泽东)

 

全心全意为人民(曲阜县东风区供稿)

 

奋不顾身扑烈火[报道解放军战士于成龙事迹](学军)

 

《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胜利》贩卖了说明货色?(山东泰安林校革命造反纵队 王兵)

 

彻底捣毁“孔家店”,树立毛泽东思想绝对权威——“孔府罪恶史展览馆”介绍(之一)[图文](本报编辑部)

 

看了《逼上梁山》以后写给延安平剧院的信(毛泽东)

 

应当重视电影《武训传》的讨论(毛泽东)

 

【第18期】(4版,1967.06.20,曲阜)

 

毛主席批判“孔孟之道”语录摘登(本报编辑部辑录)

 

农民革命的风暴——历代讨孔斗争(一)(红卫兵山东指挥部、曲阜师院毛泽东思想红卫兵“追穷寇”战斗队)

 

山东省无产阶级革命派史学革命联络站宣言(山东革命工人造反总指挥部、红卫兵山东指挥部曲阜师范学院毛泽东思想红卫兵、大众日报革命造反联络部等)

 

打倒反动的“有教无类”论(本报通讯员 上海王克明)

 

我为什么要改名字[山东籍隋景尼(景仰仲尼)改姓名为随东](湖北当阳邮电局 随东)

 

彻底捣毁“孔家店”,树立毛泽东思想绝对权威——“孔府罪恶史展览馆”介绍(之二)[图文](本报编辑部)

 

【第19期】(4版,1967.07.01,曲阜)

 

永远跟着毛主席干革命——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四十六周年(社论)

 

团结起来,共同对敌——纪念《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发表十周年(本报评论员)

 

彻底批臭尊孔复古的黑后台刘少奇(红代会曲阜师院毛泽东思想红卫兵“追穷寇”战斗队)

 

向着太阳高声唱——为纪念党的生日而作[诗歌](解放军某部 钦宣东)

 

祝毛主席万寿无疆[诗歌](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战士 宣东思)

 

万岁共产党,万岁毛主席[散文]

 

毛主席语录闪金光[诗歌](山东省海阳县方里完小学生 隋德湖)

 

【第20期】(4版,1967.07.10,曲阜)

 

历代农民对“孔孟之道”的讨伐——历代讨孔斗争(二)(本报编辑部历代讨孔斗争调查组)

 

《逆风千里》是一株攻击我党我军的大毒草(曲阜6188部队战士 庞太祥 王成启)

 

世界哪有不吃羊的狼?!(解放军某部战士 宣兵)

 

打倒“武训精神”,为捍卫无产阶级专政而斗争——评反动影片《武训传》(曲阜师范学院毛泽东思想红卫兵“黄洋界”兵团)

 

彻底捣毁“孔家店”,树立毛泽东思想绝对权威——“孔府罪恶史展览馆”介绍(之三)[图文](本报编辑部)

 

孔孟之道、武训精神与刘氏“修养”(山东省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所“革联”星火战斗队)

 

也揭开孔府的罪恶内幕(山东济宁反修战校 李积庆)

 

来信选登(二篇)(上海第三女子中学外语教研组 许德基,上海造纸厂机械修配厂电修站工人 庞君强)

 

更正(本报编辑部)

 

【第21期】(4版,1967.07.20,曲阜)

 

打倒谭启龙!打倒白如冰!(社论)

 

揭开“山东孔子讨论会”的黑幕(本报根据山东史学革命联络站的材料加以整理)

 

牛鬼蛇神在“山东孔子讨论会”上放了些什么毒?(本报编辑部)

 

苍蝇的嗡叫,秋蝉的哀鸣(红匕首)

 

【第22期】(4版,1967.07.30,曲阜)

 

痛打落水狗刘少奇(红卫兵山东指挥部曲阜师院毛泽东思想红卫兵“痛打落水狗”战斗队)

 

谭启龙、白如冰们是山东孔子讨论会的炮制者(本报编辑部)

 

宣判孔孟之道的死刑:五四时期的反孔教斗争——历代讨孔斗争(三)(本报编辑部历代讨孔斗争调查组)

 

“五四”时期革命青年大闹“孔家店”(曲阜师范学校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总部延安兵团)

 

决不允许谭启龙削弱无产阶级专政(曲阜县政法系统革命造反总部)

 

【第23期】(4版,1967.08.10,曲阜)

 

光辉的里程碑(社论)

 

从东郭大队看刘少奇的假共产主义(根据东郭大队贫下中农座谈、本报通讯员整理)

 

彻底清算山东“孔子讨论会”滔天罪行(本报编辑部)

 

还我土地,还我权:孔家店的彻底覆灭——历代讨孔斗争(四)(本报编辑部历代讨孔斗争调查组)

 

彻底捣毁“孔家店”,树立毛泽东思想绝对权威——“孔府罪恶史展览馆”介绍(之四)[图文](本报编辑部)

 

告读者[停刊预告](本报编辑部)

 

【第24期】(4版,1967.08.20,曲阜)

 

红卫兵的伟大节日(社论)

 

彻底批臭反共老手冯友兰(本报编辑部批判组)

 

打倒尊孔复古的急先锋刘节(中山大学红旗公社历史系红旗战斗队“惩腐败”战斗组)

 

坚决捍卫无产阶级专政(曲阜县政法系统革命造反总部)

 

彻底捣毁“孔家店”,树立毛泽东思想绝对权威——“孔府罪恶史展览馆”介绍(之五)[图文](本报编辑部)

 

【第25-26期】(8版,1967.08.31,曲阜)

 

再见,亲爱的读者同志们!

 

戳穿《修养》贩卖孔孟黑货的大阴谋(上海社会科学院 史向阳)

 

天翻地覆慨而慷:红卫兵彻底埋葬“孔家店”——历代讨孔斗争(五)(本报编辑部历代讨孔斗争调查组)

 

彻底清算反共老手周予同“尊孔复古”罪行(上海史学批判联络站 史惊雷)

 

把孔老二的孝子贤孙高赞非打入十八层地狱(本报编辑部)

 

打倒尊孔复古的急先锋李景春(山东省委党校红色造反指挥部“灭孔”战斗队)

 

不准牛鬼蛇神攻击毛泽东思想(山东红代会曲阜师院毛泽东思想红卫兵“心向阳”战斗队)

 

【专号】(2版,1967.05.15,曲阜)

 

关于山东兖州事件的严正声明(红卫兵山东指挥部、山东革命工人造反总指挥部、红卫兵山东文艺革命造反司令部)

 

严正声明(山东省财贸革命职工造反联络总部、山东省贫下中农革命造反总指挥部)

 

向全省全国无产阶级革命派最最紧急呼吁!!!(济宁地区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赴济告急团)

 

愤怒声讨兖州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制造流血惨案的滔天罪行(红卫兵山东指挥部曲阜师范学院毛泽东思想红卫兵)

 

慰问信(山东省卫生界革命造反总指挥部)

 

【画页】(1版,时间不详,曲阜)

 

欢庆彻底捣毁孔家店大会胜利召开 无产阶级革命造反精神万岁

 

红卫兵和曲阜县工农兵群众怒砸孔像,刨平孔坟,横扫四旧

 

[出版时间似乎同于第5期,1966.11.30]

 

【附《彻底砸烂孔家店!》第一集目录】(1967.09,上海)

 

一、陈伯达、戚本禹同志对曲阜文物工作的重要指示(电话记录)

 

二、敬电毛主席——彻底捣毁孔家店大会

 

三、告全国革命人民书——北师大毛泽东思想红卫兵井冈山战斗团

 

四、通电全国彻底打倒“孔家店”,树立毛泽东思想的绝对权威十点建议——北师大毛泽东思想红卫兵井冈山战斗团

 

五、火烧孔家店——讨孔宣言(附图一、二)——北师大毛泽东思想红卫兵井冈山战斗团

 

六、革命气势不可挡——在“彻底捣毁孔家店誓师大会”上的发言(附图三、四)——北师大毛泽东思想红卫兵井冈山战斗团

 

七、讨孔战斗中两条路线的斗争(附图五、六)——《讨孔战报》评论员

 

八、历代反动统治阶级为什么狂热地吹捧孔老二?——复旦大学曲兵

 

九、把复古黑风的后台老板刘少奇揪出来示众——曲阜师院毛泽东思想红卫兵

 

十、戳穿刘少奇推销孔孟黑货的罪恶阴谋——批判《修养》中的封建主义毒素——曲阜师院毛泽东思想红卫兵“追穷寇”战斗队

 

十一、刘修、蒋贼共念“修养经”(附图七、八)——红匕首

 

十二、评台湾蒋帮的一出尊孔丑剧——《讨孔战报》评论员

 

十三、揭开“孔府”的罪恶黑幕——《讨孔战报》编辑部整理

 

(1)前言

 

(2)鲜血淋漓的“仁政”、“德治”

 

(3)反动透顶的“仁义道德”

 

(4)敲骨吸髓的“富民”、“利民”

 

(5)欺世害民德“有教无类”

 

(6)凶神恶煞似的“至圣”、“先师”

 

十四、附录

 

附录一:清明今昔——《讨孔战报》

 

附录二:小词典——《讨孔战报》,讨孔编辑小组陈枫修改补充

 

(1)“孔老二”

 

(2)“衍圣公”和“衍圣公府”(附插图九、十)

 

(3)“孔家店”

 

(4)孔林(附插图之十一)

 

(5)孔庙(附插图之十二)

 

附录三:看,《辞海》是如何吹捧孔孟的!——讨孔编辑小组小陈选编

 

孔子(附插图之十三)

 

孟子(附插图之十四)

 

(3)《辞海》是站在思孟立场上解释孔孟的

 

十五、编者的话——上海市建光中学革命委员会、上海市求知中学大批判联络总站讨孔编辑小组



【整理附言】孔子的生命本相是一位杰出的学问家、思想家、六艺技术家、社会活动家,不是神也不是仙,更不是魔亦不是鬼。一个虚空偏执社会的极度或全面反孔,与虚空偏执社会的极度或全面尊孔一样,都属于“非常”之态,动机畸伦,后果严重,这样的正反状已反复轮回于东方大陆众多阶层、漫长历史了。此《讨孔战报》所描述的历代反孔剧情,不过是白脸剧历史的反面——红脸剧历史而已,而孔子不过是这些政治历史剧中的一具“傀儡”而已;但剧作者的光彩伟大或放大镜显微镜,并不能确凿涂抹掉、篡改掉孔子的真实生命本相,春秋还是春秋,孔子还是孔子,傀儡毕竟是傀儡,真相毕竟是真相,幻象毕竟是幻象,戏剧毕竟是戏剧,真正的智者必能洞若观火、惯看江风。

 

鲁迅曾说:“豫言者,即先觉,每为故国所不容,也每受同时人的迫害,大人物也时常这样。他要得人们的恭维赞叹时,必须死掉,或者沉默,或者不在面前。总而言之,第一要难于质证。如果孔丘,释迦,耶稣基督还活着……只得迫害他。待到伟大的人物成为化石,人们都称他伟人时,他已经变了傀儡了。有一流人之所谓伟大与渺小,是指他可给自己利用的效果的大小而言。”(《无花的蔷薇》,1926)“……孔夫子到死了以后,我以为可以说是运气比较的好一点。因为他不会噜苏(啰嗦)了,种种的权势者便用种种的白粉给他来化妆……孔子这人,其实是自从死了以后,也总是当着‘敲门砖’的差使的。”(《在现代中国的孔夫子》,1935)

 

而胡适云:“我们家乡有句俗话说:‘做戏无法,出个菩萨。’……我们观察近年我们当政的领袖好像都不免有一种‘做戏无法,出个菩萨’的心理,想寻求一条救国的捷径,想用最简易的方法做到一种复兴的灵迹……那些时代,孔子是年年祭的,《论语》、《孝经》、《大学》是村学儿童人人读的,还有士大夫讲理学的风气哩!究竟那每年‘诛水桥前,大成殿上,多士济济,肃穆趋跄’,曾何补于当时的惨酷的社会,贪污的政治?……这二十年的一点进步不是孔夫子之赐,是大家努力革命的结果,是大家接受了一个新世界的新文明的结果。只有向前走是有希望的,开倒车是不会有成功的。你们心眼里最不满意的现状,——你们所咒诅的‘人欲横流,人禽无别’,——只是任何革命时代所不能避免的一点附产物而已。这种现状的存在,只够证明革命还没有成功,进步还不够。……开倒车也决不能引你们回到那个本来不存在的‘美德造成的黄金世界’的!养个孩子还免不了肚痛,何况改造一个国家,何况改造一个文化?别灰心了,向前走罢!”(《写在孔子诞辰纪念之后》,1934)

 

还是那句话:“孔子的生命本相是一位杰出的学问家、思想家、六艺技术家、社会活动家,不是神也不是仙,更不是魔亦不是鬼。一个虚空偏执社会的极度或全面反孔,与虚空偏执社会的极度或全面尊孔一样,都属于‘非常’之态,动机畸伦,后果严重……”。个人好孔尊孔或恶孔诋孔是个人的思想偏好或心理取舍问题,人权范围,无伤大雅,所谓“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及“唯上知与下愚不移”而已。但一个吃民税的严肃学者及一个政治主导的宏大社会反反复复搞“鞭尸”逻辑及言行,则正和搞“敲门砖”逻辑及言行一样荒诞可笑,并且这两种逻辑或言行实是半斤八两、一丘之貉、相反相成、相得益彰,这就是历史与大众的悲欢剧,一出又一出的相反对唱之历史剧……

 

——虔州林桂榛又识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