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飞龙】韩国瑜“登陆”的分寸与启示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9-03-26 23:49:56
标签:韩国瑜
田飞龙

作者简介:田飞龙,男,西历一九八三年生,江苏涟水人,北京大学法学博士。现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副教授。著有《中国宪制转型的政治宪法原理》《现代中国的法治之路》(合著)《香港政改观察》,译有《联邦制导论》《人的权利》《理性时代》(合译)《分裂的法院》《宪法为何重要》《卢梭立宪学文选》(编译)等法政作品。

韩国瑜“登陆”的分寸与启示

作者:田飞龙

来源:作者授权儒家网发表,原载《明报》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二月十九日辛酉

          耶稣2019年3月25日

 

 

 

韩国瑜还是来了,终于“登陆”了。他没有在九合一选举获胜后马上登陆,没有和国民党团队一起组团,没有走传统的“统战水路”,而是以高雄市长身分光明正大地公务来访拼经济,回避敏感政治议题。


出访首站香港,签下20多亿新台币大单。韩国瑜还进了中联办,见了王志民,这是具有特别的象征和标志意义的。韩国瑜正确理解了这一异常举动的政治风险和收益,他确信自己终有一天会直接面对大陆最高官方机构和官员,而此刻会面则是一种理性的早期接触。但经济理由仍是优先的,即便受到台湾绿营严厉批判,只要他能够通过中联办等系统更好地为高雄人民服务,提振经济民生,所有泛政治化批评都将烟消云散,选民会补偿他。

 

有趣的是,正在韩登陆并首访香港之际,香港反对派陈方安生及公民党代表出访美国,向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及副总统彭斯求援。政治人物应当在关键时刻见正确的人、做正确的事,香港反对派的政治幼稚病和韩的政治理性恰成对比。


此外,香港青年反对派黄之锋及台湾“时代力量”也激烈批评韩“被统战”、“背书一国两制”,仍在意识形态小圈里打转。韩尽管没有直接回应和论述“一国两制”,但他已然置身于“一国两制”制度风口浪尖,这种风浪是他必然要智慧应对和化解的。

 

经济之旅回归两岸和平轨道

 

回到韩国瑜本身。拼经济、履行选举承诺是第一大亮点。韩定位此次是“经济之旅”,实质上回归了民进党2016年执政前的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轨道,是国民党传统两岸政策在经济层面的修复与重建。韩有敏锐的问题意识与政治判断力,通过“经济民生”层面的两岸互动突破,来打破民进党制造的两岸关系僵局,以点带面,创制一种台湾市县与大陆互动的新模式。香港之行的经济成绩单是显著的,甚至超出预期。这显示出台港经济的互动基础本来就良好,再加上大陆政策支持,有助高雄经济快速提升及增强与香港和内地的实质利益分享及关联。香港成绩单作为示范,预期将带来后续3站(澳门、深圳、厦门)更进一步的跟进与配套,从而将高雄经济与大陆南部最发达地方经济体直接连通,相当于高雄为整个台湾经济的脱困发展做出典型示范。

 

聚焦经济层面的协议与合作,体现了韩遵守选举承诺、照顾民众福祉、客观理性处理两岸关系的政治品德,民众会给高分。这对于其不断看涨的政治支持度肯定是一种加持,对其未来政治前途也是一种有力的助推。

 

见王志民有助建两岸官方信任

 

第二大亮点是“勇敢”走进香港中联办会见王志民主任。韩访港同时会见香港特首及中联办主任,表明其对一国两制较为完整准确的理解,以及对高雄经济发展如何适应大陆之一国两制架构有自己独立的思考和见解。香港在大湾区框架下预期将有更大发展机遇,高雄侧重的台港互动必然无法回避大湾区框架,见中联办主任有助高雄适当介入大湾区框架而获得进一步经济收益。

 

韩国瑜已成2020年台湾大选热门人选之一,与中联办主任见面有助于早期建立适当的两岸官方政治信任,为未来自身政治发展与处理两岸关系储备必要的政治资源与线索。从容面对大陆官方机关及未来两岸关系发展预期,以身作则,不避嫌疑和风险,是韩国瑜政治担当与责任伦理的体现。

 

当然,如此大胆、直率的行为,尽管是经济先行,但一国两制政治意涵与个人英雄主义美学风格如光芒四射,无法掩藏。这就必然会激起台港反对派的泛政治化攻击,典型表现是黄之锋唱衰香港一国两制、嘲讽韩的立场声明,及台湾时代力量的“一国两制背书说”。黄是香港反对派青年力量的代表,是反国教、占中及港独运动的标志符号,其对一国两制的理解完全不符合中国宪法和《基本法》,也不符合香港居民基本利益。他的意见在香港不具民意代表性,但确实反映了香港一部分反对派的政治立场和意图。时代力量作为台湾太阳花学运的政治遗产,对一国两制的理解与抵制和黄之锋路线类似,两者存在着共同立场与渊源。

 

韩实践和平民主两岸互动法则

 

韩“只经不政”既是一种政治策略,也是一种政治伦理,因他目前只是台湾地方高雄领导人,不是台湾当局领导人,因此缺乏足够政治授权与代表权直接对两岸关系发言,也难以取得政治上的突破进展,但这不代表韩没有自己的独立政治纲领和两岸关系立场。通过完整观察和判断其言行,韩对“九二共识”是完全支持的,但对“一国两制”则有开放立场,只是尚未形成具体系统的政策架构。这方面还有待其政治成熟和政治地位/身分的相应形成,才可进一步评估。会见中联办主任本身并不代表韩接受了大陆方面的“一国两制”台湾方案,但也确实表明了韩积极理解一国两制及正面看待大陆官方代表性与经济成就的理性立场。

 

这些反对声音表明,在香港及台湾内部,一国两制的认识和接受还需一个持续推进的过程,也需更为系统和精准的原理说明及政策演示。高雄通过适应大陆一国两制框架而与港澳深厦的地方互动和合作,有助消除台湾“反统战”过度敏感心理,重建两岸人民相互信任,以此作为推进两岸和平发展与终极统一的前提和基础。马英九先生提出两岸统一的操作原则是过程和平、方法民主;韩所迈出的这一步,正是在实践这种“和平民主”的两岸互动法则。

 

高雄或成撬动两岸关系最佳杠杆

 

总之,韩登陆会成为民进党执政下两岸关系回暖破冰的一种现象、一个范式。随着“高雄模式”的经济红利释放及高雄与大陆互动的社会效应展现,不仅蓝营县市会跟进,浅绿县市也可能变相转向。高雄可能成为撬动两岸关系回归“九二共识”及逆转2020年大选形势的最佳杠杆,而韩正是这个杠杆的作用支点。研究韩国瑜风格及其对台湾政治秩序的塑造方式,是理解及预测未来台湾政治走向和两岸关系发展前景的关键线索之一,也是“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如何获得具体实在内涵及良性互动契机的政治切入点。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