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清明其实是一个欢快的节日

栏目:儒史钩沉
发布时间:2019-04-04 21:37:42
标签:清明
吴钩

作者简介:吴钩,男,西历一九七五年生,广东汕尾人。历史研究者,认同儒家宪政主义。著有《隐权力:中国历史弈局的幕后推力》(云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隐权力2:中国传统社会的运行游戏》(复旦大学出版社,2011年),《重新发现宋朝》(九州出版社2014年),《中国的自由传统》(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年),《宋:现代的拂晓时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

清明其实是一个欢快的节日

作者:吴钩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 “我们都爱宋朝”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二月廿九日辛未

          耶稣2019年4月4日

 

 

 

又到清明时节,正是慎终追远的时刻。不由想起几年前的旧闻:清明节前夕,四川乐山某居民小区挂出横幅,上写“恭祝全体业主节日快乐”;陕西渭南的电信运营商给四星客户群发节日祝福短信:“您好!清明将至,提前祝您节日快乐”。看到祝福语的小区业主与手机用户都很郁闷:清明节不是祭拜先人、寄托哀思的日子么?怎么可以祝“节日快乐”?

 

其实,从节日渊源与传统民俗的角度来说,古代的清明节确实是一个充满欢笑声的节日,古人过清明,是很快乐的。

 

这得从春季的三大传统节日说起:上巳、寒食、清明。我们现在所继承的清明节,实际上是融合了上巳节、寒食节与清明节而来。历史上,这三个节日的时间非常接近,上巳是农历三月初三;寒食节按历阳计算,为冬至后第一百零四日至一百零六日,连续三天;而寒食节一结束,即是清明节。也因此,古人基本上将上巳、寒食、清明连着过。

 

因为时间靠得太近,使得三个节日的民俗相互融合。不过,若要溯源,它们的节日内涵还是不同的。简单地说,上巳节的主要习俗是在水边饮宴游乐,所以杜甫有诗说:“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著名的“曲水流觞”便是上巳节的传统节目。

 

寒食节则是一个伤感的日子,节日期间要禁火三天,只能吃冷食,故名“寒食”,相传是为了纪念先秦时被火烧死的名士介子推。纪念逝者、吃冷食,决定了这个节日的冷色调,民间也渐渐形成了“寒食上坟”的习俗。

 

到唐朝时,政府正式将寒食节确定为扫墓的日子,玄宗皇帝于开元二十年发布敕令:“寒食上墓,礼经无文,近世相传,浸以成俗。士庶有不合庙享,何以用展孝思?宜许上墓,用拜埽礼,于茔南门外奠祭撤馔讫,泣辞,食余于他所。不得作乐。仍编入礼典,永为例程。”所以白居易有“寒食诗”写道:“丘墟郭门外,寒食谁家哭。风吹旷野纸钱飞,古墓累累春草绿。棠梨花映白杨树,尽是死生离别处。冥寞重泉哭不闻,萧萧墓雨人归去。”

 

 

 

而清明节呢?是开始新生活的日子,因为此时寒食刚刚结束,从皇室到民间,要重新生火,取得新火种,开始正常的生活。宋朝时,每至清明日,皇家都要举行“钻燧改火”的仪式:命小内侍用榆木钻火,先取得火种者,赏赐金碗、绢三匹,并宣赐臣僚巨烛。民间也有清明日馈赠新火的习俗。

 

从节气来看,历书说,“清明,时万物皆洁齐而清明,盖时当气清景明,万物皆显,因此得名。”清明时节正是万物滋长、生命萌动的好时节,所以,古人也习惯在清明时节出游踏青,不负春光。陆游有一首《春游》诗,写的正是宋时绍兴市民游镜湖的盛况:“镜湖春游甲吴越,莺花如海城南陌。十里笙歌声不绝,不待清明寒食节。”你看,莺花如海,十里笙歌。古人过清明,哪里有一丝一毫的忧伤?不必奇怪,因为唐宋时期,清明本来就是欢快的日子。

 

你若不信,我们可以继续来看宋朝人对清明习俗的描述——

 

《东京梦华录》载:北宋时,每年的清明节,开封的市民都会出城赏春,“往往就芳树之下,或园囿之间,罗列杯盘,互相劝酬。都城之歌儿舞女,遍满园亭,抵暮而归”。

 

《梦粱录》载:南宋时杭州,每至清明日,“车马往来繁盛,填塞都门。宴于郊者,则就名园、芳圃、奇花异木之处;宴于湖者,则彩舟画舫,款款撑驾,随处行乐。此日又有龙舟可观,都人不论贫富,倾城而出,笙歌鼎沸,鼓吹喧天。虽东京金明池,未必如此之佳。殢酒贪欢,不觉日晚,红霞映水,月挂柳梢,歌韵清圆,乐声嘹亮。”

 

明人《西湖游览志余》也载,宋时杭州西湖,清明之日,总是“车马阗集,而酒尊食罍,山家村店,享馂遨游,或张幕藉草,并舫随波,日暮忘返。苏堤一带,桃柳阴浓,红翠间错,走索、骠骑、飞钱、抛钹、踢木、撤沙、吞刀、吐火、跃圈、觔斗、舞盘,及诸色禽虫之戏,纷然丛集。”不但游客云集,而且有各色艺伎人表演杂技,以娱游人。

 

 

 

多么欢快的节日。如果我们向宋朝人送上“清明节快乐”的祝福,他们一定欣然接受,心里不会有什么芥蒂。

 

我们前面说过,饮宴游乐本是上巳节的习俗,但宋朝人习惯在清明时节出游宴乐,等于是将上巳节的民俗挪到了清明节,如此一来,上巳节便显得有些多余了,于是渐渐的,上巳节便在宋代衰落下去,没有人再过上巳节。这是节日融合的一个表现。

 

我们还说过,唐朝时政府将寒食节确立为上坟扫墓之日。但是,基于种种原因,扫墓不可能在一日之内全民完成,只能是陆陆续续、分散进行,用宋人的话来说,“或寒食日阴雨,及有坟墓异地者,必择良辰,相继而出。”由于祭祖活动“经月不绝”,民间又有谚语称“寒食一月节”,意思是说,寒食节之后一个月时间,都可以上坟。清明日自然也会有扫墓活动。宋时甚至出现“凡新坟,皆用此日拜扫”之俗,大概是因为,宋人祭拜新坟要烧纸钱,而寒食禁火,烧不了纸钱,须等到清明日才可以生火。就这样,寒食节与清明节也发生了融合。

 

祭拜逝者的淡淡哀思,并不影响宋人清明游春的欢愉。由于墓塚总是建于山野间,扫墓与踏青正好同时进行。祭拜完祖坟之后,宋人往往会放松心情,游乐一番。有一首宋诗这么写道:“节序愁中都忘却,见人插柳是清明。登陴戍出吹弹乐,上冢船归语笑声。”

 

宋朝之后,寒食上坟的民俗完全融入清明节,寒食节便逐渐消失了,就像之前上巳节的消失。祭祖扫墓遂成了清明节最重要的习俗。尽管如此,清明出游的传统也一直保留下来,踏青与扫墓同步,比如在明代,清明祭祖之人,例要给墓塚除草添土,焚烧纸钱,“哭罢,不归也,趋芳树,择园圃,列坐尽醉”。

 

 

 

这可能体现了中国人的生活哲学:“祖宗虽远,祭祀不可不诚”;人世美好,也值得纵情享受。节日的哀思送给先人,清明的美景留给人间。“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在这清明时节,草长莺飞,杂花生树,我们祭拜先人,慎终追远;我们也珍惜当下,不负春光。如此说来,送上一句“清明快乐”的祝福,又有何不可?当然,我写此文,倒不是想替乐山小区的物业管理处与渭南的电信运营商辩护,相信清明节的节日渊源与文化内涵,他们也未必晓得,他们发祝福语,不过是“无心插柳”罢了。

 

——哦,对了,“插柳”也是传统清明节的习俗,但今人应该忘得差不多了。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