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锋著《立国思想家与治体代兴》出版暨后记

栏目:新书快递
发布时间:2019-05-30 22:00:37
标签:中国政治
任锋

作者简介:任锋,男,西历一九七七年生,晋地介休人,香港科技大学人文学博士。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政治学系教授。研究方向为中西方政治思想史,当代政治理论,政治文化。著有《道统与治体:宪制会话的文明启示》(中央编译出版社2014年11月)。

 

任锋著《立国思想家与治体代兴》出版暨后记



书名:《立国思想家与治体代兴》

作者任锋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5月

 

【作者信息】

 

任锋,山西介休人香港科技大学人文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政治学系教授历史政治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博士生导师。《政治思想史》学术编委,《中国政治学》副主编。主要研究领域为政治思想史、政治理论、历史政治学。著有《道统与治体:宪制会话的文明启示》

 

【内容简介】


治体论在中国政治实践中积累既久且深,最能体现传统关于政治体系思索的意向和重心。它从一种零散模糊的言说转变为自觉而精密的观念形态,得益于宋学由变革思维向立国思维转进的精神洗礼。近世新儒学以追求经世义理的旨趣极大推进了治体论建构。理学家运用体用论开辟了治道、治法、治人三要素关系的新思路,浙东儒者群深入反省变革思维从而促成了立国思维的成熟。经制事功学注重纪纲法度的制度性构成与变迁,突显出以治法为中心的思维特质。政治权威与共治的整合、公共性的法度化宪制化是近世以来政治社会的根本议程。据此罗盘与标尺,《明夷待访录》展望新王当立,体现出野人先知对近世立国思维的激反与吸纳。构成现代共和缘起的精神质素和智识资源,在晚清以来“正黄”激起的对话论辩中可获得重新省察。

 

【目录】

 

导论

 

再造家国:治体论与近世秩序的公共性与法度化

 

第一篇

 

第一章 治体论的思想渊源与近世演进:从贾谊到司马光

第二章 “体乾刚健”:二程经世思维的非常气质

第三章 “周礼致太平”:李觏的礼治变革论

 

第二篇

 

第四章 抗衡内转:薛季宣与经制事功学的发轫

第五章 经制事功学的精密化:陈傅良论立国传统中的“恢复”

第六章 立国思想家的风云际会:吕祖谦与治体思维的二重性

第七章 唐仲友经制之学的治道与治法

 

第三篇

 

第八章 立国规模的本旨与成宪:陈亮论治法和治人

第九章 甄定统纪:叶适与治体论的事理思维

 

第四篇

 

第十章 从治法到心法:朱子和陆象山的理学治体论

第十一章 近世治体论的公共理念与实践意识

 

第五篇

 

第十二章 吕中与近世治体论的系统化

第十三章 革命与更化:立国时刻的治体重构

第十四章 从放逐君主到“以儒立国”——《明夷待访录》、正黄与现代共和缘起

 

余论

 

附录:重温我们的宪制传统

参考文献

后记

 

【示读者

 

推敲十五载,五十九万言

治体书未竟,洛阳不少年

张师经世篇,余公朱子界

时念宾四训,不敢负公权

明夷待访录,经制在成宪

苍茫把示君,倚天呼宝卷



 


【后记】


这部书稿的构思写作,始于十五年前。当时我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博士僧”。弹指一挥间,如今已是人到中年。书稿伴随我走过香港清水湾、深圳梅山、天津南开园,又经历了这些年的京城漂流。就像身边的另外一个孩子,长成了你原初没有料想到的模样。


这个稍显漫长的思考和写作旅程,是要解答自己心头的一大问题,那就是现代中国政治思想的传统渊源。我采取的方法,是自宋代溯源循流,思考宋学兴起以来近世政治思维的演进。博士论文的主题是南宋经制之学,之后的研究逐渐把视野拓及南宋浙东学术和理学、明清思想,上追北宋诸大儒,下瞰明清转折期,再进入晚清以降的转型时代。眼前这部书稿,算是对于这个大问题的初步答问吧。


适逢戊戌变法两甲子和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纪念,新的共和政制也已有七十春秋。变革、变法对于现代国人的浸染薰炙可谓深入骨髓。本书探讨者,触及对于近世变革变法运动的思想文化反应。南宋的立国思想家著述,让我们看到了近世变革思维向立国思维的演进,明代立国思想又承其冲力而演奏出一曲曲悲歌壮志。


治体论是本书意在揭示的中国政治传统之一大主线,它经历了自觉意识的世纪尘封,却仍在以不同方式潜行于这片大地之上。变革和立国、政治社会中心建构及其法度化、宪制化,是我们透视近世秩序重构的中心视角。值此改革事业深水跋涉之期,重温先贤们在近世兴衰中的深思熟虑,或许能给谋求民族复兴的今人一些启迪和警醒。这一思想学术议题的重揭,也蕴涵着更为广大的现代启示。


每每慨叹,当下的中国政治传统研究,愧对先哲先贤留给我们的无尽宝藏。中国政治思想、政治制度和政治史的研究和教学,晚近处于严重的僵化和迟滞状态。这个广阔领域的整理、开掘与扩展,急需具备人文学科功底、社会科学素养和实践问题意识的学人来担当。对于一个古老大国的文明自信和政治成熟,这个事业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基础。吾侪所学,关世运也。


由于迁延岁久,本书各章并非先后逐次完成,其间难免疏旷不齐,还望海内外学友赐正。感谢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将其纳入丛书,促其问世;感谢家人和同事多年来的支持和鼓励。责任编辑马明先生自秋徂春,敬业不倦,见证并鼓励了拙著最后时刻的分娩,研究生胡云、沈蜜、简佳星和马猛猛帮助校对、提供文献信息,特此致谢。


书稿献给导师张灏先生,他对智识生活的沉挚之情令我感佩,对于历史文明的幽暗性拷问使我敬畏。最后,允许我向钱宾四先生致敬,先生于沧海横流之世,礼先王,续绝学。

 

 

 

                                                              任锋

                                                    二零一八年十月初作

                                            二零一九年元月、二月再订于北京世纪城


【答诸君问】

 

1.英文标题statesmanship and Zhi-ti,对应“立国思想家与治体代兴”?

 

立国思想家是今人从身份角度进行的界定和切割。历史上,司马光、苏轼、陈亮、叶适、宋濂、方孝孺、张居正、黄宗羲,这些人当然不只是思想家,而首先是政治家,是经世意义上的实践者和思考者。史华慈先生用statesmanship来翻译“经世”,张灏先生认为深有洞见,远过于statecraft (治理术)。这里采用。政治思想与政治制度、政治实践的紧密结合,在中国传统可能要比在西方更为充分,这也是中国政学结构的一个核心特征吧。至于“治体”,目前没想到恰当的翻译,不如就这样拼音化表达吧。希望诸君读后,能给我更好的建议。

 

2.有学友观感,此书是在打造中国历史政治中的建制派?

 

作者心中有一个陈寅恪之问,即先生所谓华夏文化至天水一朝达到鼎盛,今后复兴,必从此而再度生发。这也是钱穆先生论三百年,必从宋学始的宗旨。这个问题需要我们周全而深入地把握所谓近世政治思维。本书拈出变革思想家与立国思想家这一对区分概念,勾勒治体论传统这一主线,意在从思想学术回望陈寅恪之问。我们需要注意的是近世政治思维中的大结构、结构性张力。以往多注重理学心学,本书重点剖析经制事功学,但总体想要呈现心性本位与事理本位两个治体论模式的共识与分歧。黄宗羲的确是这两个模式的一个大综合,而钱穆对这一综合又有两方面的继承发挥,即学校论的宪制尊崇与治法论或曰制度论的保守化辨析。(这种方法论意识主要来自史华慈和张灏的学术传统)。

 

陈寅恪之问是守先待后,钱穆的政学私言同样如此。现代中国共和必须要认真回顾近世政治思维这一前提基础,才能为自己的现代展开辨识道路。以梁启超为例,诚为引进政体论国体论的第一推手,但其共和政思处处隐含治体论传统的影响。孙中山,毛泽东概莫能外。当然,这已涉及治体论的现代转型问题,对于主权论、立宪论、政党国家的包涵吸纳。

 

3.自省:十五年探索心路,大概也是经历三阶段:首先,见山是山,见水是水;继而,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又进一步,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

第一阶段,文献基本事实的熟悉和深入消化,十多年。从最早研究经制之学开始,什么是经制,什么是纪纲、法度,什么是国本,如何理解事功,如何理解实践,如何理解礼臣,公论是什么玩意,公法又是什么,以法为治怎么讲,治道治体如何辨识。近世以来社会、经济、政治、风情的特征是什么?这些问题,萦绕胸中,需要一一透过精读细读文献,旁通博征,建立起历史感。所谓见山是山,见水是水。

 

第二阶段,学习法政理论,尤其是西方宪政为中心的思想史、制度史、政治史、政治理论。从自由主义宪政到宪政古今的宪制视野,引用西学资源来辨析中国经验。经历比附、比较,与朋友共同讨论儒家宪政,继而用保守宪制来加以界定。从对标英美宪政传统,到在宪制独立系统的比较维度上来理解中国悠久传统。没有这种理论意味上的阐发,传统文献的现代意味难以逼显、映照出来。如普通法传统、苏格兰启蒙运动的社会秩序观,如施密特的宪法学说,曼斯菲尔德的执行权探讨。我们不是照搬西人的论点,而是学习其方法,品味其洞见,比较观照中国。这一阶段,所谓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

  

 第三阶段,潜心经史,出入西学,而后返回经史。在宪制论的系统意识下,回归到治体这个核心视角,对前两个阶段的心得进行一个综合提炼。进一步整理出治道、治人、治法的论题和论域。如宽猛文质夷夏大一统政学结构,如政治家政治风度职分论政德,如礼治与法治、公法公论。如何理解其系统关系、历史演变、比较性特质?怎样观察其现代表达?与当前政治经验的关联怎么建立?

  

这个阶段,可能就是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前度刘郎今又回,桃花依旧笑春风吧。

 

三个阶段互有叠合,第二阶段自2010年始,大概有五六年。第三阶段至今又有四五年,仍待深入。